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章 我绝不答应!-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428章 我绝不答应!

    洪土生重新来到人间烟火后,在大堂等候的卿凤舞三女随即招呼着他上了二楼的5号雅间,很快坐在了卿凤舞和魏圆圆的中间的餐椅上,跟曹婉婷面对面。

    “土生,谢谢你昨天帮了我。今晚这顿我请客。”曹婉婷笑道。

    洪土生随即平淡的说道:“曹讲师,其实你应该感谢凤舞。

    如果不是她叫我,我恐怕不会出来管你跟李家华的闲事。

    现在因为你的事情,凤舞、圆圆和我出了面,牵连到了凤舞的姑父林区长,甚至还会让凤舞和圆圆有生命危险……

    说实话,我真的感觉很不值得!”

    “额……”

    曹婉婷没想到洪土生会这么说,也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用意,随即站起来朝着洪土生三人鞠躬,很是歉意的说道:“对不起!

    土生、凤舞、圆圆,都怪我遇到了一个渣男,连累了你们和林区长。

    但是,现在道歉已经没用了!

    李家华的大伯李长城在新北区威信极高,被我们本地人称为大老板。

    本地官员和社会上的都听他的,包括区委书记曾幸福也是他的忠实心腹。

    而且李家华的爸爸李长江也很有钱,他们家的长江集团,至少有两三百亿,又被我们本地人称为二老板。

    凭着他们李家的势力,的确会极大的影响林区长以后在新北区的工作和发展。

    但是我也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了……

    我爸根本没想过要找林区长汇报情况,他现在已经去了李家,找李长江请罪去了。”

    洪土生随即点了下头:“嗯……既然你爸去了李家,那我祝福他能获得李家的原谅。

    同时,我希望他能说点好话,帮着林区长跟李家化解矛盾。

    就说我们不认识李家华,只是为了帮你,所以才报警什么的……你看行不行?”

    “额……”

    曹婉婷不可能知道,因为今天上午省里召开常委会,就因为李长城的事情,让省长跟省委书记等有了嫌隙。

    她只是单纯的考虑李家华被送去戒毒所强制戒毒,李家很难原谅她和她家。

    他的父亲又怎么可能靠着说些好话,就能化解得了李家跟林开泰的矛盾呢?

    “行不行啊?”洪土生催问道。

    “我,我给我爸打个电话。”

    为了显示歉意和诚意,曹婉婷当着洪土生三人的面,很快拨通了父亲曹阳光的电话,还按了免提键。

    此时曹阳光已经在李长江家的别墅客厅等候了,但李长江还没回来。

    李长江的老婆曾美想到儿子进了戒毒所,大哥李长城还被省长在省常委会上发难还被严重警告,看着曹阳光也很来气,连茶水都没泡,就把他一个人晾在了客厅里。

    接通曹婉婷的电话后,曹阳光问道:“女儿,有事吗?”

    “爸爸,你现在在哪儿呢?”

    “我还在二老板的家里呢,但二老板还没回来。二老板娘也不待见我,连茶水都没给我一杯。”曹阳光环顾四周无人,小声道。

    曹婉婷随即道:“嗯。爸爸,我中午对你说的,让你去找林区长汇报情况,你怎么不听啊?

    本来今天这事就是李家华不对,我也不喜欢他这样的寄生虫,这辈子肯定不可能嫁给他,你何必热脸去贴冷屁股呢?”

    曹阳光面容悲苦的解释道:“婉婷,林区长只是来镀金的,以后肯定会离开新北区。

    我找他汇报情况,向他靠拢没什么用。

    我和我们家可是一直住在这里,我们的根也在这里。

    如果我不找大老板和二老板赔礼道歉的话,我和我们家很快就会完蛋的。

    你的生命安全,甚至我们一家的生命安全都不会有保障。”

    “爸爸,那你怎么赔礼道歉?”曹婉婷问道。

    “我打算送两间商铺给二老板,另外我也希望你能跟李家华继续交往。”曹阳光说道。

    曹婉婷坚定的说道:“不行!我不可能跟李家华这样的渣男在一起的。”

    曹阳光随即苦口婆心的劝说道:“婉婷,你怎么不听爸爸的话呢?

    李家华虽然贪玩,看起来没什么本事,但却是爱你的。

    等他戒毒出来之后,你们就尽快办结婚证,国庆节或者春节前就结婚!

    只要你成了李家的儿媳妇,生下一两个儿子,以后你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母凭子贵,享尽荣华富贵。我们家,我们的亲戚都会跟着沾光!”

    “不行!我绝不答应!”曹婉婷越发不满的说起。

    “这事就这么定了!”

    曹阳光看到李长江已经进了客厅,说完就挂了电话,赶紧起身满脸堆笑的朝着李长江走去。

    “李哥,今天上午的事情,实在是不好意思。”

    李长江放下公文包,冷冷的看着曹阳光,随即指着他骂道:“曹阳光,你个混蛋!你养的什么女儿?!

    我的宝贝儿子被关进戒毒所了,我们李家的脸都被丢光了。

    现在新北区甚至锦官市很多人,都在看我大哥和我的笑话,你只是说个不好意思,就想解决问题了?”

    听到李长江骂他,深知李长江秉性的曹阳光,反而不是那么担心了,他随即收起笑容,严肃的说道:“李哥,这事我已经好好的批评了婉婷一顿,她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李哥,今天婉婷的生日,的确是身体不舒服,想要休息,所以没办法去陪家华贤侄。

    加上有林区长的侄女卿凤舞和那个肖学文捣乱,才会闹出上午的事情。

    但是,其实我觉得,上午的事情发生后,李市长送家华贤侄去戒毒所戒毒是好事……”

    李长江瞬间坐在沙发上后,大声道:“好事!?狗屁的好事!

    我们李家的脸都丢尽了,还好事!我老婆现在还在房间里伤心呢!”

    “我知道!我知道!

    但是家华贤侄年纪轻轻的就吸毒几年,你们以往也管不了。

    以后要是身体吸垮了,怎么传宗接代?

    还有,他迟早是要接班的,李家这么大的产业,要是因为他吸毒和各种挥霍败光了,那时候就严重了。

    所以我认为这次让他吃点小苦,受点小罪,其实是对他的一种磨练,出来后反而能吸取教训,这就叫否极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