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恨不能成男儿身!-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315章 恨不能成男儿身!

    此时已经很困了,但他还是亲吻起了何春梅,之后又抓握揉捏起了她的两座峰峦。

    何春梅很快醒了过来,看到洪土生一副力不从心的样子,她随即温柔的在洪土生耳边说道:“土生,让我来吧,你好好睡觉休息。”

    “嗯,那等我睡着后,你再来行不行?”洪土生问道。

    “好的。土生,你睡吧。”何春梅吻了一口洪土生,随即背对着他。

    等了没多久,何春梅已经听到了洪土生发出来的轻微鼾声,随即缓缓的转了过来。

    亲吻着洪土生的俊脸,抚摸着他的胸膛,洪土生都没有醒来。

    何春梅心很高兴,随即亲吻起了他的嘴唇,很快用俏舌撬开他的齿关,将俏舌伸了进去。

    与此同时,她的双手在洪土生的小腹抚摸了几下后,就激动的捏握住了那里。

    不久之后,发现那里逐渐热乎膨胀,她忍不住将头移到了那里,之后吞吞吐吐起来。

    很快那里已经剑拔弩张,早已动情的何春梅随即跨坐在洪土生身上,娇嫩温柔与火烫阳刚不断的磨蹭着,感受内越发的湿滑泛滥后,她分开了豁口,对准后,将洪土生包裹住了大半。

    尽情的轻吟着、浅唱着,上下前后的晃动着腰肢,顺逆时针的摆动着俏臀,内心的空虚早已经被填满,心痒难耐已经变得无比的舒爽酣畅。

    洪土生还没发泄,叫喊声越来越大的何春梅已经又累又渴。

    她考虑了下,决定喝杯水好好休息,等洪土生一觉醒来后,看看还能不能被他弄得更舒服些。

    为洪土生清理后不久,何春梅搂抱着他,很快睡了过去。

    当洪土生醒来洗漱后,将手机开机,已经快到八点。

    正在下楼之时,一个来自锦官市的陌生手机号打来,响了第二次后,洪土生这才接通。

    “喂,是洪土生吗?”一个听着冷冰冰的女子声音传来。

    “对,你是谁啊?”洪土生问道。

    女生回应道:“我叫包赛男,很多人都叫我包公子!”

    “包公子?”

    洪土生想了下,问道:“你是包书记的女儿?”

    “嗯,恨不能成男儿身!

    洪土生,我现在就在牛魔王大堂内,何春梅正在接待我。你赶紧下来吧。”包赛男催促道。

    “哦。你怎么知道我要下来了?”洪土生笑问道。

    “从昨晚到现在至少给你打了十几个电话,既然你开了手机,肯定要下来了。快点吧,我等着呢。”

    包赛男挂了电话不久,洪土生已经到了大堂。

    此时一个剪着平头,带着麻灰色大沿帽,穿着白色中性休闲春装,约有一米七左右,瓜子脸上五官大气耐看,双眼眼神锐利,上围将体恤衫撑得老高的漂亮女人,出现在了洪土生的视线之中。

    而在这个中性打扮也掩盖不了她的女性美的漂亮女人身边,紧挨着一个五官精致鹅蛋脸型,但身材有些纤瘦,挎着白色大挎包的美女。

    纤瘦美女的视线时刻都没离开短发漂亮女人,仿佛看着心上人一般看着她,似乎担心她离开一般。

    注意到这个情况后,洪土生很快想到了一个可能性,随即微微一笑,看着短发漂亮女人朗声道:“包公子,幸会!有什么事请说吧。”

    “还是上楼说吧。清雪,我们上去!”

    短发漂亮女人包赛男,随即拉着纤瘦美女鲁清雪,朝着洪土生走来,很快就被洪土生迎进了经理室内。

    请二女坐下后,洪土生问道:“包公子,有话请直说。”

    包赛男指着鲁清雪说道:“好吧。

    洪土生,鲁清雪是我的大学校友,现在也是我的好朋友,同时她也是鲁鸿福的女儿。

    我希望你能原谅鸿福集团在电梯设计方面的失误,给鸿福集团一个改正的机会。”

    “哈哈哈哈,包公子,你的要求我没办法答应你。”洪土生直接大笑说起。

    包赛男,随即瞪着洪土生:“为什么?对了,我还没说赔偿金。

    四千万的赔偿金,算是对你和你女伴的精神赔偿费。这个额度够高了吧?”

    “哈哈哈哈,区区几千万也叫高?包公子,请回吧。”洪土生随即站了起来。

    “洪土生,你别欺人太甚!

    四千万足够买二十个普通男人的命了!”包赛男看着洪土生语气中带着些威胁的说起。

    洪土生毫不退让的说起:“可我不是普通男人!

    包赛男,你有空去打听打听,我洪土生赚钱,用多长时间就可以赚到四千万?”

    “可你们并没有死啊!只是精神赔偿,四千万还不够?”

    包赛男冷静了下,语气变软了些,反问道。

    “但如果是普通人,我和夏荷就死了!”洪土生继续说道。

    包赛男马上回应道:“但你说过,你也不是普通人啊!

    所以,你没死,现在看来也没事。

    四千万对你来说,的确不多,但这已经是鸿福集团能拿出来的所有资金了。

    毕竟还得更换两百多部电梯,还需要四千万左右。”

    考虑到现在包赛男已经亲自出马,而在她的背后就是包和平。

    只要有包和平进行干预,剑南县就不可能阻止鸿福集团更换电梯,也就没办法保留证据。

    考虑很难达到让鸿福集团倒闭的目标,还不如狠狠的敲一笔,来弥补昨天受到的惊吓,随即道:“包公子,看在你亲自出马的份上,我也不要太多了。

    一亿!一亿的赔偿才符合我的身份。

    没有一亿的话,鸿福集团以后什么都别想再干!就那样困死吧!”

    “一亿?!”

    包赛男吸了口凉气,越发温和的说道:土生哥,能不能少点?”

    “那我给你一亿,你也去体验下我昨天发生的事情!”洪土生马上怼了回去。

    “有没有洗手间?我们想去方便下。”包赛男随即拉起了鲁清雪。

    洪土生随即休息室的门打开,二女进去后,马上反锁门,鲁清雪也依偎在了包赛男怀中。

    “清雪,赶紧给你父亲打电话,让他准备一亿。”包赛男催促道。

    “额,公子,我家没那么多现金了呀。”

    鲁清雪取出手机,一边拨电话,一边皱眉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