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药丸-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396章 药丸

    这个王文武头脑灵活,但就是一直不走正道。

    如果改邪归正,重新的话,也算是个人才。

    但要是一直这样下去,又待在村里的话,以后还会给我们村带来很多麻烦。”

    “嗯,我来打电话!”

    李学民很快拨通了王文武的电话,严肃的说道:“王文武,土生现在就在村部,要找你谈话,你赶紧来一趟。”

    王文武赶忙道:“土生找我?他找我干嘛?

    我这次回村之后,不会再做任何坏事,更不可敢跟他做对了。”

    洪土生听到后,马上接通了电话:“是吗?你确定没做过啥坏事?”

    王文武语气诚恳的说道:“是啊!土生,我真的知道错了。

    所以我打算就在家里搞生猪和土鸡养殖,到时候给土特产专卖店提供土猪肉和土鸡肉。”

    “那你为啥要跟李书记大哥说搞打牌娱乐,严重败坏村里的风气呢?”洪土生冷冷问道。

    “我”王文武话刚说到这,洪土生已经挂了电话。

    “李书记、米文书、付会计,你们都回去吧。明天一早还得开村部干部扩大会议,讨论井盐村村规和别墅分配问题。

    我留在这里等着王文武来就行。如果他不来的话,明天我代表井盐村村民们,直接把他赶出井盐村!”

    洪土生这么说起后,李学民三人让他忙完事情也早点休息后,就赶紧回家了。

    不到半个小时,王文武火急火燎的赶来了村部,看到第一书记办公室门开着还亮着灯,他赶紧走到了门口。

    看到洪土生还坐在在办公桌旁看村里的资料,王文武赶紧满脸笑容,说道:“土生,我来了!”

    “嗯,进来把门关上。”

    洪土生很冷淡的说起,让王文武心里越发的不安。

    进来将门关上后,王文武正准备坐在洪土生对面,洪土生突然伸手从口袋里取出了一粒浅的小药丸,放在了王文武身前的办公桌上。

    “王文武,把这个药丸吃了。”

    看到洪土生略带冷笑,王文武看着小药丸,顿时有些害怕,他支支吾吾的问道:“土生,这药丸是啥啊?”

    “也不是啥大不了的东西,你先吃下去再说!”洪土生催促道。

    “我”

    王文武注意到洪土生一直盯着他看,心里越发害怕,他的手瞬间颤抖起来,又说道:“土生,我,我可不可以不吃啊?”

    “不吃?不吃的话,那我马上送你去村外,以后不准再回来!”

    洪土生依旧冷冷的说起,带着些威胁。

    王文武看着药丸,哆哆嗦嗦的问道:“可可这是啥药丸啊?”

    “只要你从此以后洗心革面,改邪归正,勤奋踏实的做个好人的话,它不会要了你的命”

    洪土生的话还没说完,王文武就“啊”了一声,更加的害怕了,但却不敢跑。

    “要是你继续出什么馊主意,想什么鬼点子的话,那很可能就是催命的毒药了。”

    洪土生说完这话后,王文武的眼泪都吓了出来:“土生,我真的没有对李学军说太多。

    我只是说村里现在来了这么多建筑工人,村民们也有钱了,不愁以后生活了,但没有一个打牌娱乐的地方,要是有人搞,肯定能大赚啊。

    之后我也说了,我家里处得太偏远了,还是村部周围,尤其是村部的几个杂货店来搞是最合适的。

    哪知道李学军这个人想赚大钱,就听进去了呢!

    他搞起来这几天,还叫我去玩,但我这几天一直在筹划搞养殖的事情,就没去过”

    听了王文武的自述后,洪土生基本上明白了李学军开设赌场事件的来龙去脉,认为王文武只是随口说说他的想法,主要还是李学军起了歪念头,他随即道:“你这明显就是挑唆他啊!

    来吧,赶紧把药丸吃了!”

    洪土生继续催促后,王文武索性跪在了地上,求饶道:“土生,我真的不敢了!

    以后我有任何想法,都藏在心里,不对人说了。”

    “不管这些,你赶紧吃了药丸,不然我马上送你出村!”洪土生继续威胁道。

    王文武瞬间哭了起来:“呜呜呜呜,我不想离开井盐村。

    我们井盐村现在有了你在,以后会比起灵山村还要好过,打死我也不走!”

    “既然不想走,也不怕被打死,你还怕吃这个药丸?

    赶紧吧,吃了药丸后,我就放心了。

    以后把你当作清歌的表叔看待,安排你做一些适合你的事情做咋样?”

    王文武听了后,既高兴又害怕,问道:“呃土生,你这个药丸,是不是就跟武侠小说里面的什么控制人的药丸一样啊?

    如果我不听你的话,起了歪念,走了歪路,做了坏事,很快就会死?

    如果我一直听你的话,走正道做好事,就没事,只需要每年吃你的解药是吗?”

    “呵呵,你吃下去再说!事不过三,不要让我为难!”

    洪土生继续冷笑着威胁,起身站了起来。

    “呃”

    王文武考虑了一会儿,最终还是颤抖着将小药丸喂到了口中,就感觉很清凉,就像是喝了风油精,但也没那么厉害。

    吞下去后不久,感觉胃部也有些凉快,舌尖竟然还有一点点的麻。

    “土生,我吃了,以后肯定听你的话,做个好人!什么时候找你要今年的解药啊?”王文武赶忙问道。

    “没有解药!”洪土生马上说起。

    “啊?!那我不是死定了?”王文武惊恐的说起。

    洪土生认真说道:“不会!只要你按照你之前说的去做,我保你一生平安,而且也会以清歌的表叔这个身份来对待你。

    但你要是继续执迷不悟,随时都可能无疾而终!”

    “好吧!好吧!土生,我相信你。

    那现在你要安排我做什么呢?”王文武继续问道。

    “村里发生什么不好或者奇怪的事情,记得向清歌第一时间汇报。

    心里有任何发展村里甚至剑南县的想法,或者稀奇古怪的想法,可以给我打电话说说,但不要对别人说。

    此外,你先搞你的养殖,等以后村里开始搞药材基地了,我会看你的表现,任命你为总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