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红药水的味道-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324章 红药水的味道

    他突然快速上前几步,朝着杀手的胸口狠狠的踢出了一脚。

    “啊!!!”

    杀手发出了一声惨叫后,随即重重的跌落在了几米外的地上,再次发出“嘭”的落地巨响声。

    杀手虽然是个练武多年,身体强壮的人,但也禁不住洪土生这一脚,现在已经晕了过去。

    洪土生很快到了杀手身边,下蹲后,首先察看起了他的嘴巴。

    “果然是专业杀手,口中藏有自杀的毒丸。”

    洪土生从杀手的嘴里撬出一颗镶嵌在磨牙槽内的毒液胶囊后,又摸索起了杀手的衣裤口袋,但除了手枪之外,什么都没有。

    不过洪土生已经感受到了杀手身上还缠着东西,随即解开了他的衬衣,发现了一颗纽扣下有一根透明的细线。

    而在细线后连接的,就是一大圈围在腰上方的比起膏药厚不了多少的塑胶纸片炸弹。

    洪土生细心将纸片炸弹取下,也担心杀手身上还有什么东西,索性将他的衣裤全部脱下,并对皮带等可疑物品进行起了检查。

    现在没空去回楚天娇和包赛男打来的电话,洪土生给刑警队长邱长贵打去了电话,交谈了几分钟,邱长贵句句听得明白,表示一定照办。

    紧接着,他又给罗建打去了电话,简单说起刚才的情况。

    “啊!?

    竟然有杀手冒充司机杀你?

    土生,我马上派人详细排查,看看还有没有出租车司机失去联系的。”罗建赶忙回应道。

    洪土生说道:“如果有的话,还请罗叔叔立刻报警。

    我怀疑这辆出租车司机,甚至还有司机,已经遇害了。”

    “嗯,土生,我会做好善后的。”罗建马上做了表态……

    不久之后,四辆普通越野车停放在了高坡下,身着便衣的邱长贵领着一律便衣的刑警和医生、护士,到了树林内。

    刑警给杀手上了手铐脚镣后,洪土生为杀手做了一番推拿,医生给杀手打了麻醉针,护士为杀手穿上病号服,刑警就带走了杀手和他的所有物品,包括手枪和淬毒的飞镖。

    三辆越野车已经离开了,洪土生坐上一名便衣刑警开的越野车,没多久已经到了九龙镇场镇,他随即又给包赛男打去了电话。

    包赛男小声说道:“洪土生,我一会儿跟鲁清雪出鸿福山庄,然后去游览山庄背后的仙女洞,你可不可以到那里来找我?”

    “呃,包公子,你难道不可以来九龙镇上,随便找个旅馆跟我见面吗?

    我的事情还有很多呢。”洪土生皱道。

    包赛男赶忙道:“不行。洪土生,我总感觉有人在盯着我。要是打草惊蛇了,真的不好。”

    “好吧。那你现在就跟鲁清雪去游览仙女洞。到了仙女洞后,你再给我打电话。”

    洪土生说完就挂了电话,对刑警司机说起仙女洞,但又不能经过鸿福山庄后,刑警司机随即挑选了一条道路,不久后已经到了仙女洞下方百米的山脚下。

    包赛男打来电话后,洪土生和刑警司机都对周围做出了观察,确定没可疑的人后,洪土生很快下了车,朝着仙女洞上方走去,而越野车则被刑警司机开走了。

    给了十块钱,买了张门票后,洪土生拿着手电筒进了仙女洞。

    没过多久,洪土生在一个小洞厅里,看到了正在欣赏石钟乳的包赛男和鲁清雪。

    “咳咳咳!咳咳咳!”

    洪土生连续咳嗽了几声,发出了暗号。就进入了附近岔洞内的简易公共厕所,但并没有关门。

    不久后包赛男独自走了进来,赶紧将门反锁上。

    “洪土生,我们到最里面说话。”

    “好啊!”

    洪土生两人到了最里面后,包赛男小声说道:“洪土生,希望你为我保守这个秘密,我真的感觉这是我一生的耻辱。”

    “嗯,你说吧。”洪土生催促道。

    “昨晚十点刚过,我跟鲁清雪玩……游戏。嗯,手机游戏。累了之后,就一起睡下了。

    但一直到今天早上六点半后,我才醒来……”

    包赛男说到这,洪土生笑道:“那么长时间不起夜,这说明你的肾和膀胱功能很好,睡眠质量也很好啊。”

    包赛男赶忙摇头:“不是。

    洪土生,你别打岔,听我说完。

    我平时半夜无论如何都要起来方便一次的,但这个就不说了。

    关键是我起来之后,还闻到房间里有一股淡淡的气味,闻着就让人有点发困。

    还有,我肯定受到了侵犯!

    也就是说,我估计昨晚有人在房间里施放了类似于**香之类的东西。

    然后趁着我被迷晕,把我给上了!

    此外,我从身上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红药水的味道。

    但光是被男人上了,都不算最严重的。

    我最担心的是,那个男人拍了视频和照片,到时候勒索要挟我和我爸。”

    一提到红药水,洪土生瞬间有了很大的联想,他随即又问道:“你醒来时,鲁清雪在干什么?”

    “她还在睡觉,没有醒来。”包赛男回应道。

    “嗯。那她身上有没有红药水的味道?之后她对你说过,身体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洪土生又问道。

    包赛男点了下头:“她身上也有,也很淡,但她好像没闻到。

    之后,我看了她的下面,发现跟我一样,都有做了那个之后,才流出的粘液残留。”

    洪土生听了后,想了下,说道:“这么说,不光是你,鲁清雪也被男人上了?

    你们那里面留有男人的精华吗?”

    包赛男摇头道:“我还没感觉到,但我可以肯定男人给我们做了简单清理,也是担心会被我们察觉。

    但他哪里知道,女人在做了之后很久,还会有残留的粘液流出来。

    鲁清雪醒来后却是没察觉到什么,但我这个拥有男人性格的女人,却是对这种事情很敏感,也很在意,就注意到了这些。现在还感觉里面有点痒。”

    洪土生点头后,又问道:“鸿福山庄里,除了你们之外,还有谁?还有哪些男人?”

    包赛男回应道:“山庄内有两名保安,还有负责清扫做饭的三个女保姆。

    但我和鲁清雪住的主楼,在晚上只有我和她在,应该没有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