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难怪什么?-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316章 难怪什么?

    “先问问吧。实在没钱,我会帮你的。”包赛男更加小声说起。

    “嗯……公子,谢谢你!”

    鲁清雪感激的说起,越发紧贴着包赛男,听到父亲已经在询问了,赶紧回应起来……

    不久,二女出来后,包赛男就要了洪土生的银行账号,表态最迟中午之前会将两个五千万转入洪土生的工商与建行银行账户上。

    “土生哥,赔偿金拿到之后,还希望能解除对鲁鸿福两口子的监控,让鸿福集团尽快更换电梯,拜托了!”

    包赛男说完,朝着洪土生鞠了一躬。

    “呵呵,应该没问题。”洪土生回应道。

    “那我们走了。以后有机会再见。

    对了,土生哥,还请记下我的电话,要是你到了锦官市,请跟我联系,我请你吃饭。”

    为了帮鲁清雪,包赛男现在对洪土生的态度越发的好了。

    “多谢!多谢!以后会有机会的。

    对了,包公子,你父亲是德洋市的市委书记,你怎么在锦官市发展呢?”洪土生好奇的问了句。

    包赛男额呵呵一笑:“正因为我爸是德洋市的一把手,所以我才不能在德洋市发展,免得被人说起我爸假公济私什么的。

    嗯,其实土生哥,我这三年多跟你一直是有联系的。”

    “一直有联系?啥意思?”洪土生越发不解问道。

    包赛男再次笑道:“我是红颜药业公司在天府省的网络销售总代理商,还是个小股东。

    也就是在红颜药业上市前,我就买了些股票……”

    “哦!难怪啊!”洪土生咧嘴一笑。

    “难怪什么?”现在轮到包赛男不理解了。

    “呃,没什么。我送你们吧。”

    洪土生随即做了个请的手势,但包赛男却坚持问道:“土生哥,难怪什么?还请明确的告诉我,不然我会担心的。”

    “一定要说?”

    洪土生一直看着包赛男那应该有38的傲人上围,包赛男注意到后,瞬间会意,并红了脸:“算了。土生哥,不用送了。”

    “那你们一路顺风。”

    洪土生果然没送二女,而是给万小万打去了电话。

    北斗卫星智能手机什么都好,但一旦关机后,就不知道谁打来过电话。

    也是担心万小万给来过电话,索性问一问。

    此时还没正式上班,但万小万已经到了他的办公室,翻阅起了秘书为他准备的报纸。

    铃声响起,看到是洪土生来电后,万小万随即道:“土生,我昨天没打听到什么消息,也没给你打电话。”

    “呵呵,没事。叔叔,刚才包赛男已经带着鲁清雪来找过我了……”

    洪土生随即将之前的事情挑重点说了,万小万想了下,说道:“土生,这么说是因为包赛男和鲁清雪的关系,所以包书记才找了你?”

    “对。”洪土生点头道。

    “嗯,既然问题即将得到解决,那我今天在常委会上就不谈鸿福集团这个事情了。”万小万随即表态道。

    “谢谢叔叔对我的关心和关爱。”洪土生笑道。

    万小万想了下,问道:“土生,东方酒业集团打算转让卖出的事情,你办得怎么样了?”

    洪土生回应道:“我马上打电话问问。估计今天应该有不少企业家派来的人吧……”

    “那行,你忙吧。

    万小万挂了电话后,洪土生又给郭为民和卿常贵都说起了之前的事情。

    卿常贵说道:“嗯,土生,既然鸿福集团有包书记支持,那就算了。以后有合适的,你再帮忙就行了。”

    “卿叔叔,实在不好意思,以后没有把我的事情,我就不提前说了。”洪土生随即道歉。

    卿常贵赶忙道:“不!土生,你的做法是对的。

    要是鸿福集团真的要倒闭了,而我没准备好,那不是便宜了别人?”

    “嗯,好吧。我接电话了。”

    洪土生看到英凤集团的张英打来了电话,随即接通。

    “土生,我的车就快到德洋市了,你把东方酒业集团老板的电话给我一个,我马上要去那里看看。”

    “好啊!”

    洪土生挂了电话,翻找道乔明天的手机号后,随即给张英发送了短信。

    正在大堂内吃何春梅亲自做的早餐,洪土生接到了不到企业家的来电,说起已经派来了专人,负责启动在剑南县的投资项目。

    洪土生对这些企业家都表示了感谢,并谈起只要有空,就为他们派来的人帮忙协调跟剑南县官员的关系,促进早日把项目办好等等……

    马慧莲、贾芸、姚小燕都从汉王返回了,她们跟洪土生与何春梅聊了一会儿之后,洪土生开着马慧莲的车,载着何春梅去了她的老家。

    不久之后,何春梅就从家里不少地方,将两百多万藏的私房钱,都装进了大背包里,之后又跟着洪土生去了附近的工商银行营业厅。

    通过贵宾窗口,将合计263万多的现金存进了黑卡。

    何春梅开车返回牛魔王之前,洪土生就运用手机银行将其中的250万转入了牛魔王的银行账户上,剩下的13万多则转入了何春梅的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中。

    “好了!春梅,钱已经洗过了,从今以后,你不用再担惊受怕了。”洪土生微笑道。

    何春梅笑道:“土生,谢谢你。”

    “你是我的女人,还说什么谢啊?

    回去之后,找贾芸和姚小燕,还有汪夏荷,尽快去城东新区和城南经济开发区选好地皮,之后再去房产局办手续!”洪土生叮嘱道。

    何春梅问道:“那你呢?”

    “我得回井盐村了。如果我还在剑南县转悠的话,一会儿就得去照顾企业家们派来的人。

    只要照顾了一个,别的都会找我。

    这样的话,估计一个月内都不得清闲,你明白了吧?”

    “哦!土生,这么说,你最近是不会来剑南县城了?”何春梅笑问道。

    洪土生回应道:“基本上不怎么出村,即便是到了剑南县和汉王镇等地方,也会很快回村。”

    “那我们要是想你了怎么办?”何春梅小声问道。

    “我可以晚上来,一早离开。白天基本上不会露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