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帮到底-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38章 帮到底

    四十多分钟后,直升机降落在了前院。

    和赵冰霜取下三个大包后,洪土生将秦玉艳背进了客厅,放在了沙发上。

    “你们先聊着,我去忙了。”洪土生说完,就去了种药材的卧室,放好了大背包。

    三个女人一台戏,现在家里有了三个女人,很快认识熟悉后,客厅内就热闹了起来。

    聊了一会儿之后,赵冰霜很快就去了后院喂猪和鸡鸭。

    洪土生在不久之后,也来到了后院,在鸡舍里挑了只大母鸡,很快杀了去毛,洗剥干净。

    “洪土生,我去外面割红薯藤了。等我回来,就清理家里啊。”

    赵冰霜背起小走廊上的背篓,就打算从后院出去,洪土生赶忙拉住她的手臂,说道:“老同桌,以后就不要再做重活了,我去就行!

    你把这只大母鸡上面的肉剔下来做宫保鸡丁,骨架加点白果拿来炖汤,再用内脏炒个酸辣鸡杂。”

    “洪土生,以后叫我冰霜吧,这样好听些。”赵冰霜说起这话,俏脸突然一红。

    “那你叫我土生,把背篓给我。”

    洪土生取下背篓背上,很快出了后院,将后门锁上后,这才朝着昨天赵冰霜割红薯藤的地里走去。

    还没走出林家大院,迎面走来了一个头顶包着白布的中年女人,此时的她哭哭啼啼的,显得很悲伤。

    “婶娘,你这是咋了?”

    洪土生虽然不认识她,但还是忍不住的问起。

    “哦!是土生啊。”

    女人名叫林秀娥,虽然已经三十三岁了,但五官清秀,长得白净,高高瘦瘦的,看上去颇有几分姿色,只是现在的脸上出现了多道深深的抓痕。

    林秀娥想到洪土生很有本事,加上又跟林书记家关系很好,马上一股脑的对洪土生说了出来。

    林秀娥的男人唐鹏,在宋太旺的隆旺建筑公司干活,但昨天下午从建筑工地的高楼下摔下来死了,之后就被送去火化。

    今天一早,四组组长付尧全到了她家,把骨灰盒送来了。

    她在赔偿承诺书上签字,按了手印后,付尧全这才把隆旺建筑公司的二十万抚恤赔偿金给了她。

    但唐家的那些老人和女人们,得知这个消息后,都跑到了她家,说起唐鹏是他们唐家人,要求分赔偿金。

    林秀娥不愿意给,最终被唐家人围殴了一顿,钱也被搜出来,全部抢走了。

    林秀娥现在是来娘家找人,打算要回钱的。

    但她父母早就死了,没有亲兄弟,堂兄弟们基本上在隆旺建筑公司干活。

    留下来的都是老人和女人,不敢招惹唐家人,去了多家就没人愿意帮她。

    “岂有此理!简直太过分了!”

    洪土生骂了两句后,随即道:“林婶娘,我帮你把钱要回来!你先跟我去家里把脸上的抓伤治了。”

    “谢谢土生,要是能要回钱,我一定给你一万辛苦费。

    本来我还打算去找村长主持公道的,但他这个人……”

    林秀娥想到洪土生跟宋太旺关系似乎不错,没敢继续说下去。

    林秀娥不说,洪土生也明白,他赶忙道:“不用!林婶娘,这事我一定帮你帮到底!

    只要你都听我的,我保证你拿到更多的赔偿金!”

    “太好了!土生,全靠你了!”

    林秀娥跟着洪土生到了后门旁,赶紧把头顶的白布取下。

    按照山村的规矩,带着孝布去别人家是不可以的。

    在客厅里,洪土生用消毒液为林秀娥脸上的抓痕消毒,涂抹了复颜膏后,就从彭兰儿手中取过手机。

    给甘建和李学民先后打去了电话,说了下关于林秀娥的情况。

    当洪土生和林秀娥到了唐家大院时,李学民和甘建早已赶到了这里。

    在他们身边的,还有挎着猎枪,腰上别着警棍,带着红袖标的十几名治保队员。

    甘建小声对洪土生说道:“土生,已经追回了十万,但还有两家人一分都没交。”

    “哪两家?”洪土生问道。

    李学民小声道:“就是唐鹏的大哥、二哥两家,这两家人分别供养着唐鹏的父母。

    土生,于情于理,他们也该得一些赔偿,我看就算了!”

    洪土生想了下,说道:“嗯,但得写一个承诺书,让他们包括唐鹏的父母,签字按手印。

    他们现在已经得了该得的钱,以后就不能再要,再找林婶娘闹事了。”

    “我去找他们两家谈。”

    李学民说完,八名治保队员,护着他进了唐鹏大哥家。

    洪土生和甘建则进了林秀娥家的堂屋,虚掩上门后,洪土生说道:“甘叔叔,宋村长的隆旺建筑公司,只赔偿了二十万,我认为很有问题。

    唐叔叔现在才三十多岁,而且是工作死亡,加上还有强制企业买的意外保险,怎么可能才二十万?”

    “是啊!我认为最低不会低于五十万,莫非是付尧全在上面做了手脚?”甘建皱眉说道。

    “甘叔叔,能不能把付尧全叫来问问?”洪土生说道。

    “付尧全是米文书的小舅子,米文书又是李书记的舅子,他是李书记的人啊!我可不敢去叫他来。”甘建皱眉道。

    “那我去找他!林婶娘,你带我去吧!”

    洪土生叫上林秀娥,十几分钟后到了付家大院,很快到了付尧全家门口。

    得知洪土生找他,三十多岁的付尧全赶紧请洪土生两人进了他家。

    “付组长,你的家挺大挺漂亮的嘛!比城里人住得还好呢!”

    洪土生环顾四唐后,笑着道。

    “嘿嘿,土生,我这家跟林老书记,还有书记、村长家比,还是差多了。”

    付尧全听出了些话外之音,马上抬出了三人作为挡箭牌。

    “付组长,我们单独进客厅说说。”

    洪土生说完,就拉着付尧全进了客厅,付尧全的妻子唐淑芬赶紧给洪土生沏茶,之后又给在院子里晒太阳的林秀娥倒了一杯。

    “婶娘挺贤惠的,她是哪里的啊?”洪土生笑问道。

    “唐家大院的唐淑芬,跟唐鹏是族兄妹。”付尧全笑说道。

    “哦!难怪唐家人都知道林婶娘得了二十万赔偿金了。”洪土生恍然大悟的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