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不用紧张-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404章 不用紧张

    洪土生估计这个时间段,应该是东飞集团的老董事长等高管打来的。

    但现在箭在弦上,又怎么可以让已经动情的柳香云失望?

    他索性没接电话,而是用双手分开了田螺口,尽剑拔弩张随即缓缓的抵了进去。

    “噢呜土生,太紧了!”

    柳香云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紧张期待喜悦而又有些担忧的说起。

    “没事!不用紧张!”

    洪土生想着长痛不如短痛,索性猛地一抵,只感到很快冲到了阻碍旁,接着就将阻碍戳了个稀巴烂。

    “啊!!!!!!”

    柳香云感到无以伦比的痛苦,惨叫一声后,瞬间流出了眼泪。

    “土生,怎么这么疼呀?”柳香云哽咽着弱弱的说起。

    “真的很疼吗?现在有没有好一点了?”

    洪土生也感觉现在很紧,他索性又往前冲了冲,很快又感受到了极大的阻碍。

    “嗯,真的很疼。但是,我是你的女人,就该让你日的,你轻着点啊。”

    柳香云忍着剧痛,依旧在继续的催促着,她可不希望第一次就这样痛苦的过去。

    痛一点无所谓,一定要让洪土生满意,她感觉以后在家里才能说得上话。

    “田螺果然不同啊!但应该还没到尽头!”

    洪土生还在想着这事,就感觉有极强的吸力正在吸着头部,同时极为用力地挤压着他,索性再次猛地一抵,又深入了些!

    “啊!!”柳香云又是惨叫了一声,但这次的痛苦比起之前轻了很多。

    “你的构造比较特殊,忍着点啊!以后习惯了就好了!”

    洪土生说完,亲吻着柳香云粉红的耳垂,分散着她的注意力,双手在泛着粉红的娇躯上不断的抚摸着,之后又在小腹周围做着止痛推拿。

    “土生,手机都想好几次了。你要不要”

    柳香云担心耽误了洪土生的正事,反正现在也深入结合了,她索性问了句。

    “没事!我又来了啊!”

    洪土生话音落下,再次一挺,感觉已经碰到了最尽头的突起,柳香云此刻也深深的感受到了仿佛被点击的感觉,再次发出了“啊”的一声,但却似乎有些陶醉了。

    “香云,还疼吗?”洪土生关心的问道。

    “不太疼了!土生,好好的、狠狠地日我吧!让我哭爹喊娘,终身难忘吧!

    我要把最好的第一次,最完美的第一次给你!”

    听着柳香云如此说着情话,洪土生随即持续不断的耸动起来,柳香云也逐渐的发出了越来越舒服,越来越动情的吟唱声。

    考虑到不能让东飞集团的人久等,洪土生一直不停的动作,感受着田螺不断增大的吸力,最终在一阵滔天巨浪之中,他疯狂的输出,柳香云也感受到了最为强力的击打

    继续动作时,为极度满足还在不由自主轻吟的柳香云做了番避孕推拿,脱离开后,随即给她在田螺口放上纸巾擦拭。

    简单清理之后,洪土生又亲了一口柳香云的粉唇,笑道:“香云,这次被电话打扰了,等下次我一定让你好好的尽兴,让你也好好表现表现!”

    “嗯,土生,我现在还没力气。

    我想睡一觉,你回井盐村时,来接我就行了。”满脸红晕的柳香云慵懒而又无比满足的说起。

    “好的。到时候电话联系”

    洪土生很快穿好衣物,取出手机,看到果然是来自东飞集团总部哈城打来的电话,随即拨了个过去,很快出了柳香云的家。

    正在关门,没想到此时竟然没人接通,洪土生索性挂了电话,看到阳蜜蜜拿着一个行李箱,很快朝着他走了过来。

    “土生哥,香云姐呢?”阳蜜蜜问道。

    “她还在休息,你去陪陪她怎么样?我还得去接人呢”洪土生说道。

    “嗯,那我去陪香云姐吧”

    阳蜜蜜竟然有柳香云家的钥匙,直接打来后,就走了进去。

    在关门的时候,她又听到了洪土生打电话的声音,而人已经很快进了电梯。

    洪土生此时已经上了飞机,他打了几次,终于打通了那个来电。

    “喂!你好!是东飞集团的董事长吗?”

    洪土生记不得姜东对他说老董事长的姓名,索性就这样称呼起来。

    “我是前任佟震。人东佟,雨辰震!”

    接电话的七十来岁的老人佟震,声音还是很响亮的。

    “哦!原来是佟爷爷啊!

    佟爷爷,我是剑南县井盐村的洪土生。

    刚才你给我打电话时,我的手机不在身边。刚才看到之后,就赶紧给你打电话来了。

    真的很不好意思,其实我已经在县城里等很久了”

    听了洪土生这么拉近乎,也很委婉的道歉之后,佟震的怒气消了大半,他语气降低了很多,说道:“土生,我们四个老人现在都在忆金兰总店,已经开始品尝特美食了!”

    “哦!那我马上就来!

    这顿饭我请爷爷们,还请一定给孙儿一个脸面,希望一定原谅我刚才的疏忽!”

    洪土生的话说得很好,佟震的怒气已经全消,他笑着道:“那你赶紧来付账吧!”

    “嗯!马上就来!”

    洪土生笑着挂了电话,不久之后,他在姚小燕的带领下,出现在了佟震这四名六十七岁的老高管所在的三楼雅间。

    虽然是初次见面,但佟震四人却知道是他,都笑着跟他打起了招呼,让他坐下来吃。

    洪土生随即坐在佟震的身边,笑问道:“四位爷爷,忆金兰还有高原特菜品,你们品尝过吗?”

    佟震笑道:“还没有呢。不过土生,我们点的这些已经吃不完了。

    反正我们四个老头子,以后会常住在剑南县,你可以下次请我们嘛!”

    “好吧。那你们继续吃好!对了,要不要喝点酒?”洪土生笑问道。

    “我们年纪大了,喝酒就算了。”佟震摆手道。

    “那要不要喝点度数很低的青稞酒和马奶酒呢?”洪土生又问道。

    “晚上可以,这才上午还是算了。

    土生你也吃啊!”佟震催促道。

    “呃,四位爷爷,实不相瞒,这才刚到十点,我已经吃过两顿了。”

    洪土生随即将之前在玉泉镇圣母泉村又吃了顿饭的事情,对四人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