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野种-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4章 野种

    “不敢!”

    “我们不敢了!”

    “兄弟,你太厉害了!”

    ……

    壮汉们都赶紧畏畏缩缩的回话,让开了前面的路,朝着苟安全那里聚拢。

    “都别跑啊!”

    洪土生冷笑着,很快到了苟安全身边,催促道:“你叫这么多人打我,还不知道你这个领头的叫啥名字,赶紧介绍下!”

    已经被两个壮汉扶起来的苟安全,赶忙说道:

    “兄弟别打我。我叫苟安全,钱沟村治保主任。兄弟,放我们走吧,我们以后绝对不抓你了。”

    洪土生冷哼道:“只是不抓我?说起来我治好了钱理赢的脑子,他和你们都应该感谢我才对啊!”

    苟安全赶紧强装笑颜表态:“对!对!感谢你!我们以后一定不跟你作对了!

    至于钱理赢,我们回去就劝他不要跟你作对,还要重重感谢你!”

    “就这些吗?”洪土生恶狠狠的问道。

    苟安全又赶忙道:“还有他哥,村长钱理进,我们也会劝他好好的感谢你的!”

    洪土生指着苟安全,冷冷说道:“告诉钱理赢还有他哥钱理进,今天这些事我都记下了。

    要是再跟我作对,敢骚扰秦玉艳一家的话,他们两兄弟就等着收尸吧!”

    洪土生说完,双手捡起两块鹅卵石,用力一握拳,鹅卵石很快化为两团砂粒。

    将双手一甩,砂粒全都打进了油菜杆里,一大片的油菜头被齐刷刷的削掉。

    “啊!!!”

    苟安全和壮汉们都震惊了!

    “这次只是让你们受点小小的教训,我打人是很有分寸的,没伤到你们的筋骨,最多三五天就能好。

    以后好自为之,否则绝不轻饶!”

    洪土生冷冷说完,随即转身,大踏步的离开了。

    “主任,我们现在咋办?”一个没被踢的壮汉小声问道。

    “扶好受伤的兄弟,先回村部再说!”

    苟安全捂着受伤部位,看着越来越远的洪土生,眼神中透出了仇恨的冷光……

    走过龙蟒峡铁索桥,翻越过青坪大山,终于回到了井盐村所在的小盆地里。

    在龙蟒山下的三岔路口,洪土生挽起左袖,看了下游龙戏凤镶钻陀飞轮订制金表,已经三点半过后,随即朝着彭家大院走去。

    快到彭兰儿家门口,看到三棵百年核桃树上,拴着三匹马。

    估计有外村人到了彭兰儿家,他随即推开虚掩的门走了进去。

    在堂屋里面,青坪乡有名的媒婆朱葵花,正坐在椅子上口沫横飞的说着。

    “彭木匠,说句实话,我给兰儿介绍这个对象,跟兰儿简直是男才女貌,佳偶天成。

    钱沟村书记钱发喜的小儿子、钱理发钱总,正值而立之年,成熟稳重,有钱有势。

    钱总在钱沟村有个矿产公司,磷矿、煤矿都在挖。

    在剑南县城、青坪乡和汉王镇,他还有几套房子,十几个商铺,身家两千多万,实在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男人啊!”

    听了朱葵花的介绍后,四十多岁的彭福海笑着问道:“钱总这么有钱,条件这么好,为啥看上我女儿了?他不知道我女儿右腿有点瘸吗?”

    朱葵花呵呵一笑,扯开清亮的嗓门说道:“钱总在青坪乡逢场时,见过赶集的彭兰儿,从此一见钟情。

    经过走访了解,钱总认为彭兰儿最适合当他的新娘子!

    另外,钱总决定送彭兰儿去首都燕京协和医院骨科,花五十万找最好的专家教授治疗,肯定能治好。

    只要你们收下我带来的聘礼,钱总会很快派人来接彭兰儿,并带她去燕京做手术!

    手术回来后,就安排你和兰儿去县城里享福!”

    “这个……”

    彭福海很想答应,但这事他说了不算,随即看向了坐在旁边的女儿,说道:

    “兰儿,我说实话。

    我跟钱总之前交谈过,虽然他年纪稍大一点,但没结过婚,长相也年轻,只像是二十五岁左右的人,跟你很般配,你还是同意吧!”

    已经过了十九岁生日,拥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长得白净的瓜子脸、天然柳叶眉,美目含春,秀鼻薄唇,身材高挑接近一米七,身段凹凸有致的彭兰儿,轻轻摇头,用起百灵鸟般悦耳的声音说道:

    “爸爸,我喜欢的是土生哥,要嫁也只嫁给他……其他人我是不会嫁的!”

    彭福海马上冷着脸说道:“你这丫头,咋不听劝呢?

    洪土生身份不明,是你洪阿姨捡来养大的野种,根本就配不上你。

    你洪阿姨一家人,都先后被他克死了,简直是灾星!

    再说了,你洪阿姨安葬后不久,他也走了。

    一晃四年多,也没一点消息,肯定不会回来了,你还傻等他干嘛?”

    彭兰儿马上说道:“土生哥是去给我找治腿伤的药了。我相信他找到后,就会回来的!”

    彭福海气鼓鼓的说道:“他怎么可能回来?就算回来了又能怎样?

    你的腿伤,就是县人民医院的孙老名医都治不好。

    就凭他看了几本地摊上卖的旧医书,没咋治过伤病,就能给你治好了?呵呵,简直是天方夜谭!”

    “我当然能!”

    洪土生突然出现在了门口,笑看着越发成熟美艳的彭兰儿,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啊?!土生哥,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啊!”

    彭兰儿惊喜的看着洪土生,赶紧站了起来,正想投入他的怀抱,却被彭福海挡在前面。

    “彭叔,我要治好兰儿的腿伤,还要娶她!希望你答应!”

    洪土生的话刚说完,彭福海已经到了他跟前,左右开弓的扇了他两个响亮的耳光,怒气冲冲的指着他骂道:“你这个野种!给老子滚!

    我已经答应了钱总,要把兰儿嫁给他!

    只有他才有钱给兰儿治好右腿,过好日子!”

    洪土生两手揉了下脸,昂头朗声道:“我也能!我有信心在一个月内把兰儿治好!”

    “能治好也不行!你一无钱,二无势,我凭啥把宝贝女儿嫁给你受苦?”

    “谁说我没钱?彭叔,这是一百万,娶兰儿应该够了吧?”

    洪土生马上取下了大背包,从里面拿出了十捆崭新百元大钞,码在了茶几上!

    彭福海还从没见过这么多钱,他顿时瞪大了眼,双手颤抖着拿起一捆的同时,激动的问道:“真的还是假的?一捆是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