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 废了他-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430章 废了他

    此时已经捡起手机,正在用纸巾捂住出血鼻孔的曹阳光,很是痛苦和害怕的说起:“呃,李哥,可我是新北区的城管局局长啊。

    我家世世代代也都在这里,你让我去哪儿啊?”

    “我管你去哪!快滚蛋吧!你这样的混蛋在这,会污了我家地毯!”

    李家华狠狠的推了一把曹阳光,曹阳光明白事情已经无法再挽回,随即叹了口气,垂头丧气的出了客厅……

    在被李长江挂了电话之后,曹婉婷就看向了卿凤舞,乞求般的说道:“凤舞妹妹,我拒绝了李家的婚事,李长江肯定不会绕过我家。

    估计我爸的城管局局长是保不住了,能不能帮忙给林区长说说,让林区长收留我爸,给他安排些别的事情做呀?”

    “呃……”

    卿凤舞对于官场上的事情,其实一点也不清楚,她随即看向了洪土生:“土生哥,你帮帮忙啊!”

    “我怎么帮?即便林区长要安排,但曹局长也得去找林区长当面汇报情况……我能帮他什么?”

    洪土生说着这话的同时看着曹婉婷,曹婉婷稍稍一考虑,问道:“土生,你的意思是说……

    如果我爸去找林区长,林区长会真的接受我爸?帮我们家度过难关?”

    洪土生微微一笑,问道:“曹讲师,不知道你爸这些年为官的名声怎么样?

    各种违法违纪的事情,做得多不多?你家有多少资产?”

    “额……”

    曹婉婷又想了想,说道:“我爸一心想升官,这些事情没怎么做过。

    我家除了以往修建大学城时,拆迁赔偿的两套房子和两个商铺外,就没什么资产了。

    也正因为这个,所以我爸想让我嫁给李家华,过更好的日子。”

    “好吧,我相信你一次。”

    洪土生随即要过魏圆圆的手机,拨打起了林开泰的手机。

    不久之后,林开泰接通了电话,洪土生随即说起了之前曹阳光去找李长江和解,但因为曹婉婷拒婚而失败的事情。

    “算了,再给他一次机会。

    我现在还在办公室,让他来找我!”

    林开泰说完就挂了电话,洪土生对曹婉婷说起之后,曹婉婷赶紧给曹阳光打去了电话,依旧放在烧烤桌上,按了免提。

    曹阳光刚出李长江家不久,还在路上开车,接到女儿的电话后,就停在了路边。

    “爸爸,对不起,我真的不愿意嫁给李家华,我感觉要是嫁给他,我这辈子肯定生不如死。”曹婉婷首先道歉。

    “唉!”

    曹阳光叹息一声,说道:“婉婷,我也感觉不该逼你。

    李家这些人都是心狠手辣,翻脸无情的角色。你要是嫁过去了,只要不顺他们的心意,肯定会被各种虐待。

    刚才你拒绝之后,李长江朝我扔手机,把我鼻子砸出血了。

    我现在对他和他大哥一点念想也没了,我打算听你的,去找林区长汇报情况,投靠他。”

    “嗯,太好了。

    爸爸,你去林区长的办公室吧,他还在那里。”曹婉婷笑道。

    “好的。那就这样了。”

    曹阳光挂了电话之后,再次启动汽车,朝着区政府开去……

    “好了。曹讲师,既然曹局长去找林区长了,你就赶紧吃东西吧。”

    洪土生说完,才给曹婉婷拿了一串无骨鸡爪,放在了她的碗里。

    “谢谢土生!土生,你叫我婉婷姐吧。我跟凤舞和圆圆,都是姐妹相称的。”

    曹婉婷笑着说完,吃起了鸡爪。

    “好吧,婉婷姐。你们都没对外说我的真实姓名吧?”

    洪土生又问了句,还是担心因为这事,导致领导说他插手官场事务,然后带他回去。

    曹婉婷摇头道:“没有。土生,就是在区公安局做笔录的时候,我和董所长都说你是肖学文,是天府大学的学生。”

    “嗯,这就好!”

    洪土生此时已经吃好了,他又给曹婉婷递上一串烧烤鸡胗,又引来了曹婉婷的道谢。

    “婉婷姐,既然你是我姐,就没必要说什么谢了。你们继续吃吧,我去趟洗手间。”

    洪土生说完就走出了雅间,朝着洗手间而去。

    还在洗手间里撒尿,突然就涌进来了十几个看着就像是混混的年轻人。

    “肖学文!”

    一个脖子上挂着手指粗细黄金项链,剃着光头,二十七八岁,长得高大魁梧的混混头,很快就出现在了洪土生不远处。

    洪土生抖了几下,拉上裤链后,这才看向了光头,问道:“找我啥事?”

    “你他玛果然是肖学文啊!我他玛还担心误伤了人,不好交代……兄弟们,把这小子给我废了!”

    光头话音落下,他身后的混混们都从腰间抽出了警棍,打开开关后,发出了“滋滋滋”的电流声。

    “给我上!”

    光头再一发令,洪土生已经抢先到了他的跟前,一个飞踢,就将他连带着身后的几个混混踢到在地,发出了阵阵的惨叫声。

    “谁敢上来?”

    洪土生怒视着剩下的混混,浑身充满了杀气。

    此时胆小的混混已经后退了,但还有几个胆大的,相互递着眼色,突然喊出了“杀”的声音,朝着洪土生挥舞起警棍,扑了上来。洪土生纵身跃起后,一个360度旋转飞踢,就将这几个混混都踢翻在地。

    剩下的混混都害怕了,也顾不上光头等还躺在地上,暂时爬不起来的混混,都一窝蜂的跑出了洗手间。

    “谁派你来杀我的?”

    洪土生一脚踏在了光头的胸口上,光头再次发出了惨叫。

    随着洪土生脚上不断用力,光头感觉极为胸闷,赶忙道:“兄弟,别,别这样,我说。求你别再折磨我了。”

    洪土生听了冷冷一笑:“呵呵,我还以为你是啥硬骨头呢?我可没逼你说啊。

    不过,你要是敢骗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不敢!不敢!”

    光头随即道:“我是强哥的人。

    强哥也没说要杀你,只是说让我们把你手筋、腿筋挑断,变成废人而已。”

    “卧槽!变成这样的废人,那岂不是生不如死,还不如杀了我呢!

    强哥叫啥姓名?住在哪?他又是谁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