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欲擒故纵-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342章 欲擒故纵

    “哈哈哈哈!土生,即便是亿万富豪了,我们还是想跟着你。

    给你开飞机开车,到时候你可不要疏远了我们兄弟啊!”童亮拍着洪土生的肩膀说起。

    “放心吧!我们永远是好兄弟!”洪土生又是咧嘴一笑。

    洪土生也不想做电灯泡,打扰了童亮和黄丽。

    看到学校正在上课,他给忆金兰公司账户上转入1500万后,很快走进了林清歌的办公室。

    “清歌,周五我打算开飞机,去锦官市的天府大学接你凤舞表妹,你要不要一起去?”洪土生问道。

    林清歌随即放下了村部财务报表,认真说道:“土生,我现在可是驻村第一书记,得负责村里的各种村务,还要管龙蟒山庄的修建情况。

    另外,现在龙蟒村村部有大量的建设资金,我得守好,监督好这些村组干部,不能让他们在金钱跟前犯大错误。”

    洪土生赞赏的点了下头,问道:“那现在有没有犯大错误的呢?”

    林清歌笑道:“暂时还没有,但不能松懈啊!

    每次开会的时候,我都会叮嘱一番,还经常提起你这个村民总代表很厉害,要求村组干部们一定不要犯大错。”

    “嗯。今天中午回家吃饭吗?”洪土生又问道。

    “到时候看情况吧。”

    林清歌回应后,接着道:“对了,王文武和黄显发又被派出所放出来了,估计下午就会回村了。”

    洪土生随即道:“回来之后,如果从此改过自新就算了。

    如果还跟我作对,或者还做坏事的话,那就怪不得我了。”

    “嗯,希望他们能醒悟吧。

    土生,王文武虽然是我爸的表兄弟,但你不用顾及这些。

    我爸爸爷爷他们,都不会再管井盐村的事情的。”林清歌马上表起了态度。

    “明白。”

    洪土生点了下头,又说道:“清歌,如果跟我有关的公司,去新北区买地皮,你感觉会不会影响到你爸?”

    林清歌笑道:“不会啊!

    但是土生,也许你还不知道,自从新北区招商引资大获成功后,除了给企业家们预留的地皮之外,零散的地皮价格翻了好几倍。

    买地皮主要就是为了搞忆金兰、牛魔王和土特产专卖店吧?”

    “是啊!”洪土生点头道。

    林清歌笑道:“那就到时候租商铺嘛!凭着你跟那些企业家的关系,还愁没有好的地方开分店吗?”

    “好吧,那除了德洋市辖区外,其它市就不去买地皮了。”洪土生很快下了决定。

    感觉该说的已经说完,林清歌随即道:“土生,你去找巧巧她们吧,我还得继续做事。

    你在这里,我只想跟你在一起,根本就没有心思做事情。”

    “好吧。清歌,我去学校看看。回家后,我们继续聊。”

    洪土生正朝着学校而去,手机铃声响起。

    看到是楚天娇的来电后,他随即接通。

    “洪土生,你在干什么呢?”楚天娇问道。

    “我在村里啊!”洪土生回应道。

    “那就是没什么事情咯?”楚天娇又问道。

    洪土生想着太讨好楚天娇,也没什么用,索**擒故纵,装作烦恼的说道:“怎么没事……我的事情很多。”

    楚天娇不满的说道:“我刚才童亮打电话,想要坐飞机去办事。

    但童亮说他要接送人没空,我只能找你了。”

    洪土生也装作苦恼的样子:“我也没空啊!

    楚董,你可以找汉坤集团,他们现在有五架跟我的一模一样的飞机。

    要不,我帮你给打个电话?”

    “嗯……好吧,我现在还在县府大院,那就帮帮忙联系来那里接我,以后我就不用麻烦你们了!”

    楚天娇说完就挂了电话,洪土生也忙着给卿常贵打去了电话说了下情况,卿常贵也答应很快派飞机去。

    通话还没结束,包赛男的电话打了过来,洪土生随即接通。

    “土生,我和清雪还在锦江大酒店,你能不能来一趟?”包赛男温柔的说起。

    洪土生顿时皱起了眉头:“呃……包公子,有事吗?”

    包赛男苦着脸说道:“土生,其实是清雪的事情。

    她求我打听她爸妈的最新消息,但她爸妈现在的罪行确凿,我不可能再求我爸,所以打听不来什么重要消息。

    你能不能来了之后,当着清雪的面,帮忙问问情况?

    要是能带清雪去见见她的父母,那就更好了。”

    洪土生一听,就感觉头大:“呃……包公子,可我在井盐村啊!”

    “你有飞机嘛!”包赛男说起。

    “可我,我真的不想管这些事情啊。”洪土生还是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包赛男叹息一声,说道:“土生,其实我也不想管。

    你也知道的,如果我不帮清雪的爸妈,就不会被污辱,所以我对她的爸妈,尤其是对她的妈妈是非常痛恨的。

    但是,清雪是无辜的,她虽然现在不是我的女人,只是我的好闺蜜,但还是依靠着我,我也不能不管啊!”

    洪土生想了下,问道:“她现在情绪怎么样?”

    包赛男皱眉道:“很不稳定啊。

    我很担心她会得精神病,甚至想不开又去自杀。

    毕竟以往家里条件很好,而现在家产都被查封,父母也被抓,还不到会被怎么判刑。

    土生,我认为最好是能带她去见见她的父母……”

    洪土生想着不能见死不救,说道:“好吧,我先打个电话问问情况。

    你把她好好的看着,多安慰安慰,我很快就来。”

    包赛男点头,温柔的说道:“嗯,土生,我们在1215套房。”

    “好的。”洪土生随即给郭为民打去了电话。

    此时的郭为民正在县府的大会议厅,开县委县府安排部署好、服务配合各企业剑南县负责人来落实投资、大搞建设的大会。

    看到是洪土生来电后,郭为民去了一间休息室,这才给洪土生回拨了电话过去。

    “土生,有事吗?”郭为民心情很好的笑问道。

    “是啊,郭哥,打扰你了。我想问问鲁鸿福两口子的情况。”洪土生回应道。

    郭为民笑问道:“土生,是不是包书记的女儿又找过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