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老子-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371章 老子

    洪土生此时已经亲吻过了鲁清雪晶莹而又粉红的耳垂,随即吻上了鲁清雪正在不断发出香津的檀口。

    双唇咂磨一会儿,用舌头轻舔着粉唇后不久,随即轻启开了她的贝齿关,深入到了她的口中,找到俏舌戏耍起来。

    鲁清雪很快就被撩拨得不能自持,她感觉亲吻缠绵不过是隔靴挠痒,最终脱离开洪土生的亲吻,急切的说道:“土生,我要!我要你进去,好好的爱我!”

    “呵呵,清雪,你在上面,我在下面,你想要的话,就自己动手吧!”

    洪土生说完,双手又以顺时针和逆时针的方向,揉捏起了两只很有弹性的苹果,做起了丰胸推拿。

    “好吧。”

    鲁清雪随即不再忍耐,抬起小俏臀后,一手把握住剑拔弩张,一手分开了红嫩的入口,低头对准后,缓缓的坐了上去。

    “额唔”

    鲁清雪感觉从未有过的充实和热乎,深入到了她的空虚阴冷的花径之中,很快抵到了一处小突起后,瞬间有了触电般的感觉,情不自禁的发出了“嗯啊”之声。

    不过可惜的是,只进去了一半多,就再也无法进去,鲁清雪随即上上下下的起伏动作起来。

    洪土生此时牢牢的抱着鲁清雪,低头含吮起了嫣红的豆豆,偶尔也会上挺一下,让鲁清雪感觉无比的刺激和畅快,又左右摆动着腰肢,上下晃动着小俏臀,偶尔还带着点旋转。

    不过她的体力实在太弱,很快就感到疲惫,同时也感觉无比的满足了。

    “嗬呼土生,我不想动了,累坏了。”

    洪土生微微一笑:“那我来怎么样?”

    “可以了,我感觉已经很舒服了,要是在做的话恐怕会坏了身子的”

    听鲁清雪这么说,估计她从没感受过这么强大的刺激,只能让她慢慢适应,随即笑道:“那下次就让我来,你只管躺着享受怎么样?”

    “好啊。土生,那我们可说好了啊!”

    鲁清雪娇媚的说起后,洪土生抱着她站了起来,依旧保持着连接,朝着浴室走去。

    打开双人浴缸的水龙头后,洪土生又轻吻起了鲁清雪的粉唇,偶尔的会轻轻耸动一番腰身,让鲁清雪继续舒服过瘾。

    水放好之后,洪土生抱着鲁清雪进了浴缸,再次为她做起了丰胸推拿,之后又在多处分泌雌激素的腺体周围按揉刺激一番。

    鲁清雪则温柔的为洪土生清洗了全身各处,还为他捶过了后背。

    在最后一次亲热缠绵之后,洪土生抱着鲁清雪出了浴缸,两人擦干水后,返回了小厅,重新穿上了衣物,之后又相互搂抱着,耳鬓厮磨了一会儿。

    包赛兰回来后,随即载着两人到了实验中学大门口附近。

    因为洪土生的要求,包赛兰载着鲁清雪去找魏红了。

    洪土生等到放学后,很快就接到了刘丹和刘翠,当然也少不了跟姐妹俩在一起的候飞飞。

    在带着三女前往县中时,洪土生谈起还要去锦官市天府大学接卿凤舞的事情,首先就是刘翠说起,想去见识一下大学的模样,顺便认识一下卿凤舞。

    “除了刘翠要去,还有谁要去啊?”洪土生笑问道。

    “土生哥,我肯定得跟着妹妹一起去见识啊!”刘丹笑着道。

    候飞飞也赶忙说道:“土生哥,还有我。我们三姐妹一起去!”

    “那好吧!既然你们要去,那就把娇娇也叫上!”

    和三女说说笑笑之间,距离县中已经越来越近,之后突然就听到了一个年轻男人在骂人的声音。

    “一个小小的老保安,你有啥资格叫老子挪车?

    老子就不是不挪车,你能咋样?”

    此时紧皱着眉的郑平,看着怒气冲冲的车俊说道:“不是啊。

    大兄弟,我们现在的单位换成了汉坤保安公司。

    公司以及明确做出了规定,任何单位的大门口都不允许停车,即便是在大门口正对的路边,也要求挪走。”

    车俊狂妄的不断的用食指和中指戳着郑平的胸膛:“哈哈哈哈!你这个老保安,敢用汉坤的名义来压老子?

    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是交通局车局长的儿子!

    就算是你们董事长卿董在在这里,他也不敢要老子挪车!

    否则的话,以后修路修桥什么的,有他求我爸爸的时候”

    洪土生此时已经站在不远处,看了好一小会儿了,此时的他很愤怒,随即冷冷的问道:“是吗?你爸就这么牛?”

    “那是!要想修桥修路,不求着我爸,谁也别想好过!”

    车俊说完,洪土生已经到了他面前,拨通了郭为民的电话。

    “喂,郭书记,我现在听车局长的儿子说,他的爸爸很牛,修桥修路都要求他,是不是啊?”洪土生问道。

    郭为民笑道:“交通局嘛,的确是管这些事的。”

    “那就必须得求咯?”洪土生又问道。

    “呃,这个怎么能说起求呢?这个是他们交通局必须要做好的事情。”

    郭为民察觉洪土生的话里有话,马上严肃的说起。

    洪土生随即道:“郭书记,但我似乎听出来,车局长是拿这些项目当作买卖在搞啊。

    必须求才能办,不求肯定不给办。

    那我们县现在要尽快修建好的道路和桥梁这些事情,不是被耽搁了?

    还有啊,找他求办事的,估计不会少了好处吧?

    不然他这个可以当着四十多岁的郑叔自称老子,还敢骂人打人显得很嚣张的儿子,应该买不起一百多万的豪车吧?”

    郭为民感觉可以顺势做些文章,点头道:“嗯不像话!实在是不像话!

    土生,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对我说说,我让市纪委和市反贪局方面尽快调查!”

    洪土生马上将他看到和听到的事情对郭为民说起,此时车俊已经吓得面色苍白,“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啪啪”两下,自己扇了自己两巴掌。

    “呜呜呜呜,土生哥,我错了!是我不好,不该装逼,求你饶了我爸和我吧!”

    洪土生冷冷道:“你不是老子吗?你不是连我卿叔叔都不怕吗?你的面子很大嘛!

    别再跪了啊,起来先把你这破车开得远远的,先把大门空出来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