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自立门户-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327章 自立门户

    汪春妮随即指着她旁边的座位,笑道:“呵呵,土生,快过来坐。

    这七位都是年画村的著名年画大师和新秀,已经跟楚董签订了为期十年的授权书。

    十年之内,楚董在剑南县新成立的天娇集团,将选用他们创作的年画,对产品进行包装,赋予产品一定的文化与艺术内涵。

    十年之后,只要继续支付版权费,还可以继续续期。

    天娇集团以后的产品,不光包括酒类、还有饮品、茶叶、蛋制品等。”

    “哦!天娇集团?”

    洪土生看到只有汪春妮身边有个座位,而在另一侧坐的是个二十多岁长相一般的女孩,他非常想亲近的楚天娇却还隔着汪春妮。

    现在是没机会跟楚天娇亲近了,他只得坐了上去,看着楚天娇继续问道:“楚副董,你在我们剑南县成立了天娇集团,是属于楚缘集团旗下呢,还是自立门户呢?”

    “当然是自立门户咯!

    好了,洪土生,我为你介绍下七位艺术家!”

    楚天娇将七名年画艺人介绍后,就招呼起众人吃起了午餐。

    下午都有事,也没谁喝酒,半个多小时后,午宴就结束了。

    汪春妮陪着七名年画艺人离开后,楚天娇随即看着洪土生问道:“乔明天什么时候来签约?

    我下午还要去收购几家饮品厂、茶厂和蛋制品厂呢!”

    “我马上打电话。”

    洪土生随即给乔明天打去了电话,乔明天答应在两个小时内,带上相关证照和资料赶到。

    “还有两个小时,楚董要不要回明珠大酒店休息下?”洪土生笑着建议道。

    楚天娇摇头道:“不用休息。你是开着飞机来的吧?”

    “对!”洪土生回应道。

    “那先送我去距离这里近的遵道镇,再去土门镇,我想先把这两个镇最大的茶厂收购下来。”楚天娇随即做出了安排。

    洪土生看着楚天娇一脸认真的表情,随即道:“楚董,你是酒业的行家,应该对饮品也比较懂。

    但恕我直言,你懂茶叶吗?你懂蛋制品吗?”

    楚天娇微微一笑:“我懂煮茶,也喜欢吃皮蛋、咸蛋、咸皮蛋,还有鸭蛋干。”

    “但那是你作为消费者,对于经营管理这些,你懂吗?”洪土生又问道。

    “我不懂,但我可以用专业人士啊!

    我说过,来这里后,我全部采用这里的人!”楚天娇很是自信的说起。

    “好吧。那还有什么可说的呢?走吧!”

    洪土生说完,就打算伸手去拉楚天娇,但却被嫌弃,根本就没拉到。

    “洪土生,你别这么热情。我说过了,我可不想被人误会。”

    楚天娇说完,赶紧朝着门外走去。

    洪土生也跟随在身后,此时手机铃声传来。

    看到是包赛男的,他随即接通。

    “喂,包公子,有什么事情吗?”洪土生问道。

    “洪土生,鲁清雪被你们县的刑警队带走了,说是要请她协助调查。”包赛男皱眉道。

    洪土生安慰道:“只是协助调查,没事的。

    何况,你不是想查查她是故意邀请你到鸿福山庄的吗?正好这次查个清楚。”

    包赛男点头道:“嗯,好吧。

    我现在已经开车到了剑南县城,你在哪?我想跟你单独聊聊。”

    “我在牛魔王大酒楼呢。”洪土生回应道。

    “那你就等在那里,我马上过来。”

    包赛男说完就挂了电话,洪土生本想说他要离开,给她打电话却是没接听。

    “洪土生,又有美女找你是吧?”前面的楚天娇回头问道。

    “是啊。”洪土生无奈的说起。

    楚天娇随即道:“那你就不用陪我去了,叫你的人送我去就行。”

    “好吧。”

    到了一楼大堂,童亮早已经吃了午餐。

    听说要送楚天娇去办事后,童亮摆手道:“土生,你今天出了那么多的事情,我还得保护你安全呢。”

    “亮哥,你去吧。我会保护好自己的。”洪土生劝说道。

    “那她得付费才行!”童亮随即道。

    “付费没什么的,只要速度够快,不耽误时间。亮哥,我们走吧。”

    楚天娇很爽快,童亮也只能引她朝着停放直升飞机的人民公园广场走去。

    不久之后,包赛男的车停在了牛魔王门口,看到洪土生正在大堂内跟马慧莲和何春梅二女聊天,随即给他打去了电话。

    洪土生很快出来后,包赛男载着洪土生到了锦江大酒店。

    开了个钟点房后,两人走了进去。

    包赛男将门窗紧闭,拉上窗帘后,这才说道:“洪土生,我怀疑被那个该死的赵航程染上病了,现在里面更痒不说,还有些刺痛。

    另外,我还担心他射在了里面,要是怀孕就更麻烦了。”

    洪土生马上建议道:“现在还没过二十四小时,你可以买毓婷吃。

    另外,你可以买妇科消炎的栓剂,塞进里面去杀菌止痒。”

    包赛男皱眉道:“可我已经查过了,毓婷只有百分之八十五的避孕率,而且对身体伤害很大。

    再说了,估计都过了十二个小时,恐怕效果会更差。

    还有,我担心不是妇科炎症,那个倒是好治。

    我担心的是他给我传染上了性病!他可千万不能有艾滋病啊!”

    “那你得去医院检查啊!”洪土生又建议道。

    包赛男急着说道:“洪土生,你可是国内最著名的青年名医啊。

    我听说你有一种能强力杀死各种细菌病毒的药液,只要没过一天,即便是艾滋病毒也能杀灭是吧?

    还有,我也听说,你的推拿手法是天下一绝,能帮人避孕是吧?”

    “呃……”

    洪土生皱了下眉头,问道:“包公子,这些事情,你听谁说的?”

    “红颜药业的人。”包赛男回应了一句。

    “嗯……那我先给你推拿。你把裤子都脱了。”洪土生催促道。

    “那杀灭细菌病毒的药液呢?”包赛男又问道。

    洪土生说道:“我没带在身上啊。

    如果你急的话,我只能带你去井盐村我的家,在那里我给你治疗。”

    “需要多少钱呢?包赛男问道。

    “算了!看在包书记的面子上,免费吧!”洪土生爽快的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