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能承受-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328章 能承受

    “不行!我包公子不是小气的人。

    洪土生,我给你一百万吧。你也别嫌少,求你帮我一定治好。

    另外,我也感谢你帮我解决了问题,让赵航程绳之以法,为我报了仇。”

    包赛男说完,就问起了洪土生的账户号。

    洪土生考虑到跟包赛男也没什么关系,加上帮了她好几个大忙,的确应该收费,随即说出了建行账户号,之后给郭为民打去了电话,要了直升飞机。

    包赛男用手机银行转入一百万的后,马上解起了皮带,脱起了裤子。

    “呃,包公子,你现在脱裤子干嘛?”洪土生不解的问道。

    “洪土生,我想让你先帮我避孕。”

    包赛男说完,已经将裤子一起脱了下来。

    “直升飞机就要来了,到了井盐村不也一样啊!”洪土生说道。

    “早一点,效果怎么说也会更好吧。”

    包赛男说完,就将双腿分开,大条条的躺在了被单上。

    “好吧。但这个避孕推拿,可不比刚被射后做的预防性的避孕推拿。

    我下手会很重,估计你会有些疼,甚至会出一点血。”

    洪土生解释完,包赛男赶忙道:“没事。我能承受。快来吧!”

    “好!”

    洪土生随即将遮掩在包赛男平坦莹润小腹的上衣撩起,双手从她的肚脐一线,开始做着挤压和用力地按揉。

    “啊……唏……还真的有点疼啊!”包赛男皱眉道。

    “现在还不是最疼的。”

    洪土生很快就按揉到了包赛男光洁无毛的耻骨周边,在神秘三角区域更加用力的挤压起来。

    包赛男发出了一声声的痛哼,幸好洪土生很快就脱离开那里,又将她翻转背对着,在后腰上重重的点了几下后,又重重的按揉着,一直到了肥美俏臀的尾椎骨下方。

    包赛男感觉有点痛,但比起之前要好很多,突然又被洪土生翻转到了正面

    此时洪土生的双手已经搭在了大腿根内侧,几乎跟她紫红蝴蝶般的两扇小翅膀紧贴着。

    感受到洪土生的双手很热乎,包赛男的心情突然有些异样,看着洪土生的眼神也有些复杂起来。

    感受着洪土生双手对那附近的按揉,包赛男逐渐的流出了些汁液,感觉体内越来越热,还更加的痛痒。

    “额唔……”

    难受中带着些舒服,包赛男的心情此时也显得非常的矛盾。

    正在低声哼哼之时,洪土生突然停了下来。

    “洪土生,结束了吗?”包赛男问道。

    “结束了。不过我可以给你再做一次全面的暖宫推拿,帮你促进恢复。”洪土生说道。

    “那就做吧。”包赛男催促道。

    “不过飞机好像已经来了。”洪土生此时已经隐隐的听到了轰隆隆的声音。

    “让飞机等一下嘛。”包赛男的语气突然变得从未有过的温柔。

    “好!”

    洪土生将包赛男的上衣撩到了两个小足球上后,随即从她柔软的腹部做起了按揉和之后的轻抚,包赛男瞬间感觉体内都是暖乎乎的。

    随后,洪土生又在她的小腹、大腿根、私密附近和后腰与俏臀上按揉轻抚了一番。

    取来纸巾后,为她仔细的擦拭两遍,随即背对着她,让她穿好衣裤。

    “土生,谢谢你!”

    此时包赛男的语气越发的温柔起来,看着洪土生的眼神中,也多出了些情意。

    “不用谢。我可是收了钱的。”

    洪土生没太注意包赛男的这些变化,等她整理好之后,就带着她上了飞机,坐在了后排。

    还在飞往井盐村的路上,包赛男看到鲁清雪打来了电话。

    此时的她心理已经起了很大的变化,但鲁清雪跟她毕竟三年的感情,还是接通了。

    “公子,我已经出了公安局,你现在在哪儿?”鲁清雪温柔的问道。

    “我在飞机上。清雪,有什么事情吗?”

    包赛男现在对鲁清雪已经没多少关心了,也没问在她公安局接受调查的情况。

    “公子,我爸爸、妈妈都被抓起来了,你快想办法救他们出来吧。”鲁清雪请求的说起。

    包赛男瞬间有些不悦,想到帮了鲁清雪一家,反而受到了屈辱,不满的说道:“鲁清雪,你应该还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公子,昨晚发生什么了?”鲁清雪不解的问道。

    包赛男随即将昨晚赵航程将她们二人迷晕,之后将她们俩都污辱、还拍下视频的事情说了出来。

    鲁清雪瞬间震惊,瞬间哭着解释道:“公子,我真的不知道我表哥躲在山庄地下室啊!

    公子,请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想过要害你。

    我更不敢相信,我表哥竟然连我都不放过……”

    包赛男听了更加的生气:“还我表哥!鲁清雪你对赵航程好像很崇拜啊?是不是早就想被他搞啊?”

    鲁清雪急着表态:“不是,不是!公子,我没有。

    赵航程这样对你和我,估计拍下视频还想要挟我们,我恨不得他马上被宣判死刑!”

    包赛男越发忿忿不平冷哼一声:“哼!

    亏我辛辛苦苦的帮你们鲁家,结果我自己却承受了人生最大的屈辱!

    根据土生的分析,应该是你妈受到了赵航程的胁迫,然后安排我们入住了鸿福山庄,才让我们也被污辱。

    另外,也不排除你的父母想要让赵航程拍下我被污辱的视频,用来要挟我和我爸,以便让我爸成为你们家的保护伞!

    幸好有土生,已经帮我毁掉了视频,你们鲁家也别想要挟我和我爸。

    从今往后,你跟我缘分已尽,从此断绝关系!”

    包赛男说完,随即挂了电话,接着关了手机。

    对于包赛男跟鲁清雪的事情,洪土生感觉有必要说两句,随即道:“包公子,我觉得鲁清雪对你是一片真心真情,你实在不应该跟她断绝关系。

    以后你要再想找个这么爱你的女人,可就难了。”

    包赛男以往只是被父母、亲戚等劝说过,让她找个好男人嫁了,早点生孩子过正常的生活,还从没见过劝她继续做女同的,洪土生还是第一个。

    她随即叹息一声:“唉!

    土生,你不知道,我十六岁时被一个男孩子的花言巧语,还有要搞我之前的发的山盟海誓骗了贞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