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我本不想来-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343章 我本不想来

    洪土生无奈的点头道:“是啊。没办法啊。

    鲁鸿福的女儿很可能会自杀,我不能见死不救啊!”

    郭为民笑道:“嗯,土生,我就告诉你吧。

    鲁鸿福起家时搞房地产的钱,绝大部分都是赵远方给出的。

    之后鸿福集团能不断发展壮大,原县委书记、原县长都出了不少的力。

    这主要就是赵远方当年拍下了不少他们的证据视频,有这些视频做要挟,所以不得不出力帮忙。

    至于劣质电梯采购事件,主要是鲁鸿福和赵远俐两口子决定下来的。

    窝藏赵航程的是赵远俐,就连鲁鸿福都不清楚……”

    洪土生想了下,问道:“郭哥,那鸿福集团和鲁鸿福两口子会有什么样的处理呢?”

    郭为民马上回应道:“鸿福集团是在违法资金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又是用违法手段发展壮大的,是肯定要被拍卖的。

    县里打算让汉坤集团进行收购,现在已经在讨论这个事情了。

    鲁鸿福涉及到洗钱、胁迫和危害公共安全等罪行,估计个人资产全部充公,还至少得判二十年以上。

    赵远俐的罪行更重,洗钱、安排美女色诱官员,危害公共安全,窝藏通缉要犯等,估计会判无期……”

    洪土生感觉也差不多,想了下:“嗯……

    郭哥,我能不能带着鲁清雪去找她的父母,见面聊一聊呢?”

    “一般来说,是不允许的。

    但你的情况特殊,可以带鲁清雪去县检察院。

    但就不要再带别人了,我会给韩院长打个电话说说的。”郭为民笑道。

    “谢谢郭哥。

    我只是想着如果鲁清雪的父母还有良知的话,应该会劝说鲁清雪好好的活着,希望能挽救鲁清雪的生命吧。”

    洪土生解释后,郭为民笑道:“对!能挽救一个是一个吧。

    但是土生,你可要注意了,那个鲁清雪现在这么惨,跟你是脱不了干系的。

    可不要因为她,到时候害了你啊!”

    “嗯,明白。郭哥,要没什么事情,我就去找包赛男和鲁清雪了。”

    洪土生正准备挂电话,郭为民笑道:“土生,我已经得到省组织部和市党委常委会批准,现在正式升为了德洋市常委,下周一会去德洋市开常委会。

    这事要多谢你了,要不是你跟包书记和万市长都有良好的关系,即便我现在有很好的政绩,想要升市常委估计还得等上几个月。”

    “呃……郭哥,我可是连包书记的面都没见着,也没跟他联系过啊!”洪土生回应道。

    郭为民笑道:“包书记现在就只有一个女儿包赛男。

    虽然他这些年主政德洋市,没做出什么大政绩。

    但为官清正廉洁,加上舍得放权,让万市长能大展拳脚。

    现在凭着剑南县和德洋市招商引资工作的展开,包书记也相应的获得了很不错的政绩,德洋市在省领导眼中的重要性会加大……

    我估计他今年内会升为省常委,之后不久会很快调到省里。”

    洪土生听了笑道:“那郭哥就能去德洋市当市长了!恭喜啊!”

    “呵呵,土生,其实我还真的舍不得剑南县,尤其是你这个福星……

    对了,光彩集团和红颜药业怎么还没动静?

    青坪乡的药品和保健品产业,可是得全靠这两大企业啊!”郭为民马上又谈起了正事。

    洪土生笑道:“郭哥,你别急。

    我一会儿就打电话问问,他们在剑南县的负责人啥时候来。”

    “好!土生,那就暂时这样吧,我去开会了。”

    郭为民随即挂了电话,洪土生也开着飞机到了锦江大酒店内。

    刚下飞机,穿着新买的雪纺衫和露膝牛仔裤,踏着中跟凉皮鞋的包赛男,就拉着鲁清雪迎了上来。

    “土生,现在去哪儿?”包赛男问道。

    “包公子,我要带鲁清雪去县检察院,你先留在这里好吗?”洪土生笑问道。

    包赛男随即道:“土生,那我去忆金兰总店等你们吧。

    在忆金兰吃了午饭,我就要回锦官市了。”

    “嗯,那就这样吧。”

    洪土生举着鲁清雪的腰,等她上了飞机后,就开着飞机朝着位于城东新区的县检察院飞去。

    韩院长亲自领着洪土生和鲁清雪,进了鲁鸿福暂时关押的房间后,对带着手铐的鲁鸿福说了几句后,很快离开了。

    “洪土生,你怎么会带清雪来这里?”

    现在的鲁鸿福非常憔悴,显得苍老了不少,看着洪土生的眼神也很复杂。

    如果不是洪土生乘坐的电梯发生重大意外,就不会引来包赛男入住鸿福山庄,最终导致他现在过起了悲惨生活。

    洪土生瘪了瘪嘴,说道:“鲁董,我本不想来。

    但包公子求我带鲁清雪来,我也只能求人找关系才来的。

    你跟鲁清雪好好聊吧,我出去了。”

    “嗯……啊!

    洪……洪少,你别急着走。我想求你一件事……”

    鲁鸿福稍稍一想,就赶忙说起。

    “鲁董,啥事啊?”洪土生看着鲁鸿福问道。

    鲁鸿福瞬间就跪在了地上:“洪少,你年轻有为,有能力、有魄力,是个非常优秀的青年。

    我的女儿清雪虽然读过大学,但思想很单纯,做事情也比较幼稚,所以才会跟包公子在一起。

    她现在没有了我和她妈妈在身边,恐怕以后的生活会很难过。

    我求求你,帮忙照顾清雪,无论给她安排个什么事做,只要能保证她能好好的活下去就行了。”

    洪土生赶忙扶起鲁鸿福,说道:“鲁董,你快起来。

    鲁清雪有包公子照顾,不会有事的。”

    鲁鸿福赶忙道:“可包公子毕竟是女人,又是包书记唯一的孩子,她玩够了之后,迟早会嫁人生子,那时候清雪就会没了人照顾的……

    洪少,我估计我在十几年内不可能出狱,他妈恐怕一辈子都不能出狱,我们家就只有清雪这个独苗。

    求求你,你一定要帮这个忙啊!”

    此时的鲁鸿福已经带起了哭腔,洪土生感觉很无趣,想了下,说道:

    “鲁董,你求我帮忙,但你想过没有,我其实算是你的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