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甘倩倩来电-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35章 甘倩倩来电

    “你!甘建,你不听大哥的话了?”宋太旺铁青着脸问道。

    “大哥你先回去冷静下。”

    甘建依旧那么说起,宋太旺瞬间有了甘建背叛他的感觉,重重叹息一声,很快走了出去。

    “甘主任,你也回去吧。”洪土生笑看着甘建说起。

    “土生,村长毕竟是村长。

    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你回来了还是应该跟村长搞好关系的。”甘建小声劝说道。

    “呵呵,甘主任,宋村长当我是凯子,诈骗我的钱,你以为我还有必要跟他搞好关系?

    他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但却不知道剑南县的大部分官员还有有头有脸的人物,我都能联系上……”

    洪土生说完这话,甘建瞬间明白了,他考虑了下,赶忙表明态度:“土生,叔叔可没跟他同流合污啊。

    你知道的,倩倩很喜欢你,叔叔也很欣赏你,不可能跟着他一起坑你的。”

    “呵呵,那就多谢甘叔叔欣赏了。

    要是没事的话,那就吃了晚饭再走?”

    洪土生想到甘建是治保主任,掌握着村治保队,是村里的实权人物,也想拉拢他,孤立宋太旺。

    既然现在跟宋太旺翻了脸,洪土生就决定推翻他这个村长,寻找跟他合得来的人做。

    想到洪土生的背景和手段,加上女儿很喜欢,甘建心中的天平很快偏向了洪土生,他笑着道:“那就吃了饭再走。

    土生,别弄太多菜啊,多了吃不完浪费!”

    “没事!有冰箱存着!”

    洪土生出了院门看到宋太旺已经走远,将院门关上后,就进了厨房,对正在忙碌的赵冰霜和彭兰儿说起再做几道下酒菜。

    回到客厅后,正在打电话的甘建赶紧将电话递给了洪土生:“土生,倩倩想跟你说几句。”

    “呃……”

    洪土生愣了下,瞬间生出跟甘倩倩在她家时那些甜蜜的回忆,接过了电话。

    “土生哥,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马上见到你啊!”甘倩倩毫不掩饰的说起。

    洪土生咧嘴一笑:“嘿嘿,倩倩,你好好读书,等放假了就能见到我了。”

    “我想请假,马上回来见你。”甘倩倩马上撒娇般的说起。

    “不行,不能耽误了学业。

    对了,倩倩,你应该有男朋友了吧?”洪土生忍不住问道。

    “有啊!我很早就有男朋友了。”

    甘倩倩说完这话后,洪土生土生心中有些遗憾,尴尬的笑道:“恭喜!恭喜!”

    “土生哥你怎么不问是谁呢?”甘倩倩怕洪土生误会,赶忙道。

    “你的眼光好,男朋友不会差的。”洪土生说道。

    甘倩倩忍不住说道:“土生哥,就是你啊!你从小到大都是我的偶像,我最爱的男朋友!”

    “呃……”

    洪土生释然了,赶忙道:“倩倩,我现在跟兰儿在一起呢。”

    “哦……”甘倩倩心中五味杂陈,瞬间没了语言。

    “你好好学习吧,别胡思乱想。等放假了,我们见面。”

    洪土生见甘倩倩没有反应,马上挂了电话,递给了甘建。

    “土生,你这么说倩倩会伤心的。”甘建皱眉道。

    “甘叔叔,我不能骗倩倩。”洪土生坦白的说起。

    “有本事的男人,那都是有很多女人的。

    土生,我是过来人,真心看得开。”

    甘建的话里有话,但洪土生不打算说这事,他笑着道:“甘叔叔,我认为宋太旺做人太贪,不适合做村长。

    如果我选,就选你这样年富力强,有朝气的!”

    甘建听了心中暗喜,赶忙道:“他可是村民们选出来的。”

    “那是四年多前,应该重新选了。”洪土生笑道。

    “村里大部分青壮年男人在他的建筑公司干活呢!

    除非不想干了,否则村里大部分家庭还得选他。”甘建小声说道。

    “呵呵,要是离了村里这几百人,他的建筑公司还能运转起来吗?”洪土生反问道。

    “话不能这么说。只要建筑公司能承包到工程,就不愁找不到工人。”甘建提醒道。

    “是吗?”洪土生问道。

    “是啊!”甘建点头。

    洪土生想了下,说道:“那我就找可以让他下台的证据!”

    甘建赶忙道:“不要啊!

    土生,你要是这么做了,叔叔我得坐牢,村组干部也都得坐牢!然后再牵连到乡里,乡里牵连到县里……”

    洪土生听了,瞬间惊讶,问道:“你们都做了什么啊?”

    “扶贫资金、退耕还林资金、生态保护专用资金、野生动物保护赔偿金等等,我们只发了少部分,大部分都由村组干部分了。”甘建赶忙道。

    “啊!?”

    洪土生想了下,问道:“我妈被野狼咬死,国家有赔偿金吗?”

    甘建点头道:“有啊!她是三十二岁左右就死了,离女性55岁退休,还有二十三年的劳动力。

    按照最低标准,每年一万纯收入,也有二十三万以上的赔偿金,再加上基本赔偿金三万,至少能拿二十六万。”

    “那,这钱不是被你们分了?”洪土生皱眉问道。

    甘建赶忙道:“土生,我当时还没当治保主任呢……那时候林老书记还是支部书记。”

    “呃……”

    涉及到林平安,就会牵连他儿子林开泰,事情就不好办了。

    洪土生想了下,又问道:“被野狼咬死的赵冰霜公公婆婆呢?”

    “他们都过了退休年龄,只有六万。”甘建说道。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洪土生现在感觉看似淳朴的农村,并不比城里好,甚至还更黑暗。

    “土生,这些你知道就行了,可千万不要对外说啊。”甘建叮嘱道。

    “嗯,甘叔叔放心。”洪土生点了下头。

    饭菜做好了,洪土生推着彭兰儿到了餐桌旁,叫来赵冰霜后,跟甘建喝起了酒。

    想到天色渐黑,没劝他多喝,就吃起了饭菜。

    甘建离开了,赵冰霜清理饭厅,洪土生抱着彭兰儿到了卫浴间,放在了椅子上。

    用两盆热水为彭兰儿擦洗身体后,洪土生将她放在了被单上,又为她推拿了一番。

    听着彭兰儿的娇喘连连,看着她那舒爽的表情,洪土生又自然的生出了反应,他感觉现在的身体越来越敏感了,迟早会控制不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