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逼不得已-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378章 逼不得已

    虽然还隔着一层细滑的真丝薄裙,依旧让他深刻感受到卿凤舞的青春健美,引发起他深层次的念想。

    “我知道。应该是我表姐当大姐吧?”

    卿凤舞感受到洪土生的双手,已经从裙摆下方伸进了裙子里,此时正在抚摸着她白皙莹润的双腿,不由得发出了一声轻吟,双手也逐渐的放在了洪土生的大腿边。

    洪土生笑道:“呵呵,也不是!

    姐妹们都是直呼姓名或名字,都是平等的,没有大姐,只是分工不同而已。

    有的在家里负责家务和照看药材,有的在村部和学校,有的在村外工作或学习。”

    “嗯。

    土生哥,我觉得你安排得很好。”卿凤舞点头道。

    “唉!也只能这样了!”

    洪土生叹息后,接着道:“这也怪我。只怪我太多情,又不善于拒绝,所以家里的姐妹们越来越多。”

    “呵呵,一个个的都是美女,又都是那么的爱你,怎么好拒绝。

    要是换做我是你的话,肯定比起你还要主动。

    只要是喜欢我的女人,我也喜欢的女人,不管别的,都先没刻辣舞了再说!”

    卿凤舞这话,让洪土生很尴尬,他“呃”了一声,说道:“凤舞,其实我并不是一个好色的男人。

    本来我回老家时,只考虑要娶兰儿,从此跟她隐居深山,生几个孩子的。

    但考虑到后果,加上遇到了清歌、玉艳、冰霜她们,才会做出这样的安排。

    请原谅我,我真的是逼不得已啊!”

    卿凤舞柔声笑道:“呵呵,土生哥,我知道的。

    放心吧,我明天就对姐妹们说起你的苦衷,以后你也不用再给姐妹们解释了。”

    “行啊!凤舞,你爸爸和妈妈同意我们现在就没刻辣舞吗?

    虽然你已经上大学了,但毕竟还不到18啊!”

    洪土生又问起了这事,他可不愿意因为急着没刻辣舞,导致卿凤舞的父母对他有成见。

    毕竟他不缺女人,也不缺冰清玉洁的女人将第一次奉献给他,就像尹月、胡玉仙、柳香云、阳蜜蜜等女,都还在期盼着他的临幸,实在没必要对卿凤舞猴急。

    “呵呵,土生哥,你帮我家做的事情,就是十个我献给你也补偿不了。

    当然,也不是因为你帮了我家,我就要献身。

    而是我是发自内心的喜欢你,爱你,不想就这么一直吊着。

    只有成为你真正的女人了,跟姐妹们成为真正的姐妹了,我才不用担心,我的爸爸妈妈也才不用为我操心。”

    卿凤舞说完,双手已经移到了洪土生的双腿之间,突然就抓握住了已经生出了很大反应的某物。

    “土生哥,我们就在这飞机上没刻辣舞吧,之后再去卫浴间洗洗,然后你搂着我睡一觉,好不好?”

    卿凤舞一边说着,双手大胆的捏握起了某物。

    “行啊!但明天一早我就要起来,你可不要怪我一早就走了啊。”

    洪土生叮嘱着说起,双手从靠近被丁字裤包裹的神秘区域移开,很快就伸出来解起了卿凤舞的裙带。

    “呵呵,土生哥,我知道你很忙的。放心吧,我不会黏着你,跟姐妹们在一起玩,也是很开心的。”

    卿凤舞该做的表态也都说了,她的双手也移到了洪土生的上身,为他解起了衣物来。

    不久之后,两人都已经赤诚相见,洪土生将空调开到18度后,将后排座位放下后,随即将卿凤舞抱起放在了上面。

    “土生哥,快上来吧。我都等不及了!”

    卿凤舞很是热切的催促后,洪土生随即压在了她的娇躯之上。

    卿凤舞的娇躯细滑而又很有弹性和韧性,不愧是从小练武的,浑身也没有一点赘肉,显得非常的健美。

    感觉就像压在温香软玉之上一般,洪土生很兴奋,随即亲吻起了卿凤舞的已经泛红的耳垂,双手也抚摸起了她的俏脸和粉唇。

    卿凤舞感受着洪土生的爱抚,紧贴着洪土生精装身体耳朵娇躯,激动得微微颤抖,她的双手又抚摸起了洪土生的后背来。

    不久之后,洪土生吻过卿凤舞的额头和脸蛋后,亲吻在了她的粉唇之上。

    卿凤舞虽然是初吻,但毕竟在新加坡留学过几年,也是看惯了亲吻,马上就配合着将玉齿关打开,将香舌伸出,跟洪土生的舌头互动起来。

    四唇交错不断的吸吮着,发出啵啵啵的声音。

    舌头与香舌也在亲密的缠绵亲舔,共同沐浴在不断发出香津和口水的爱河之中。

    洪土生的双手此时已经抚摸过了很多地方,最终把握住了无法掌控的38白玉饱满,不断的捏握着,感觉柔软中带着极强的弹性,最中心还有些硬块。

    这些都是少女还没被男人开发时的表现,一旦被男人开发出来后,就只有柔软,不会再存在有硬块的现象。

    卿凤舞被揉捏得很舒服,不断的发出了“嗯嗯额额”含混的轻吟声,双手也情不自禁的在洪土生的臀部和大腿上摸着。

    她此时感受到已经变得非常火烫和阳刚的某物,不断的在她那淡粉柔嫩、不断出水的神秘细缝上磨蹭着。

    让她感觉空虚发痒,很想要它进入,但它却迟迟的不愿进入,一直在外面徘徊。

    “土生哥,我都很想了,你赶紧进来吧。”

    卿凤舞摆脱了洪土生的深吻之后,马上催促起来。

    “行啊!但是很疼哦!”洪土生笑说道。

    “我知道的。土生哥,你不是有止血粉吗?

    可不可以在为我破身的之前,就弄点止血粉,让我破身也只有一点痛,然后就可以继续没刻辣舞呢?”

    卿凤舞说出这话后,洪土生很惊讶,随即问道:“凤舞,是谁告诉你的?”

    卿凤舞俏皮的笑道:“呵呵,土生哥,不用知道这些。

    我说的办法,你觉得可以吗?

    我想要你对我一直没刻辣舞,不想有什么疼痛,影响了你我的心情,让我能永远回味今晚这幸福美好的破身时刻!”

    “行啊!那我准备一下。”

    洪土生找到衣包里的止血粉小**,洒在了他剑拔弩张的头部后,又分开了卿凤舞那红嫩的秘境口,将一些止血粉涂抹在里面和外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