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怎么闹的?-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317章 怎么闹的?

    返回牛魔王后,洪土生很快步行去了公园外的广场,坐上童明开来的飞机,朝着井盐村返回。

    路上,洪土生又接到了不少企业家派来剑南县负责人的来电,希望能提供各种帮忙。

    但洪土生以最近井盐村和龙蟒山庄等建设繁忙为理由,让他们找相关官员联系,轻松的婉拒了他们。

    回到家后,发现赵冰霜和彭兰儿都在厨房做午餐,洪土生走进后,随即问道:“兰儿、冰霜,药材种子萌芽了吗?”

    彭兰儿笑着回应道:“嗯,都萌芽了。土生哥,已经放在后院的走廊上了,朵朵正照看呢。”

    “嗯,那我去看看。”

    洪土生很快去了后院,看到梅朵朵很专注的在看着那些花盆里的幼苗,也没打招呼,随即一盆盆的察看起来。

    梅朵朵想到彭兰儿二女叮嘱过她,药材喜欢安静,也没招呼洪土生,只是一直看着他。

    察看完毕,洪土生这才将梅朵朵叫到较远的地方,小声问道:“朵朵,昨天和今天去村卫生站打针,输营养液了吗?”

    “嗯,去打针了。香云姐和蜜蜜姐对我可好了。”梅朵朵笑道。

    “营养液不用输了吗?”洪土生问道。

    “教授爷爷都是让我早晚喝一**。

    土生哥,兰儿姐还给我了一部手机,我现在随时都可以跟我妈妈联系,还可以上网呢。”

    梅朵朵取出手机,但现在用的来电震动模式,也是为了减少对药材幼苗的干扰。

    “嗯,把号码说给我,有事给我打电话。”

    洪土生几下梅朵朵说出的号码后,就让梅朵朵去吃午餐,直到吃过午餐的彭兰儿前来替换他为止。

    此时还不到十二点,洪土生正在吃午餐,鸿福集团的一个亿,已经分为两笔,转入了他的两个银行账户上。

    吃过午餐,洪土生就给汪夏荷打去了电话,提出要给她分五千万赔偿金。

    正在忆金兰总店忙碌的汪夏荷说道:“土生,我的命都是你救的,而且我也没出任何力,都是你用命换回来的。

    这钱我一分都不能要。修建龙蟒山庄不是还缺钱吗?你用来修建龙蟒山庄吧。”

    洪土生也没勉强,毕竟他需要用钱的地方很多,随即问道:“你们和春梅,上午去看地皮了吗?”

    汪夏荷回应道:“看了。等下午两点之后,我们就叫上春梅,去房产局办手续。

    还有,馨雨上午去了汉王分店那边,不光要照看忆金兰,还要帮忙照看牛魔王。”

    洪土生笑道:“嗯,这几天多忙碌下,等月底选出几名店长就轻松了。”

    “那就这样吧。土生,我要忙了。”汪夏荷说完,就挂了电话。

    相比起在银行当柜员和大堂经理,汪夏荷更喜欢现在这个工作,昨晚跟周馨雨,中午跟贾芸和姚小燕一起忙碌生意。

    想到忆金兰说到底是洪土生的,就感觉就像是搞自家的生意,还能培养能力,积极性也非常的高。

    为梅朵朵双手把过脉后,洪土生对赵冰霜说起,以后早晚给梅朵朵熬煮针对她体质的滋补肉粥,并将具体的食材和熬煮方法,告诉了她。

    “土生,放心吧,要是缺什么的话,我就给明哥亮哥他们打电话,他们就会从外面带回来的。现在家里需要的东西,都准备得很充足。”赵冰霜笑着道。

    “不错啊!”洪土生点了下头。

    不久之后,童亮开着飞机来了,洪土生首先到了村部,跟中午在村部吃饭的林清歌四女见了面。

    “土生,一组的村民,已经有不少人来找过我了。”林清歌笑道。

    “找你?反应啥情况啊?”洪土生有些奇怪。

    林清歌回应道:“主要是在问,什么时候给他们征地补偿款。还有这几天在龙蟒山清理梯田的工钱。”

    “哦!这事啊,没问题,我现在资金到位了,下午或明天就可以给他们发放。”洪土生微笑道。

    “还有件事……

    洪友满正在跟杨安萍闹离婚,上午还来找过李书记和甘村长解决,也找过我和霍主任。”林清歌皱眉道。

    洪土生想了下,问道:“怎么闹的?”

    林清歌说道:“洪启波是肯定要宣判死刑的,他就不用说了。

    现在主要就是闹分财产的事情。

    杨安萍要洪友满给她二十万,她就去县民政局跟洪友满离婚,然后回娘家,从此不再来井盐村。

    但洪友满根本就没有钱,家里除了些老旧破烂的家具什么的之外,养的那些家禽家畜都被卖了,钱也在杨安萍身上。

    不过洪友满在龙蟒山有两亩地的梯田,能从你手里一次性拿到大概六万块。

    但杨安萍说,这个钱得按照一家三口来分,洪友满只能得两万,其它四万块也还得给她。”

    洪土生皱了下眉头,又问道:“他们是真的要离婚?没有挽回的余地?”

    林清歌点头道:“真的。除非洪启波不死,可能还能凑合着过。”

    “洪启波死刑已经板上钉钉,现在谁也救不了。

    他被判死刑,也算是给村民们一个很大的警示,以后应该就没几个敢破坏龙蟒山药材梯田和村里药材基地什么的了。”

    洪土生说完后,接着道:“我去问问洪友满,如果他实在要离,离婚的钱,我帮她出了。”

    “土生,你去合适吗?”林清歌皱眉问道。

    洪土生随即道:“那我们一起去。

    带上公文包,到时候草拟一个简易的离婚协议,他们俩签字后,就送他们去民政局办手续,之后给杨安萍24万。”

    “嗯……”

    林清歌也不是太清楚洪土生对洪家人现在到底是什么态度,但想到洪土生能帮洪友满达成离婚心愿,估计还是有些念旧。

    不久之后,直升飞机降落在了洪家大院附近,伍为贵、洪友满、洪友金,还有少数在家看门,没参与修路的村民都围了过来。

    “洪五伯,听说你要离婚?”洪土生问道。

    洪友满苦着脸说道:“对!土生,这些年我受够了。我真的想离婚,可是我没钱给那个恶婆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