第312章 霸气的表态-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312章 霸气的表态

    “啪嘭……”的一声巨响之后,电梯间直接坠落进了地下二楼车库中。

    “啊!!!”

    汪夏荷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尖叫,将洪土生抱得更紧,双腿夹得越发的紧了。

    “好了,夏荷,已经落到地面了。”

    洪土生松了口气,随即将双腿伸直,再次接触到了电梯底板,汪夏荷也松开了洪土生,站在了上面。

    “土生,你的手腕!流了好多血啊!”

    汪夏荷此时才注意到洪土生的双手在颤抖,看到他从洞中取出双手后,手腕都被割破了。

    “没事,上点止血粉就好。夏荷,就在我裤包里,帮我找找。”

    洪土生的双手腕依还在流血,感觉很痛,同时依旧颤抖得厉害。

    这主要是双手承受了绝大部分下坠震荡之力造成的,现在的他可说是双手根本不听使唤。

    “嗯。”

    汪夏荷随即伸手进裤包查找,没摸到小药**,却是一把抓住了那个东西。

    “额……”

    汪夏荷感觉软软弹弹的,瞬间有些惊讶和激动,但现在不是摸那一大包的时候,她又找了下,终于摸到了夹层小包内的小药**。

    为洪土生在双手腕上伤口洒上止血粉后,很快就止住了血,但洪土生的双手现在已经在颤抖,只是没那么严重。

    “夏荷,赶紧给物业打电话,让他们派保安来。对了,这栋楼最低是地下几层?”洪土生问道。

    “二层。我打电话了。”汪夏荷随即掏出了手机。

    不久之后四名保安来了,将门撬开之后,双手已经恢复正常,但脸色有些苍白的洪土生问道:“你们是哪个保安公司的?”

    “土生哥,我们是汉坤保安的人。”保安回应道。

    “嗯,查查在我们之前,有谁来过这栋楼。”

    洪土生接着又问道:“赛拉维的物业公司是你们汉坤的吗?”

    “不是!土生哥,赛拉维的物业公司是鸿福物业。

    这里的保安以往是赵航程的航程保安公司派驻的,现在被我们汉坤收购了,我们才派驻来的。”保安又回应道。

    “嗯。如果是电梯方面的故障,我不会轻饶了鸿福物业!

    如果不是我力气大,今天我和夏荷都会摔死在里面。”

    洪土生说完后,拉着汪夏荷一路走楼梯,进了她的家门。

    用毛巾擦拭了双手和手臂上的血渍后,洪土生让汪夏荷为他倒了一大碗加了点盐的温开水,他很快就喝了下去,脸色也好了起来。

    正在休息之中,电话铃声响起,看到是卿常贵的来电,随即接通。

    “土生,你没事吧?”卿常贵关心的问起。

    “没事。但如果是别人,肯定死在里面了。”洪土生回应道。

    卿常贵表态道:“嗯,土生,保警方和消防队已经到了你们楼下,正在联合调查情况。

    如果是汉坤保安放进了嫌疑人进来,我会撤了保安公司的几个主管。”

    “卿叔叔,鸿福物业跟赵航程有没有什么关系?”洪土生问道。

    “有啊。鸿福物业是鸿福集团的。

    鸿福集团是剑南县第二大房地产开发商,但他们没有建筑公司,只有房地产、物业和家政公司,总资产也只有不到十亿。

    老板鲁鸿福的老婆叫赵远俐,是赵航程的堂姑。赵远俐就在负责鸿福物业公司。”

    “哦!莫非是会因为赵远方和支持父子出了事,她们失去了靠山,想趁机报复我?”洪土生皱眉说起。

    卿常贵回应道:“这个只能猜测,在还没调查出来之前,我也说不准。”

    “嗯,那就这样吧。卿叔叔,我的龙蟒山庄希望能尽快动工修建。”洪土生提醒道。

    卿常贵笑道:“放心吧。土生,施工工程设备和材料,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选个良辰吉日就开始修建。”

    “好啊,卿叔叔你忙吧。”

    洪土生挂了手机,感觉双手现在恢复得差不多了,随即决定去地下二楼再看看。

    他刚打开门,汪夏荷赶忙追了过来:“土生,你去哪?我也去!”

    “我去看看情况,你就留在家里。”洪土生随即道。

    “土生,谢谢你,已经救我两次了。我的命都是你给的,我是你的女人,你想甩我都甩不了。”汪夏荷赶忙挽住了他的手臂。

    “夏荷,我都叫这样叫你了,你还担心什么?

    放心吧,你是我的女人,被我干得死去活来是迟早的事情!

    好好留在家里,五点左右,我带你去忆金兰总店!”

    见洪土生如此霸气的表态,汪夏荷瞬间羞红了脸,却是眉开眼笑的温柔说道:“嗯,土生,我等你。”

    松开洪土生之后,洪土生很快去了地下二楼,此时邱长贵和消防队长曲兴都在这里。

    邱长贵对洪土生介绍曲兴之后,曲兴随即说道:“土生,根据分析钢缆的磨损程度,劣质电梯隐藏的各种问题,加上这赛拉维电梯公寓的所有电梯三年没有经过维修检验。

    我们消防队可以判断是电梯自身问题,导致在运行过程中,突然断电造成电梯间下滑,同时钢缆质量差的问题也暴露出来,才造成之前那个局面。”

    邱长贵接着说道:“土生,我们已经察看过了监控。

    进出赛拉维的,都是本小区住户,没有别的外人,完全可以排除有人故意破坏电梯的可能。

    何况,电梯不是那么容易破坏的,必须是非常专业人士,携带专业设备进入电梯房。

    但这栋楼的监控没有任何异常情况出现,所以可以肯定是电梯本身的问题。

    当然了,电梯本身质量不好,加上三年没有维修检验,是鸿福房地产公司和鸿福物业公司的问题。

    刚才我已经向局长作了汇报,因为直接涉及到你的生命安全,局长好像正在对郭书记做汇报……”

    “那鸿福集团的老板和老板娘,都抓起来了吗?”洪土生问道。

    “放心,跑不掉的!已经处于我们的监控之中,只等郭书记下命……”

    邱长贵的话还没说完,洪土生的手机铃声已经响起,看到是一个本地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响了第二次他才接通。

    “喂!请问是土生哥吗?”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

    “我是洪土生!有事请说。”洪土生催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