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中医高手-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399章 中医高手

    但她虽然是服毒而死,但在下葬之时,浑身也是软和的,浑身还带着异香,吸引来了不少的蝴蝶和蜜蜂,在她尸体周围翩翩起舞。

    而且基本上看不出她是服毒而死,更像是没有痛苦的自然死亡。

    得知村姑死后,万分悲痛的刘秀后悔应该亲自来找村姑,跟她当面谈情说爱,带她回皇宫。

    但村姑已经自杀,刘秀只能改封村姑为圣母,并为她在圣母泉边修建了圣母庙。

    圣母会,就是村姑死后升天当天的纪念日,在圣母庙前形成的庙会,距今已经快两千年了。

    演变到了现在,已经变成了未婚男女之间相亲求爱的大聚会。

    在圣母会上,男追女或者女追男,主动表白什么的,都不会受到嘲笑,反而会受到围观游客的关注和鼓励支持。

    最近这三四年,县里对文化旅游越来越重视了。

    县文体旅游局和玉泉镇会在参加圣母会的男女之中,选出扮演圣母和光武帝刘秀的,有高中或以上文化、能说会道的俊男靓女,作为圣母会在这一年里的形象代言人。

    俊男靓女一年有三万到五万奖金,一年内会经常在媒体和网络上曝光。

    在这期间,还会被县文体旅游局送去省旅游学院学习深造,大专毕业以后成为介绍剑南县景区景点的专业导游或解说员,成为县文体旅游局的正式公务员。”

    听柳香云讲完之后,洪土生却有了很多重大的发现,认为那个村姑应该是个精通医理、药理、毒理的中医高手,她甚至还擅长易容术。

    有没有一种可能,她当时并没有死,之后又隐姓埋名的继续生活呢?

    她或者她家族的人,有没有后代存在呢?

    不到三天就能治好腿伤的金创药、能让男扮女装的刘秀通过无数道关卡检查顺利返回中原的易容材料、服用后身体不僵硬还散发浓香的真死或假死毒药

    这些东西要是还存在,或者有蛛丝马迹,进行发掘研究,获得成功的话,在中医药界来说,该是多么大的成果!

    “嗯香云,这个传说可信吗?”洪土生问道。

    “世世代代都这么传的。应该可信吧”柳香云回应道。

    “那圣母的墓还在吗?”洪土生又问道。

    “在啊!”柳香云回应道。

    洪土生继续问道:“她的墓被破坏过吗?”

    阳蜜蜜马上说道:“土生哥,在明末清初的时候,战乱很多年,整个天府省都没多少人。

    据说,我们剑南县也只有几十户人还活着。圣母的墓,很可能被毁了,现在的墓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圣母墓。”

    洪土生听了,笑着摇头道:“蜜蜜,这话你就说错了。

    在一千多年前的五代十国战乱时期,我们井盐村就有几十户老祖先,为了躲避战乱和徭役,到了井盐村这个在当时很难被人知道的地方。

    为了防止人口越来越少,也为了防止井盐村具体方位外泄,给井盐村惹来灾祸,还相约立下了女不外嫁的规矩,也就是祖训。

    所以剑南县当时不可能只剩下几十户人,肯定有不少的人是躲到了那些荒郊野外。

    要是圣母或是族人的后人还在圣母泉附近住,我倒是想多了解些情况。”

    “嗯,土生哥,那我带你去见我祖爷爷,他都九十多岁了,精神还很好呢。他应该最了解我们圣母泉村的历史了!”阳蜜蜜笑着道。

    “好啊,那就直接飞去你老家!你到副驾座来坐,为我指路!”

    不久之后,飞机经过圣母泉周围,最终降落在了阳蜜蜜老家的自留地里。

    早已得知消息的阳蜜蜜和柳香云的父母,都迎了上来,还有些大院里的人也都赶来看热闹了。

    “土生!欢迎你来我们阳家!快请进!”

    杨康等人迎着洪土生进了老家的院门后,洪土生很快就看到了一名鹤发童颜的老人,此时正在院里喂鸟。

    “土生哥,他就是我的祖爷爷阳福水,以往是玉泉镇卫生院的中医。”

    阳蜜蜜指着老人介绍后,洪土生眼睛一亮,很快到了老人身边,喊起了祖爷爷,之后详细询问起了关于圣母和圣母泉村的情况。

    阳福水笑着回应道:“土生,我小的时候,就听老辈子说过,在明末清初战乱之后,我们整个玉泉镇都没人了。

    那时候这里就跟大草原一样,连狼、熊、豹子这些猛兽都有。

    我们整个村,都是湖广地区搬迁到玉泉镇的移民后人,根本就没什么圣母或是她族人的后代。”

    洪土生点了下头,又问道:“嗯。祖爷爷,那圣母的墓呢?”

    阳福水小声道:“呵呵,土生,实不相瞒,都两千多年了,圣母的墓早就不在了。

    在我老辈子那一代,就没见过圣母的墓。在我小时候,也没有圣母墓。”

    “啊?!那现在的圣母墓咋又有了?”洪土生问道。

    阳福水更加小声的说起:“嘿嘿,那是三十多年,镇上和村里为了搞活经济重新办圣母会,重建了圣母庙,重新堆起来的圣母墓,就连衣冠冢都算不上。”

    “哦!祖爷爷,请问你的中医术是跟谁学的?”洪土生还是有些不甘心的问道。

    “跟我岳父,也是师父柳泉盛学的。柳泉盛就是柳香云的老祖宗!”

    阳福水这么一说后,洪土生随即看向了在他左右的柳香云和阳蜜蜜二女,震惊的说道:“原来你们还是有血缘的姐妹啊!”

    “是啊!土生!”

    柳香云接着微笑道:“其实不光是我和蜜蜜。

    我的妈妈张美、姨妈张丽和姨父荣兴民,蜜蜜的妈妈任真和舅舅任昭也都是圣母泉村和附近玉江村的,我们都是沾亲带故的!”

    “哦!难怪啊!香云,那你的老祖宗的中医术又是跟谁学的呢?”洪土生继续追根究底的问道。

    “我不知道呀,我问问我爸。”

    柳香云很快就将在厨房里忙碌的父亲柳世成,还有阳蜜蜜的父亲阳康,叫了过来。

    柳世成到了洪土生身边后,就说道:“土生,我小时候有记忆时,我爷爷已经去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