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太狠了-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32章 太狠了

    “土生,我公司的两个设计师已经到你家了,你赶紧过来下。”

    洪土生一愣,笑道:“村长,我最近还没打算修龙蟒山庄。

    我现在在林老书记家住着呢,等过段时间看情况再说吧!”

    “啥?土生,你不是说了要尽快把龙蟒山圈起来建山庄嘛!

    还让我尽快帮你办手续,尽快规划修建,你怎么说话不算数呢?”宋太旺顿时有些冒火。

    洪土生赶忙道歉:“呃,不好意思!村长,现在事情有了变化,我只打算把家里的自留地围起来,重新扩建下。

    我考虑修成五室两厅三卫的房子,你看这事能不能帮我尽快搞起来?”

    宋太旺听了,越发冒火的说道:“土生,你搞什么?

    我和甘主任、伍组长三个人辛辛苦苦的到了乡上,已经给书记、乡长、国土所所长送了大红包,你现在不修山庄了,你知道我损失多大啊!”

    洪土生明白是他理亏,该在昨天上午给宋太旺打个电话过去,也就没这些麻烦事了,他随即道:“村长,我短时间内真的不修山庄了。你多大损失我给你赔!”

    “书记十万,乡长八万,国土所所长也是八万。”

    宋太旺送的红包其实加起来也就四万块,但他考虑洪土生有的是钱,自然要狠狠的敲他一笔。

    “那就是二十六万啊!”洪土生缓缓道。

    “是啊!这还不包括我们三个人,还有我两个设计师的辛苦费、路费和伙食费!

    算了,这些都算了!”

    宋太旺谈着损失,又很爽快的说起算了,让洪土生更加不好意思。

    他考虑了下,说道:“村长,我现在只有十九万现金,等过段时间我取了钱,再给你七万外加一万赔偿,咋样?”

    “行吧。土生,你刚才可把我真的气坏了!算了,我们回来再说!”

    宋太旺随即挂了电话,把甘建和伍为贵叫在一起,笑着商量起来。

    洪土生现在郁闷了,回来之前取的120万现金,一转眼就这么没了,而且还欠了宋太旺八万。

    现在连重修家里的钱都没了,实在是可悲啊!

    为有钱人治疗必须去外地,会耽误很多时间,只能在家里想办法。

    很快他就想到了矿难,马上取出卫星手机,很快翻找到钱理发的号码,拨了个过去。

    响了十几声后,钱理发接通了电话:“请问你找谁?”

    “钱总,我是洪土生,我找你有事!”

    洪土生刚说出这话,钱理发就“啊”了一声,苦着脸问道:“土生兄弟,你找我什么事啊?”

    “三年前,你的煤矿发生了矿难,我们村六组村民赵虎和文玲两口子被活埋,你给赔了多少钱?”

    听说是这事后,钱理发松了口气,说道:“赵虎五十万,文玲三十万。

    土生兄弟我,我这可是按照国家规定赔偿的,没有少赔一点啊!”

    “那就是八十万?”洪土生皱眉问道。

    “是啊。矿产公司里还保留有他们女儿领赔偿金的签名,还有八十万的银行转账凭条呢!”钱理发赶忙道。

    “这事当时是谁经办的?是不是王文武?”洪土生又问道。

    “是啊!当时都是王文武领着两百来人在公司闹事,事情都是王文武在经办,我连他们女儿的面都没见过。”

    钱理发说完,接着又道:“土生兄弟,说句实话,当时我也想少赔一点。

    但王文武可是当时汉王镇镇长的林书记的表兄弟,我也不敢得罪,完全是按照他的意思办的。”

    洪土生很快明白过来,他点头后说道:“钱总,王文武说赔偿金只有三十万,而且只给了他们女儿十万块,另外二十万据说分给了六组参与的村民……”

    “什么!岂有此理?

    这么说王文武至少吞了五十万!

    太狠了!

    这是死人的钱,他也敢吞,实在是太狠了!”钱理发听了都震惊了!

    洪土生想了下,说道:“钱总,我们之前的事情算是彻底一笔勾销了。

    矿难赔偿款这事,虽然我认为低了,但我也不想追究。

    希望你保留好那些凭据,到时候我还有用。

    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我要让王文武连本带利的吐出来!”

    听洪土生的语气很冷,钱理发提醒道:“土生兄弟,王文武可是林书记的表兄弟啊!”

    洪土生笑道:“林书记不可能知道这些事情,我会马上对他汇报,相信他一定会大义灭亲的!”

    “好吧,土生兄弟,你要那些凭据,随时来找我。我还有事,以后再聊啊。”

    钱理发挂了电话后,考虑了下,赶紧给他的女秘书,也是他的女人打了个电话过去。

    从洪土生的电话里得知,王文武侵吞五十万以上的矿难赔偿款后,林开泰很震惊。

    林开泰稍稍一考虑,马上说道:“土生,我马上问问王文武,如果他真的侵吞了矿难赔偿款,我一定让他尽快补偿给死者家属。

    另外,土生,现在正是我升调前的考察期,我不希望因为王文武这事影响了我的进步。

    你要理解叔叔的苦衷啊!”

    洪土生点头道:“嗯,叔叔,我明白。那我等王文武尽快上门来找我和赵冰霜。”

    “那好,我马上打电话。”

    林开泰马上拨打起了王文武的电话,此时的王文武正在村卫生站接受站长易开东的包扎治疗,看到是林开泰的电话后,赶紧接通。

    “哥,有事吗?”王文武笑问道。

    “文武,你现在在哪?赶紧找个没人的地方!”林开泰语气严肃的说起。

    “好的。好的!”

    王文武此时也顾不上包扎了,赶紧去了远处的荒地上,很快就知道了洪土生提出的矿难赔偿的事情。

    “哥,我没钱了啊!吞下的那五十多万,我修新房,买家电、家具什么的,都用完了啊。”王文武不敢隐瞒,苦着脸说起。

    林开泰听了,瞬间怒了:“你!王文武,你可真大胆啊!到底吞了多少?”

    “五十七万零六千。”王文武小声道。

    林开泰想了下,说道:“这样……你现在马上去我老家,我老家现在是土生的家。

    你一定要郑重向土生和那个赵冰霜道歉,表态五十七万零六千一定尽快赔偿,另外再加上利息,凑成六十万整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