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 你还装-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387章 你还装

    她越发细心的听起了汪夏荷的叫喊声,偶尔还能听到洪土生发出的粗犷的呼吸声。

    这可是土生在搞事时候的声音啊,听着好动听啊!要是换成搞我该多舒服!

    汪春妮听着听着,就有了很强烈的代入感,一手摸住了罩罩,一手摸到了那一小块遮挡神秘的布料,之后在上面不断的按揉磨蹭着。

    当听到洪土生发出了几声“呃呃啊啊……”的声音后,汪春妮明白那是他喷发了。

    汪春妮闭上眼,幻想着是洪土生喷发在她的体内,心情越发的激动,双手已经伸入了罩罩和丁字裤内,感受到那里已经完全湿了。

    “土生,我被你喷了两次,会不会怀孕呀?

    我现在可还不想怀孩子,不能拖你的后腿。”此时正在享受着洪土生按揉的汪夏荷说道。

    “放心吧,我是医生,该让你怀孕的时候,我才会让你怀上的。”

    洪土生也没解释太多,但却突然听到了外面有别的女人发出的低吟之声,而且很是娇媚。

    “糟糕!莫非是汪春妮回来了,还在听他们做事?”

    洪土生随即注意起来,很快就注意到女人已经起来,之后很快离开的事情。

    “土生,你在想什么呢?赶紧清洗下,出去了。”汪夏荷催促道。

    “嗯。”

    洪土生特意在卫浴间内跟汪夏荷多清洗了一会儿,听到关门的声音之后,这才开了卫浴间的门,抱着汪夏荷回了闺房。

    两人穿上衣物出来之时,重新换了身旗袍的汪春妮已经在客厅里看电视了。

    “姐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汪夏荷到了汪春妮身边笑问道。

    “刚回来啊。”

    汪春妮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又看着洪土生说道:“土生,谢谢你啊,我从周一起,就调去交通局了。

    交通局可是个油水很大,权力也很大的部门啊!”

    洪土生装作不了解,问道:“春妮姐,你不是做接待办主任好好的吗?怎么去了交通局?干什么职务啊?”

    “呵呵,土生,你还装?你郭哥不是最早告诉你了吗?

    我是去临时主管交通局,但估计下个月就是正式的局长了!”汪春妮笑道。

    “恭喜啊!春妮姐,局长权力大还是主任大?”洪土生又问道。

    汪春妮微笑道:“自然是局长权力大!而且以后也不用怎么伺候人了!

    我主管交通局之后,一定要争取把我们县的交通搞好!

    土生,你到时候可要帮我啊!”

    “呃,汪局长,我能帮你干点啥啊?”

    听到洪土生说“干”这个字,汪春妮心里就有些意动,她笑着道:“可以干的事情可多了!

    沿山观光路工程、汉青灵公路扩宽工程、接通汉王镇和青坪乡灵山村的高速路工程、通往灵山村的专用观光铁路,还有剑南县通往锦官市和绵洋市的高铁,就这些工程项目,干十年也干不完啊!”

    “哦!照这么说,这些项目都已经在规划中了?”洪土生笑问道。

    汪春妮摇头道:“哪有啊!现在就汉青灵公路扩宽工程在进行规划设计中,别的只是你郭哥对我提了下,要我做好这些项目的前期准备。

    当然了,像高速路和高铁这样的项目,也不是我和剑南县就能做主的,至少需要省里甚至交通部的支持才行。

    当然了,这还得看剑南县以后的经济发展情况,经济发展越好,那就越能得到支持。”

    “嗯,还是很不错啊!

    春妮姐,只要我能帮忙的,到时候一定帮忙。”洪土生随即表了态度。

    “对了。肖敏将接替我的县府接待办主任职务,据说她昨天下午已经跟吴正光秘密离婚了,但不会对外宣传。”汪春妮看似很平静的说起。

    “嗯。那你还作为前任,什么时候跟她办交接呢?”洪土生问道。

    “明天吧,今天下午休息,明天星期天继续加班。”汪春妮回应道。

    “可以啊。春妮姐,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走了,你跟夏荷两姐妹好好聊聊。”洪土生说道。

    汪春妮赶忙道:“土生,你别急着走啊。

    你可不可以给我也做一次全面深度美容啊?我给钱!”

    “春妮姐,你没必要做吧。”洪土生随即道。

    “能变得像肖敏那样年轻,而且更加完美,我认为花几百万,还是值得的。”汪春妮笑道。

    洪土生摆手道:“现在不行啊!已经没有药了。再等几个月吧。”

    “好吧。那我们可说定了哈!”

    汪春妮说完,洪土生应了声,随即跟姐妹俩告别,很快关门离开了。

    “夏荷,你坐过来!”

    汪春妮马上叫来了余晕未消的汪夏荷,坐在了她的身边。

    “姐姐,什么事呀?”汪夏荷笑问道。

    汪春妮直接了当的问道:“跟土生在卫浴间做舒服吗?”

    “额……姐姐,你?”汪夏荷有些尴尬。

    “你就直说吧,舒服还是不舒服?”汪春妮继续催问道。

    “当然舒服啊,只要他挨着我,就是不做也很舒服。

    只要他进去了,我就感觉很舒服,但之会越来越舒服……反正跟他做,只有更舒服,没有最舒服。

    因为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最舒服的!”

    听着汪夏荷这番话,汪春妮幻想起那些美妙的场景,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她想了下,说道:“夏荷,要是有机会,能不能让姐姐也感受下啊?”

    “额……姐姐,你!这个……”

    汪夏荷感觉姐姐实在太开放,羞得她有些臊得慌。

    “夏荷,行不行嘛?姐姐从小到大难道对你不够好吗?”汪春妮动起了亲情关系。

    “姐姐对我很好。但是,你现在可是郭书记的女人啊。”汪夏荷小声道。

    “唉!”

    汪春妮叹息一声后,缓缓道:“像郭为民这样的高官子弟,现在当县委书记还可以不娶老婆,但只要他升到了市委书记这个坎,为了继续高升,那就肯定会娶老婆。

    一般来说,他的老婆肯定是跟他门当户对的。

    到那个时候,我肯定不可能再跟着他了……”

    “但你现在还是啊!

    要是被郭书记知道的话,那土生怎么办?你想害得他们之间因为你翻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