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没做梦-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36章 没做梦

    “呵呵,土生哥,好舒服啊!”彭兰儿娇媚的看着洪土生说起。

    “舒服就好。兰儿,我去隔壁卧室了,有事你叫我啊。”洪土生说道。

    “嗯。土生哥,你今天在卧室里干什么呀?”彭兰儿忍不住。

    “在花盆里种了些药材。”洪土生小声道。

    “怎么种在卧室里呢?”彭兰儿又问道。

    “防止被偷被毁坏。另外也是模拟它们的生长环境。它们怕强光、怕高温,喜欢潮湿阴凉安静的地方。”洪土生解释道。

    “哦!那你去吧。”

    彭兰儿说完,又拿起了一本医书,开始看了起来。

    洪土生去了隔壁卧室,正在察看土壤的湿度与室内温度,电话铃声响起。

    看到是个陌生的本地号码后,洪土生等了十几秒这才接通:“喂,你好,请问你是谁?”

    “土生哥,是我,玉艳。”

    秦玉艳竟然打来了电话,洪土生很惊讶:“玉艳,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的?”

    “我爸从吴书记那里知道的。

    土生哥,我爸已经对外说了,你只是我的结拜大哥,跟我也没任何亲密接触,还了你的清白……”

    秦玉艳有气无力的话刚说到这,洪土生笑道:“好啊。那我再过几天就来看你。”

    秦玉艳依旧弱弱的说道:“土生哥,你说过要尽快来我家,结果我从昨天一早到现在,都没看到你来。

    我好难过,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

    “啊!?”

    从秦玉艳的声音里,洪土生可以感受到这的确是很久没吃东西的人,才能表现出的状况,赶忙道:“玉艳,你这是何苦呢?

    你的双腿正在恢复期,需要营养和钙质补充,才能好得快。你这样做,会害了你自己的!”

    “你不来看我,我只能这样。反正我就是一个自作多情的女孩子。”秦玉艳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呃……你赶紧吃东西吧!”洪土生皱眉劝说道。

    秦玉艳倔强的说道:“我不吃!你不来,我就饿死在家里。”

    “好吧!你先吃点东西,我明天一早来。”洪土生无奈的说起。

    “那我等你来了再吃。”秦玉艳越发虚弱的说起。

    “呃……”

    想到秦玉艳已经两天没吃东西,已经影响她的伤情,洪土生挂了电话后,马上背起了大背包,锁好卧室后去了隔壁主卧。

    “兰儿,秦玉艳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我得赶紧去看看。

    你和赵冰霜今晚注意着点,把客厅防盗门反锁上后,千万不要再出去。

    要是有任何风吹草动,就马上给甘建打电话。”

    洪土生叮嘱完,随即将手机递给了彭兰儿。

    彭兰儿叮嘱道:“土生哥,你路上小心点。

    秦玉艳那么喜欢你,干脆接她来家里吧,反正这里宽敞。”

    “呃……兰儿,我走了。”

    洪土生不知该怎么回复,很快离开了家。

    走出家门没多远,他就捡了十几块鹅卵石,装进了衣裤口袋里。

    也许是春天到了,山里的食物多,野狼没四处觅食,一路上还算平静。

    洪土生拿着强光手电筒走了五个多小时,眼看已经是1点过后,快到秦玉艳家门口,她家的金毛犬马上“喂喂喂”的叫了起来。

    “嘭嘭嘭!”

    洪土生敲门的同时,喊了起来:“秦叔叔!陈阿姨!”

    连连喊了几声之后,秦奋进已经到了院门前,大声问道:“谁啊?”

    “秦叔叔,是我。洪土生!”洪土生马上回应道。

    “土生!你怎么现在来了?怎么没提前给我打电话呢?”秦奋进有些激动的问起。

    “我的电话留在家里了。

    听说秦玉艳两天没吃饭了,我很担心,所以就连夜赶来了。”

    听洪土生这么一说,秦奋进确定是他后,赶紧打开了门。

    秦奋进拉着洪土生的胳膊,很受感触的说道:“土生,实在太辛苦你了。也不知道玉艳睡着了没有。

    厨房电饭煲里有乌鸡白果汤,你送一碗过去吧。”

    “嗯。秦叔叔,你去休息吧,我去找秦玉艳就行了。”

    洪土生说完,就朝着厨房走去。

    很快,他就舀了一碗热乎乎的乌鸡白果汤,进了秦玉艳的闺房,放在了灯柜上。

    打开灯后,洪土生看到秦玉艳穿着睡衣,一脸憔悴、双唇干裂,似乎已经睡了。

    “玉艳!玉艳!”

    洪土生喊了两声后,秦玉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无神的双眼。

    “啊!土生哥!土生哥,你来了!我是在做梦吗?”

    秦玉艳看到洪土生竟然出现在了眼前,激动的眼泪瞬间又流了出来。

    “你没做梦!”

    洪土生将秦玉艳扶起靠着后,随即舀起一口汤,喂进了秦玉艳的口中。

    “土生哥,你是从井盐村过来的吗?”秦玉艳问道。

    “是啊。”洪土生说完,又给秦玉艳喂了一口汤。

    “现在都大半夜了,你应该饿了吧,你也吃点吧。”秦玉艳温柔的说起。

    “我不饿。你赶紧喝汤。”

    洪土生给秦玉艳喂了大半碗汤后,随即去了卫浴间,端了两盆热水过来。

    “土生哥,你要为我洗脸吗?”秦玉艳问道。

    “我给你洗双腿。重新涂药膏!”

    洪土生很快取下了秦玉艳双腿的绷带和纱布等,小心翼翼的用毛巾为她清洗了双腿,之后重新涂上续骨膏,重新包裹上纱布,缠上绷带。

    “好了。”

    洪土生咧嘴一笑,重新端水为秦玉艳洗了手和脸,将她平放之后,小声道:“玉艳,现在是18号。

    20号早上起来,你就可以下来走动了。到23号你就完全好了。”

    “谢谢土生哥,我现在肚子饿,想吃东西,你给我喂吧。”秦玉艳撒娇般的说起。

    洪土生马上道:“不行,你的肠胃饿了两天,还没适应。

    等到了早上,你先喝汤,之后可以吃一碗稀饭。”

    “好吧,那你上来陪我聊天吧,我这几天好闷的。”秦玉艳期盼的说起。

    “不行。我想去睡觉了。哪个房间可以睡觉啊?”洪土生问道。

    “就我这里啊。”秦玉艳赶忙道。

    “不可能!我去找秦叔叔!”

    洪土生随即去了秦奋进住的主卧门外,喊了几声,却没人回应。

    到了正房中间的客厅,发现也是锁着的,他只得返回了闺房。

    “玉艳,你有家里的钥匙吗?”洪土生问道。

    “没有。土生哥,都快两点了,你就睡我这里吧。”秦玉艳温柔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