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 无法无天-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431章 无法无天

    洪土生注意到其他几个倒地的混混想要起来,随即在每个人胸口踏上一脚,让他们继续躺着。

    听着几个混混先后发出的惨叫,光头又赶忙道:“兄弟,强哥全名朱光强,是我们新北区公认的大哥。

    他在城北区和锦官市都有住的地方,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

    “还没回答我他是谁的人呢!”洪土生冷冷说道。

    “呃……兄弟,新北区有三大老板……”

    光头想到说出去,被躺着其他几个混混传播的话,以后就不好再在新北区混了,又道:“你也问问其它几位兄弟啊!”

    “好!”

    洪土生也算给了光头一条活路,他随即挨个问起了其他五个混混,终于得知朱光强是李长江老婆曾美,也是区委书记曾幸福的表弟。

    “这么说,是李长江要废了我?”洪土生又问起了光头。

    “兄弟,这事我们就不知道了,你得找强哥当面问问才行啊。”光头苦着脸说起。

    “嗯……你们把姓名和手机号留下,就都走吧。”

    洪土生记录下光头六人的手机号后,随即将六人扶起,让他们相互搀扶着离开。

    重新回到雅间后,洪土生压根没提刚才发生的事情,又陪着三女吃了点烧烤,这才到了大堂。

    曹婉婷正准备用支付宝结账,接到了母亲付婷的电话。

    “呜呜呜呜,婉婷,你爸出车祸了。”

    听母亲这么说起后,曹婉婷发出了一声尖叫,顿时懵了。

    洪土生让卿凤舞和魏圆圆将曹婉婷扶着,取过了她手上的电话,随即问道:“曹局长现在在哪?”

    “你是谁?”付婷问道。

    “我是肖学文。”洪土生随即道。

    “肖学文?!都怪你,要不是你,我家老肖也不会出事……呜呜呜呜……”

    付婷咬牙切齿的说完之后,又哭了起来。

    “阿姨,这事能怪我吗?肖局长现在在哪家医院?我来看看!”洪土生随即道。

    “据说在区人民医院,正在进行抢救!”

    付婷说完,就哭着挂了电话,随即开着车朝着区人民医院而去。

    洪土生看到曹婉婷此时发愣,赶紧按揉了几下她的头部和额头,看到她恢复过来后,就将曹阳光在抢救的事情对她说起。

    “土生,可不可以带我去见我爸爸?”曹婉婷哀求的说起。

    “呃……好吧。”

    洪土生答应下来之后,就让卿凤舞和魏圆圆回住处,跟任红秀好好的聊天或者休息。

    他没回去之前,千万不要给任何人开门。如果有人砸门破窗,马上打电话报警!

    “土生哥,你放心吧,我们会保护好自己的。”

    卿凤舞说完,就和魏圆圆手拉手的离开了。

    洪土生也在付款之后,搀扶着内心悲痛的曹婉婷,出了烧烤店,很快就上了一辆出租车。

    “帅哥、美女,你们去哪?”司机问道。

    “去新北区人民医院!”洪土生说完就关上了车门。

    出租车开动之后,曹婉婷闭上了眼,默默的哽咽着流着泪水,不久后就将头靠在了洪土生身上。

    洪土生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轻轻为她的头部做着按揉,希望能减轻她的痛苦。

    车开出大学城后,又开了一段路,突然就停了下来,紧接着司机也从车里走了出来。

    “大哥,医院到了?”洪土生赶忙看向司机问道。

    “你们等一下,我去上个厕所。”司机说完,就小跑着离开了。

    “上厕所?”

    洪土生环顾四周,发现竟然被拉到了一条四周没有任何建筑的新修道路上,就发觉不对。

    发现用手打不开车门,赶紧一把抱住曹婉婷,一脚踢开了车门。

    跳到车外之后,就抱起曹婉婷,朝着逆风的远处飞奔。

    “轰隆隆!”

    汽车在身后三十米发出了剧烈的爆炸声,洪土生赶紧卧倒,将曹婉婷压在了身下,牢牢护住。

    幸好跑的是逆风方位,加上这里算是郊外,现在晚风比较大,洪土生和曹婉婷没有任何的损伤。

    洪土生半坐起来,四周观察,早已不见了司机,他随即给林开泰打去了电话。

    “什么?曹阳光出车祸正在急救?怎么没人对我汇报?”

    林开泰还没震惊完,又听到洪土生连续两次遭袭,更加震惊的同时,也更加愤怒的说道:“这些人实在太无法无天了!

    土生,你现在在哪儿?我马上派人来接你。”

    洪土生也不知道这里是哪儿,正准备打开,察看**,曹婉婷说起这里是天府大学城外的新汉大道,他随即对林开泰说起就挂了电话。

    “土生,谢谢你救了我。”

    曹婉婷现在已经不再哭泣了,她的心里充满了对李家人的仇恨。

    虽然现在还没有证据表明是李长江派人制造的车祸,但曹婉婷认为除了他,也不可能会有别人。

    “婉婷姐,你妈说我害了你爸,我现在也感觉很惭愧。

    如果我今天早上不管闲事,你现在已经算是李家的少奶奶了,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而且你爸还会高升……”

    洪土生一边说起,一边警惕的看着周边,防止再有什么暗杀情况。

    曹婉婷很快捂住了洪土生的嘴:“别说了!

    土生,我知道他们李家是什么人。如果我真的嫁给了李家华,我这辈子肯定受尽折磨,生不如死。

    还得在人前表现得很幸福,不然我爸妈也不好过。”

    洪土生轻轻拿开曹婉婷青葱般的玉手,瘪嘴说道:“但也比现在这个局面要好吧。说起来真的怪我多管闲事!”

    曹婉婷摇头道:“不!土生,我真的不怪你!

    是你救了我两次,我真的很感激你的。

    如果我爸不去找李长江,而是听我的话,直接去找林区长,就不会出事。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也不知道曹叔叔的情况怎么样了?”洪土生缓缓道。

    “根据李家人的做事风格,我爸凶多吉少。但我不会再悲痛,我一定要告发李家!让他们受到法律的严惩!

    土生,你可不可以帮我?”

    曹婉婷的话刚说到这,手机铃声再次响起,看到是妈妈的手机号,她赶忙接通:“喂,妈妈,你到医院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