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无所谓-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356章 无所谓

    那万一要是她们认可我了,会有什么明显的表现呢?”

    洪土生微笑着回应道:“她们就不会再称呼你姐姐妹妹,而是直接称呼你为赛兰。

    根据她们制定的规则,是这样的,姓名三个或四个字的,称呼后面的名字。

    姓名为两个字的,直接称呼姓名。”

    “好奇怪啊!称呼姐姐妹妹不是更显得亲密吗?”包赛兰不解的问道。

    “呵呵,我叫你赛兰姐好,还是叫你赛兰好?”洪土生反问道。

    包赛兰马上回答:“当然是赛兰好啊!”

    洪土生笑道:“这就对了!既然已经是一家人了,还有必要姐姐妹妹的称呼吗?

    另外,我的女人很多,年纪相近的也不知道谁大谁小,所以直呼姓名是最合适的。

    当然,如果是家里的姐妹很多的话,自然是称呼姐妹们了。”

    “嗯,明白了!土生,我现在只想做你的女人。

    等以后看情况,能做姐妹就做姐妹,她们不接受也无所谓。

    平时我也不会黏着你,偶尔在一起就可以了。”

    包赛兰笑着表态后,洪土生随即抱起了她,问道:“赛兰,你的闺房在哪儿?

    我把你变成我的女人之后,就得去保马文远父女了。”

    “额,土生,我忘说了。

    我爸说,马文远父女没什么问题,九点之前就会送他们回家,以后也不会再有人找他们调查情况了。”

    包赛兰说完后,洪土生赶紧将她放下:“赛兰,带我去你的闺房,我打个电话。”

    “嗯,好的!”

    包赛兰紧紧挽着洪土生的胳膊,领着他朝着二楼走去。

    洪土生也在这期间给马慧莲打去了电话,通知她马文远和马慧芳即将回家,以后不会再接受调查的事情,让她不用再担心了。

    “土生,把手机关了吧。”

    包赛兰说起后,洪土生随即将手机关上,很快就被她拉进了闺房里。

    包赛兰的闺房很简单,进门就是更衣室,之后就是带着卫浴间的卧室。

    “土生,你要不要洗个澡?”包赛兰柔声问道。

    “中午才洗过了呢。你好像也才洗过吧?”

    洪土生问完,随即抱起了包赛兰,将她放在了被单上。

    “土生,还没脱鞋呢!”包赛兰赶忙道。

    “我帮你啊!”洪土生话音落下,已经脱下了包赛兰的绣花布鞋。

    “土生,旗袍不是很好解的,我自己来吧。你也赶紧脱了上来吧。”

    包赛兰催促后,洪土生很快除去了衣裤,上了被单。

    此时包赛兰正在褪下肉色连裤袜,洪土生已经帮她解开了无肩带前开式罩罩,随即抓握上两团无法掌握的饱满,不断的揉捏起来。

    包赛兰随即发出了舒服的叫声,她感觉今晚跟上次为她做避孕推拿和防病毒治疗区别很大。

    那时候洪土生是医生,她是病人。而这次洪土生是她的男人,她是洪土生的女人!

    当包赛兰又褪下了绣花小短裤后,随即温柔的在洪土生耳边说道:“土生,快上来吧。我都好想好想了。”

    “哦!好啊!”

    洪土生随即趴在了包赛兰身上,亲吻起了她的额头,之后再到已经动情粉红的脸蛋和耳垂。

    他的双手则松开了两团动情后更有韧性的饱满,抚摸起了包赛兰柔软的腹部和平滑的小腹,之后就到了她的双腿之间。

    首先在包赛兰的大腿内侧抚摸,轻轻的按揉一会儿之后,开始感受起了娇嫩的蝴蝶小翅膀,只是稍稍的摸了几下,包赛兰已经激动的发出了些透明的汁液。

    包赛兰的双手也从抚摸洪土生浑身开始,很快捏握住了让她震惊的那里,感觉那里越来越大,现在越来越火烫膨胀,她也越来越渴望。

    “土生,我想要了,能不能赶紧进去嘛!”包赛兰撒娇的说起。

    “赛兰,你别急嘛!

    等你完全动了情,这样进去才不会干涩疼痛。”

    洪土生说完,双手再次抓握住了包赛兰因为激动而无比挺立的峰峦,又将那里紧贴在了有些湿滑的山涧口上方和周围。

    他的双唇同时亲吻起了包赛兰已经变得激动的红唇,双唇与她的红唇交错吸吮时,舌头开始在上面轻舔。

    多处敏感的区域都被洪土生占据了,包赛兰现在越发的激动和动情,发出了“嗯嗯额额的”的轻吟,此时她浑身都在颤动,尤其是双腿和美臀更是摇晃得厉害。

    现在的她已经很想了,真的很期待洪土生的进入,但洪土生却只是在上面磨蹭着,让她身心都感到越来越痒。

    洪土生的舌头在贝齿关前舔玩了一会儿之后,终于伸进了包赛兰的檀口,很快接触到了她的俏舌。

    就像是谈恋爱一般,从最开始的接触,再到之后的贴合,最后到互动,最终达到很有默契的互动缠绵,舌头与俏舌很快就熟悉起来,共同沐浴在爱河之中。

    但没过多久,包赛兰就实在忍受不住,主动脱离洪土生的热吻后,气喘吁吁的说道:“土生,快点进来吧!我现在真的好想好想!”

    “好啊!”

    洪土生话音落下,终于不在红嫩的山涧口磨蹭,双手将包赛兰的双腿分开后,随即抵了进去。

    “啊!”

    包赛兰从没接受过这样的庞然大物进入体内,虽然进得不多,但已经完全撑开,感觉无比的热乎和充实,随即发出了极为满足的叫声。

    但随着洪土生的不但深入,包赛兰感觉越发的舒服。

    相比起初恋时代那个小泥鳅,简直是无以伦比的充实,她发出了更为愉悦的“呜呜额额”的叫喊声。

    洪土生终于抵达到了尽头,感觉能包裹一多半,随后就朝着最深处的突起不断的碰撞起来。

    每一次碰撞,都让包赛兰有这一种触电般的感觉,感觉浑身越来越瘫软,越来越无力,似乎全身轻飘飘的,就要飞起来了一般。

    “啊啊啊!额额额!噢噢噢!

    土生!我爱你!我爱死你了!呜呜呜呜……”

    包赛兰此时情不自禁的流出了幸福的泪水,感觉现在能有怎么幸福充实和满足,相比起以往真的是白活了二十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