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 启蒙-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421章 启蒙

    洪土生朝着汪夏荷二女点了下头,随即跟着刘虎进了五楼的院长办公室。

    昨天吃了闭门羹,洪土生还感觉很奇怪,但今天见到五十多岁的院长刘川贝之后,却感觉他很热情。

    跟他见面握手之后,刘虎就关门离开了。

    “土生,既然你让我叫你土生,那我以后就一直只有叫了。”

    刘川贝又解释了下,这才笑问道:“土生,不知道你连续两天来找我,有什么要紧事?”

    洪土生感觉还是开门见山最好,免得耽误时间,随即道:“刘院长,是这样的。

    我在玉泉镇的圣母泉村听到了圣母的传说,感觉圣母应该是位中医高手。

    另外也早就听说过汉王镇,是光武帝刘秀在这里修建了汉王城,才得了这个地名。

    所以根据这两个传说,加上我的各种分析,认为在汉王镇靠进大山的地方,应该有圣母和刘秀的后代存在,而且后代之中肯定有刘姓的名医代代流传!”

    洪土生说完,就看向了刘川贝,想从他的脸色和眼神中找到答案。

    刘川贝听了后,却是哈哈大笑:“土生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刘家就是圣母和光武帝的后代咯?”

    洪土生随即点头:“非常有可能!”

    “呵呵,为什么这么说呢?圣母擅长医治什么?”刘川贝笑问道。

    洪土生马上说道:“根据传说,很容易推测出来,她擅长医治骨伤,而且应该会麻醉,估计还会使用毒药,另外还会化妆甚至易容术。”

    “可我们刘家这么几代人并不会治骨伤,我们主治内科、妇科和儿科疾病。

    另外,我们都是在国内多所中医学院,甚至医科大学学过的,这些年也在追求用中西医结合的方式为病人做治疗。”

    听刘川贝这么说起后,洪土生瞬间想到了药丸里以中药为主,但还有西药成分的头痛丸,宋太旺让黄芙蓉长期服用后,导致得恶性脑瘤死亡的药丸。

    不过现在还不能问,毕竟这事现在还不算很重要。

    洪土生随即笑道:“但你的祖爷爷刘紫岩,在还没建国之前,可就是教出了不少徒弟的剑南县名医了,那时候可没有什么医科大学或是中医学院什么的。

    刘院长,我很想多了解下你的祖爷爷刘紫岩,不知道他是否健在?”

    刘川贝随即摇头:“呵呵,如果我祖爷爷健在的话,现在已经是130多岁了,怎么可能还活着啊?

    我才十来岁大时,祖爷爷就已经去世了。”

    “嗯,那你的爷爷呢?还健在吗?”洪土生继续追问道。

    刘川贝瘪嘴摇头的说道:“三年前就已经去世了。他享年102岁,算是我们刘家历代以来,活得最长的。”

    洪土生瞬间睁大了眼睛,感觉发现了什么,发出“哦”的一声,又欣喜的问道:“那你的爷爷长什么样啊?

    他在九十多岁的时候,还在外面走动吗?”

    “嗯……土生,你一直问我这些家事有什么意思?”刘川贝看着洪土生问道。

    “呃……很重要啊!

    说起来,最早对我启蒙的就是一位摆旧书摊的老人。”

    洪土生欲言又止,毕竟这事关系到圣母的医书。

    万一刘川贝一家不是圣母后代,传出去的话,肯定会有很大的影响。

    “什么启蒙?”刘川贝问道。

    洪土生考虑了下,说道:“呃……那个旧书摊,最开始只有一些杂志、报纸,中小学的课本、教学大纲和课外辅导书。

    后来增加了很多五花八门的书,其中就有一些关于医学方面的书。”

    “哦?这个老人看起来年纪多大?什么样子啊?”刘川贝继续问道。

    洪土生继续回应道:“从我读小学,一直到高中,每次遇到他,都感觉他没怎么变,一直像是七十多岁,而且他从来都没说话,一直是打着手势或者写字,感觉像是聋哑人。

    他的容貌,我感觉是比较普通的,没什么特点,头发花白,身高有一米六五左右吧。”

    “那他喜欢穿什么衣服呢?”刘川贝问道。

    “一直都穿着中山服!脚下一年四季都是布鞋。”

    洪土生说完,又补充道:“他一直都是骑着个可以载人的绿色电动三轮车,好像换过两次车,但始终都是绿色的。”

    “嗯……”

    刘川贝随即笑道:“还真的是我爷爷刘半夏!”

    “啊!真的是你爷爷?”

    洪土生瞬间兴奋起来,他赶忙问道:“刘院长,能不能带我去刘祖爷爷的坟前,让我去祭拜下啊?

    他虽然没有直接教过我,但我的医术还真的是看医书得来的。说起来算是我的师父。”

    “我爷爷怎么可能是你师父呢?那我不是该叫你师叔?”

    刘川贝接着道:“你的医术都是你自己学习领悟的,跟我爷爷无关。

    我爷爷只是闲着没事卖卖旧书,打发时间,也不是要特意教你什么。

    何况,他在七十多岁时为了试验药物,声音变哑了,说不出话,也不可能教你。”

    洪土生马上反应过来:“呃……刘院长,要照你这么说的话,你们家早就知道我学了刘祖爷爷的医术?”

    刘川贝赶忙摇头:“不知道!怎么可能知道?

    都是你回剑南县后,我得知你擅长的治骨伤和美容,而且效果神奇,就有些嫉妒。

    也正因为这样,我感觉很尴尬,加上嫉妒,所以昨天我不好意思也不想接待你。

    但没想到你也是看了那三本医书,才获得了现在的成就。

    但我们刘家人没你这个本事,找不到医术上记载的那些珍稀药材。

    虽然家谱中记载,也有老祖先去找到过某记住了珍稀药材,但按照方子制作出来药物效果却很一般。

    其实我们刘家世世代代都在在牛鼻村当坐堂医生,但至少十几代人,都不擅长治疗骨伤。

    如果你非要说我们会,那我们也承认,消消毒、换个膏药、包裹包扎什么的,基础性我们还是会。

    但会跟擅长相比差了太远,所以我们也不敢对外搞骨伤治疗。

    实在没想到,你找到了那些珍稀药材,还能把药效做的非常好,简直是不可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