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 闭门羹-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407章 闭门羹

    彭兰儿听着心动,回想起那晚在飞机上的疯狂和缠绵,脸发红,带着些羞涩的说起:“额,土生哥,蜜蜜不是还没成为你的女人吗?今晚你还是陪蜜蜜睡吧。”

    “可她和香云得住那边啊!”洪土生说道。

    彭兰儿温柔的说道:“也可以让她们住这边呀。

    这样的话,朵朵每天就可以不用去村部打针。我们还可以跟香云和蜜蜜,学习一些简单的西医和护士知识。

    而且早晚多了她们在,还可以更好的照顾药材嘛!”

    洪土生点头道:“嗯,家里的事情,你们姐妹们商量着办。

    对了,新北区的董大志得罪了我,为了赔罪,准备给我送套在天府大学城里的房子。

    我打算安排凤舞,还有红颜药业魏董的女儿魏圆圆,住在那套房子里。

    不过,我在考虑,用谁的**复印件去接收那套房子”

    彭兰儿听洪土生说完后,随即道:“土生哥,现在林叔叔在新北区当区长,而你和凤舞跟他关系亲密,很容易会被人以为是林叔叔受贿。

    所以,我建议找有能力买那套房子,也没谁能从里面挑毛病的姐妹接收。”

    洪土生想了下,说道:“家里不能有做官的,也不能是跟我和林叔叔关系明显的,不然还是容易被人挑出毛病。”

    彭兰儿又想了想,说道:“那就只有田馨和红秀合适。”

    “田馨跟我的关系,在外人看来比较深,还是红秀最合适。”

    洪土生做出决定后,回了厨房,随即说起刚才的事情,跟任红秀要了一张签名备注购房专用的**复印件。

    明天又要继续忙碌规划建设的事情了,加上在井盐村也玩够了,跟姐妹们也更加的亲密了。

    得知洪土生要送卿凤舞去锦官市的天府大学,田馨、任红秀打算回汉王镇别墅,楚天娇、胡玉仙、包赛兰、鲁清雪四女也打算跟着她们去别墅继续聊天,索性都上了飞机。

    坐在副驾座上的卿凤舞系好安全带后,洪土生随即启动飞机,朝着汉王新城的别墅飞去。

    在路上,洪土生让卿凤舞给卿常贵打了电话,很快得知了关于汉王镇老中医刘紫岩和他后人的情况。

    到了别墅,抱着六女逐一下了飞机后,洪土生随即开着飞机载着卿凤舞,朝着汉王镇牛鼻村的刘氏中医院飞去。

    牛鼻村位于汉王新城东北方三公里,村中有座不算高大的牛鼻山。

    在牛鼻山的西侧是通往红岩煤矿和紫岩山的道路,而东侧道路则通往山区的天池乡。

    在这个三岔路口周围,分布着牛鼻村村部、对面占地规模比起村部还要大的刘氏中医院,还有不少的小吃店、小餐馆、小超市、美发店、小旅馆、肉铺菜摊、汽车修理店等,比起青坪乡场镇还要热闹很多。

    还不到一点,飞机降落在刘氏中医院的大院后,很快就赶来了两名中年保安。

    “洪少,卿小姐,你们都来了啊!”一名穿着汉坤保安公司制服的保安,点头哈腰的对二人说起。

    “两位叔,中午好,老院长刘五志今天在这里坐诊吗?”洪土生笑问道。

    保安回应道:“洪少,刘老院长只在周一、周二来坐诊,现在应该在老家紫岩山庄。

    不过院长刘川贝现在应该在他的办公室内休息。”

    “嗯,刘院长的办公室在哪啊?”洪土生又问道。

    保安指着六层高的主楼说道:“主楼五楼。要不,我为你们引路吧?”

    “不用了!谢谢叔,你去休息吧。”

    洪土生说完,拉着卿凤舞一路踩着楼梯来到了五楼。

    很快看到院长办公室的标志后,洪土生敲起了门,笑着喊起了“刘院长”。

    五十五岁的刘川贝,个头中等、有些秃头,此时正在办公室内认真察看汉坤集团传送来的,在县城通往汉王镇的汉东大道与二环路交汇路口附近,占地百亩的刘氏中医院总院的详细规划图,听到洪土生在喊之后,随即问道:“是谁找我?”

    “呵呵,刘院长,我是洪土生。跟我来的是卿董的女儿卿凤舞。”

    一听说是洪土生,刘川贝不由自主的就皱了下眉头,也不知道如今在剑南县知名度最高的他来这里干什么,也没急着起身,又问道:“洪少,卿小姐,我正在忙,你们找我有要紧事吗?”

    “有啊!刘院长,我想请教你一些很重要的事情。”洪土生依旧笑嘻嘻的说起。

    “嗯,有事就直说吧。”刘川贝依旧没有起身。

    “呃,刘院长,我们可不可以进来坐坐?一直站着挺累的”

    随着现在在剑南县的名气越来越大,洪土生所到之处都是众人簇拥,笑脸相迎的,很少遇到说了好几句话,还在吃闭门羹的现象。

    不过洪土生也知道,医生尤其是有中医,都是很有性格的,不一定就是趋炎附势之人。

    又或许刘川贝现在在办公室真的有要紧事,现在不好起身开门。

    “嗯洪少、卿小姐,有什么事情就请说吧,我现在还真的不好给你们开门。”刘川贝依旧没有起身。

    “好吧。”

    洪土生也是有些无奈,继续说道:“刘院长,我想问问你认识玉泉镇的老中医阳福水吗?”

    “略有耳闻。”刘川贝惜字如金的说起。

    “哦!他的师父柳泉盛,据说是你祖爷爷刘紫岩的徒弟是吧?”洪土生又问道。

    “没听我父亲说过,不是很清楚!”刘川贝依旧冷淡的说起。

    “好吧,那打扰刘院长了!”

    洪土生感觉没必要再问,随即拉着卿凤舞离开。

    在下楼的时候,卿凤舞很是不高兴的说道:“土生哥,这个刘院长怎么这么傲气,连门都不给你开啊?

    难道是因为嫉妒你在中医界的名气比他大?”

    “应该不会吧,我主要擅长中医骨伤和美容治疗,推拿手法也是一绝。

    而这个刘氏中医院,根据广告牌上的介绍,主要治疗内科、妇科和儿科疾病。

    我回来之后,也没想过要开中医院。一般情况下,也不可能给普通人治病。我们之间根本没有利益冲突。

    他跟我也不是同龄人,怎么可能嫉妒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