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似曾相识的感觉-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426章 似曾相识的感觉

    在马三的指点下,洪土生降落在了黄许镇场镇东面的黄龙村村部内。

    马三、马四跟村部内留守的村干部打了声招呼后,就领着洪土生步行到了距离村部有两百多米黄家大院,唯一修建了两层楼,看着像乡村别墅的黄贤寿家门外。

    只要黄贤寿在家,在白天他家的院门是永远都打开的。

    此时已经能闻到从后院传来的,中草药被煎炒和熬制发出来的浓烈气味,洪土生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莫非宋太旺那个害人的头痛丸,真就是在这里买的?

    三人见前院没人,又走到了客厅外,看到依旧没人,马三索性朝着后院,大声喊了起来:“老黄,你在吗?”

    “在啊!在啊!”

    不久之后,四十多岁,穿着罩衣的高高瘦的瘦男人黄贤寿,从后院走了出来。

    “马三哥、马四哥,这位小兄弟,你们是来找我看头痛病的?”黄贤寿看着洪土生三人问道。

    马四随即道:“不是我们,是我们朋友的侄儿小肖。小肖,你去跟老黄治病吧,我们在客厅里看会了电视。”

    马四说完,随即跟马三进了客厅。

    黄贤寿却是领着洪土生去了挨着厨房的一间大瓦房。

    洪土生看到大瓦房内,除了就诊桌之外,还有几张带着帘子的病床,随即坐在了诊断桌旁的椅子上。

    黄贤寿只是观察了洪土生的脸色和眼神,就说道:“肖兄弟,你应该没头痛病吧。”

    “嗯,是啊。但是我的女朋友有。”洪土生随即道。

    “那,你怎么不把女朋友带来呢?”黄贤寿问道。

    洪土生回应道:“我女朋友不在德洋市,在外省。

    我听说黄医生这里治头痛很有效,所以想买到药丸之后,给她快递过去。”

    “哦!那你说说你女朋友的头痛情况。”

    黄贤寿问起后,洪土生随即将黄芙蓉最初有头痛时的症状说出。

    黄贤寿点了点头,又询问起了洪土生女朋友的年龄、生理期时间、身高、体重饮食习惯等,洪土生也都做了详细的回答。

    最后黄贤寿从诊断桌背后的药柜里,取出了用褐色医用塑料**装的药丸,贴上一张粘纸在上面,边写着备注,边说道:“这是一个月的止痛药丸,总共是六十粒,早晚各服用一粒。

    要是一周内没有好转,就去正规大医院的神经科就诊。到时候把药丸拿来,我用原价加上你的来回车费赔偿给你。

    如果效果不错的话,要快吃完了,你带她来,我再对她检查。确定要不要继续吃药。”

    洪土生点头回应:“好的!好的!多谢黄医生!除了这个治头痛的药丸,你还有别的药丸吗?”

    “这是我祖传的药丸,但现在的药材比起以往效果不是很好,所以我也做了些改进。

    这个药丸,只有服用方式和剂量的不同,没有多余的品种。”

    听了黄贤寿的解释后,洪土生笑着问道:“黄医生,多少钱啊?”

    “一百块!”黄贤寿笑道。

    洪土生付钱之后,就和马三、马四离开了。

    在路上,洪土生就取出了一粒药丸,含在嘴里感受起来。

    这药丸跟以往尝过的,害死黄芙蓉的药丸有八分相似,但感觉很纯,没有什么杂味,估计应该没有添加西药成分。

    但洪土生还是决定把药丸送去华西医院进行检验,不管有没有问题,他都会再来找黄贤寿聊聊。

    返回休闲庄后不久,洪土生跟赶来的马大、马五,还有马三、马四和马飞在雅间喝茶闲聊了一会儿,就载着包赛兰、鲁清雪和任红秀朝着德洋市委大院而去。

    得到包赛兰的电话通知,包和平让秘书康清领着洪土生去了他的办公室,之后被包和平带进了休息室内。

    “土生,感谢你转变了赛兰啊!

    现在的赛兰,比起以往任何时候还像女人!”

    包和平这话说完,洪土生笑道:“叔叔,其实赛兰一直就是女人啊。”

    “哈哈哈,不说这事了。

    土生,五一之后,我会升调到省里,接替退休的老何同志,担任省政法委书记。”

    “啊!?恭喜啊!

    叔叔,恭喜你高升啊!”洪土生很高兴的表示了祝贺。

    包和平接着道:“本来,我距离六十岁也不远了,以为会升调到省里担任人大或政协的副职,算是基本上退居二线。

    但没想到国家还要让我再在政法系统干几年,我只能好好的再努力努力。”

    “嗯……叔叔现在还年轻,争取以后上燕京吧。”

    洪土生说完,又问道:“叔叔,你在燕京方面有没有什么关系呢?”

    包和平摇头道:“没有。不过省委书记对我倒是一直挺好的。”

    “哦!那叔叔应该是省委书记的人吧?”洪土生随即问道。

    包和平随即正色说起:“我是国家的人!我这一生,做事光明磊落,不搞什么拉帮结派。

    认为对的就支持,认为不对的就反对。

    该我做的事情我负责做好,不该我做的事情我也不参与。”

    “对!叔叔说得很对!

    那只是当政法委书记,入省常委会吗?”洪土生继续问道。

    “估计至少得有几个月的缓冲期吧。如果都认为我合适的话,也许能当上11人的省常委之一吧。”

    洪土生本想说说林开泰是省长的人,也希望包和平能跟省长保持一致。

    但包和平之前的表态,让他不好说这些,再次预祝包和平能入省常委会之后,就说起要去锦官市了。

    “那好吧,土生,我也不耽误你时间了。你去忙吧。”

    包和平送洪土生出了休息室后,就目送洪土生离开了办公室。

    在路上,洪土生给任红秀打过电话后,任红秀也从包赛兰家离开,很快上了飞机。

    华西医院位于锦官市城中心,但直升飞机根本不能进入主城区和周边区域。

    洪土生依旧将飞机停在天大休闲广场,就领着任红秀坐上出租车,朝着市中心的华西医院而去。

    见到许名章后,洪土生取了些治头痛的药丸交给他,请求帮忙尽快拿去化验出结果,就又和任红秀坐着出租车,直接回到了卿凤舞和魏圆圆住的天大名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