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有诈!-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323章 有诈!

    “哦?!莫非你是染上了什么病?”洪土生瞬间起了怀疑。

    “你就说帮不帮我吧?

    对了,你的女人王巧巧我认识。

    她以往是红颜药业几款产品的德洋市网络经销商,我跟她虽然没见过面,但也算在网络上的好友。”

    包赛男此时又谈到了王巧巧,却没提她的父亲包书记,洪土生想了下,说道:“好吧,我帮你。你现在在哪儿?”

    “我在九龙镇的鸿福山庄,就是鲁清雪家修的这个山庄。”包赛男回应道。

    “那,我们在哪见面?”洪土生想了下,又问道。

    包赛男想了下,说道:“能不能就在鸿福山庄附近见面?

    你到了九龙镇,给我打电话,然后我们约个地方。”

    洪土生考虑了下,说道:“好吧。那我尽快过来。”

    “谢谢!洪土生,只要你这次帮了我,我会把你当作恩人对待!”包赛男马上爽快的表态。

    “呵呵,没事。到了再联系。”

    洪土生正准备挂电话,包赛男提醒道:“手机来电设置成震动,我不想打草惊蛇。”

    “打草惊蛇?”

    洪土生还想再问,包赛男已经挂了电话。

    洪土生皱了下眉头,感觉似乎会出现什么状况。

    急匆匆的吃了早饭后,洪土生在衣裤口袋里装上了很多玩跳棋的玻璃弹珠,就叫了辆出租车,朝着九龙镇而去。

    剑南县通往九龙镇的路,虽然是柏油马路,但一直是三车道,显得比较狭窄,而且越往九龙场镇走,上坡路越多。

    洪土生正在给乔明天打电话,得知他上午就要跟张英签订收购合同,将东方酒业集团作价十亿卖给英凤集团,而英凤集团也将负责承担东方酒业集团的所有债务。

    此外,乔明天还将成为英凤集团德洋市分公司的副总,最低就职年限为五年。

    “恭喜啊!乔董,你马上就要成为实打实的十亿富豪,还是英凤集团的高管,背靠大树好乘凉啊!”洪土生微笑道。

    乔明天也是忍不住笑道:“哈哈哈哈,土生,多亏了你啊!

    要不是你帮忙撮合,东方酒业集团的烂摊子,收拾起来可真的很麻烦。”

    “嗯,乔董,只希望你以后严加管教你的儿子乔飞羽。

    要是他以后再惹出了事情,你就算有十亿资产也不够他挥霍赔偿的!”洪土生又叮嘱道。

    乔明天皱起了眉头,担忧的说道:“土生,我这个儿子真的欠管教啊。

    能不能帮忙想个办法,让他走正道呢?”

    洪土生想了下:“送去当兵吧。

    在部队里,可没在乎他有没有钱,或者什么身份。

    如果他能吃得下部队里的苦,就算只是当两年兵,也会有所改变的。”

    “行啊。但没有门路啊。现在又不是招兵的时节……”乔明天又皱眉说道。

    “我帮你问问。”

    洪土生说完,随即给童明打去了电话,谈了下情况。

    “能让一个很可能严重危害社会的年轻人变好,我觉得可以帮忙,我一会儿就找部队首长说说。”

    童明答应下来后,洪土生又给楚天娇打去了电话,说起乔明天下午才能来剑南县,让她可以先去牛魔王附近的人民公园或忆金兰总店附近的苏绵公园游玩。

    “呵呵,我又不是小孩子,游玩什么呀?

    我马上就去剑南县政府大院,还有很多事情要办呢。挂了……”

    楚天娇的话还没说完,洪土生突然发现此时出租车正在爬一个很长的高坡,但本该在开车的司机却突然一声不吭的开门跳出,很快朝着路边跑去。

    “卧槽!这杀手竟然假扮司机,把我给骗了!”

    这只是洪土生一瞬间的想法,他发现汽车已经开始倒退,而且速度越来越快,同时闻到了车里有什么东西烧焦的气味。

    他赶紧开门,却发现打不开,随即一脚踹开了门,赶紧朝车外跳去。

    “轰隆隆”的一声巨响后,汽车翻滚,油箱起火爆炸起来。

    不过还好,洪土生反应够快,他基本上没受伤,随即搜寻起了杀手来。

    凭着敏锐的观察力,他发现杀手已经到了高坡下的五十多米,正在朝着一片树林里狂奔,他马上到了路边,朝着高坡往下跳。

    此时手机铃声响了,洪土生也没空去接,只顾着追赶杀手。

    眼看距离杀手只有二十多米了,杀手已经跑进了树林。

    洪土生刚追到树林边,“嗖嗖嗖”的几支小飞镖就居高临下的射来。

    洪土生反应很快,马上闪开的同时,也已经确定杀手已经爬上了一颗大树,此时就在树杈上。

    正在朝着大树走去时,杀手的手中马上出现了一支消音手枪。

    对准洪土生打了几枪,洪土生都很灵活的避开了。

    杀手瞬间皱起了眉头,没想到洪土生真的很厉害,他现在也只有唯一的一招了!

    注意到杀手子弹用尽,洪土生冷冷一笑,看着杀手说道:“兄弟,你赶紧下来,只要你告诉我是谁命令你来杀我的,我保证不杀你。”

    “呵呵,洪土生,你果然很厉害,我现在杀招已经用尽,只能束手就擒了。

    你不杀我这个承诺,还算数吗?”

    杀手一边问,一边朝着树下跳来。

    洪土生发现杀手是对准他的方位来时的,再看看杀手的眼神,似乎非常坚定,根本没有任务失败的沮丧……

    “不好!他要自杀!”

    洪土生下意识的去接杀手,但看到杀手却突然露出了诡异的笑容,瞬间眼皮跳了一下。

    “不对!有诈!”

    洪土生赶紧后退几步,杀手在下扑时马上调整了方向,继续朝着他扑来。

    “他到底要干什么?”

    洪土生此时心中充满了疑惑,想继续后退,又担心杀手趁机溜走,索性就停留在那里看着动静。

    杀手此时也很矛盾,如果洪土生退远一些,他很可能就趁机溜走了。

    但洪土生距离他又不远,但也不算近。要是现在就启动缠绕在上身的炸药包,进行自爆的话,杀不死洪土生怎么办?

    眼看就要到地面了,杀手正准备翻转降落,洪土生却发现了他犹豫迟疑的眼神,估计还没决定好要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