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引蛇出洞-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326章 引蛇出洞

    根据赵航程这个嗜好,洪土生估计他已经拍下了迷晕包赛男和鲁清雪,然后上了她们的视频。

    随即将手机通过数据线与电脑连接,开始察看起了里面公开或隐藏的播放文件来。

    包赛男的身材很火爆,尤其是那对罩杯的雪白浑圆小足球,简直是人间极品。

    鲁清雪的身材纤细,虽然只有32,但颜值不错,总体来说也是个靓丽的美女。

    洪土生将涉及到包赛男和鲁清雪的视频删除后,又察看起了两部手机的通话记录,发现最近的几个基本上都是打给赵远俐的。

    “赵远俐?莫非赵远俐就是那个漂亮的中年女人?

    她跟赵航程可是姑侄关系啊!虽然是堂姑,但毕竟也是乱了伦常啊!”

    洪土生将手机和盘重新回位,出了地下室后,发现保安们都坐着飞机走了。

    他随即将警用手套放在客厅茶几上,拿出手机搜索起了“鸿福集团赵远俐”的图片。

    图片上的赵远俐,就是盘视频上的漂亮中年女人,洪土生确定下来后,随即有了个猜想。

    很有可能赵远俐担心盘里的视频泄露,受到了赵航程的胁迫,趁着包赛男二女来了剑南县,安排她们入住鸿福山庄,用来满足赵航程的生理需要。

    不过也好,如果没有这样的安排,谁又能顺藤摸瓜,查到赵航程会躲在这里?

    即便想到了,凭着鲁鸿福的亿万富豪身份,加上跟包书记潜在的关系,又有谁敢来搜查呢?

    “轰隆隆”的声音传来,童亮开着直升飞机降落下来。

    洪土生跟他又询问了保安和保姆,保安对于赵航程在这里的事情一无所知。

    而两个负责做饭和打理主楼的女保姆,则是支支吾吾,一询问才知道她们姓赵,也是赵家人。

    不过她们也不清楚赵航程在这里,只是根据最近经常来的赵远俐要求,不管主楼有没有人住,都要在主楼的厨房里做两个人的一日三餐。

    邱长贵领着刑警队员来了之后,将保安和保姆五人都带上了警车,洪土生也坐上直升飞机,飞往了县公安局。

    在路上,洪土生给已经出了仙女洞正在下山的包赛男打去了电话,简单的说起事情已经完全处理好了。

    “谢谢。我们有空再聊。”

    此时还不知道鸿福山庄出事的鲁清雪就在包赛男身边,她也不好多说,随即挂了电话。

    “公子,刚才谁给你打电话呀?”鲁清雪依偎在包赛男身边问道。

    “嗯,业务上有些事情,已经请朋友处理好了。”

    包赛男现在虽然不太相信鲁清雪,但毕竟跟她近三年的感情,还是有些舍不得分开。

    她决定等调查结果出来后,再做决定。

    直升飞机降落在县公安局大院后,洪土生就被付兴亮请到了局长办公室里。

    “土生,赵航程已经被特警队直接送往省厅了。”韩开平对洪土生说道。

    “哦?韩叔叔,县里不打算审讯他吗?”洪土生问道。

    韩开平回应道:“他毕竟是原局长的儿子,影响很大、罪行严重。

    我担心有内鬼,也不希望在审讯过程中出现什么问题,所以经过请示,直接送往了省厅。”

    “我还想询问他,关于贾芸儿子的下落呢。”洪土生皱眉道。

    “嗯,到时候省厅方面会问的。”韩开平点头道。

    “假扮出租车司机的杀手呢?”洪土生又问道。

    韩开平笑道:“也一起送往了省厅。

    不过你放心,你对邱队长说的,我们都照着做了。

    现在由一名跟杀手模样和身形有些相似的警察扮演,正在人民医院的骨伤科特护病房里接受治疗,还安排了四名警察轮流看护,肯定要把这出引蛇出洞的戏做到位。”

    洪土生微笑道:“行啊!那我现在还得去看看,把戏做得更到位。”

    “土生,我现在在负责这个案子,我陪你一起去。”付兴亮随即说起。

    “好啊,那我们坐飞机去吧。”

    飞机上,付兴亮又谈起了剑南县出租车公司清查后,确定了四名出租车司机失联的事情,其中一名司机的出租车就是今早在九龙镇爆炸那辆。

    “这么说,应该还有三个出租车司机现在是杀手咯?

    但他们怎么知道我会在苏绵大道那一带搭乘出租车,又恰好把我接走的呢?”洪土生皱眉问道。

    付兴亮想了下,说道:“这个应该就是他们分析判断的能力高吧。

    另外如果他们用四辆出租车,一直在周围来回的转悠,肯定能观察到你的下一步动向。

    即便你不坐出租车,他们也可以制定出下一步针对你的方案。

    毕竟,他们是职业杀手,是吃这碗饭的专家。

    不过这样也好,现在总算是抓了一个活的。

    即便那个送到省厅的杀手不招供,我们还能引蛇出洞!”

    “嗯……有道理。”

    洪土生感觉付兴亮分析得不错,随即笑着点起了头,还朝着付兴亮竖起了大拇指。

    不久之后,洪土生和付兴亮到了人民医院骨科的特护病房内。

    虽然是演戏,但洪土生还是很认真的当着医生和护士的面,为头上和身上都缠着绷带,只露出眼睛、鼻子和嘴巴的警察,检查了一遍。

    “都怪我把这个人打得太重了,麻烦各位医生护士好好照顾这个人,争取让他早点好起来,才让他说实话。”

    洪土生皱着眉头,对着众人说起。

    紧接着,付兴亮也叮嘱四名警察一定要保护好病人的安全,不要松懈了。

    眼看快到中午,楚天娇打来了电话,邀请洪土生前往牛魔王大酒楼吃饭,并谈起她已经预定了509号雅间。

    想到可以跟楚天娇在一个雅间里独处,可以趁机培养感情,洪土生非常的兴奋,不久后已经到了509号雅间门口。

    “咄咄咄!”洪土生敲起了门。

    “门没关,请进!”

    楚天娇平淡的声音传出后,洪土生随即推门走了进去。

    “汪主任!你怎么在这?这几位是?”

    洪土生看着从六七十岁老人到二十来岁的年青人总共七名,加上汪春妮,都已经和楚天娇坐在了餐桌旁,他心中有些失落,随即看着汪春妮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