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 看透-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433章 看透

    “那我现在就脱!”

    曹婉婷马上解起了女士衬衫纽扣,洪土生赶忙阻止:“等我走了,你再脱吧。”

    曹婉婷想到现在跟洪土生没什么关系,也没必要表现得那么不在乎,随即点头:“嗯,土生,我爸爸妈妈都没了。

    以往家里那么多亲戚朋友,竟然都没一个来的,估计他们都怕李家人,所以不敢来。

    我真的看透这些人了!

    爸爸做官这些年,尤其是我跟李家华交往之后,经常有人上门送礼,请客吃饭什么的,现在竟然这样了……”

    “现在社会就是这样趋炎附势,很正常的。”洪土生安慰道。

    曹婉婷又点头道:“嗯,我以后会自强自立的。

    但是,土生,在李家人和他们的哪一大伙人被抓之前,我估计他们不会放过我。

    所以,我肯定不能再在天府大学当讲师了。”

    “婉婷姐,我看你还是暂时离开这里避一避。想好去处了吗?”洪土生问道。

    曹婉婷随即道:“土生,我想去你的老家井盐村。

    我听凤舞说,那里四面环山很安全,还有个小学校。

    我是教大学的,教小学生应该没问题吧?”

    “可以。婉婷姐,你先休息。我送红秀去机场返回之后,就载着你去我们井盐村。”

    看到洪土生答应下来,曹婉婷随即露出了带着哀愁的微笑:“谢谢你土生!”

    洪土生为了让曹婉婷宽心,赶忙道:“婉婷姐,以后不要再说谢了!

    从今以后,我们就是亲姐弟,我会照顾好你,直到你找到你喜欢也喜欢你的男人嫁出去为止。

    你放心,我会尽快帮你报仇,也为我自己报仇的!”

    “嗯……”

    曹婉婷目送洪土生离开后,随即除去衣物,很快躺下,眼泪又一次情不自禁的流出……

    已经快九点了,洪土生和任红秀乘坐一辆省厅警车前往锦官市机场途中,许名章给洪土生打来了电话。

    经过华西医院做的药物成分和药理分析,那些治头痛的药丸是用十几种纯粹中药材熬制,之后糅合烘烤制成的。

    基本上没有毒副作用,可以说是非常好的预防和治疗初期头痛的中成药。

    “谢谢许爷爷……”

    洪土生正准备挂电话,许名章却问起了这个药丸的来历,还想跟制作药丸的人见见面。

    洪土生随即将黄许镇黄龙村的黄贤寿介绍给了许名章,许名章也打算在明天就去拜访一下。

    “嗯,既然这样的话,许爷爷,你明天六点左右来天府大学城的天地广场。

    那里停着我的直升机,到时候我们一起去。”

    洪土生说起后,许名章很高兴,马上答应下来。

    洪土生放下电话之后,任红秀又依偎到了他的怀中,两人很快相互抚摸亲吻起来,一直到了锦官机场为止。

    目送任红秀进了贵宾通道,通过安检之后,洪土生再次坐着省厅的警车返回。

    在路上,前排副驾座上的省厅陆警官接到了电话,通话结束之后,就将得到的最新消息转告给了洪土生。

    光头等六名混混都已经被省厅的人带走了,自然也供出了朱光强这个在新北区盘踞多年的黑老大,也供出了朱光强指使他们想废了洪土生的经过。

    不过现在,省厅还没查到朱光强在哪,也无法进行抓捕审讯。

    找不到朱光强,得不到口供,也没办法去动李长江,更无法动曾幸福和李长城,所以现在只能备案,继续暗中查找。

    至于造成曹阳光和付婷两口子死亡的两期车祸,肇事司机开着肇事车辆都跑了。

    此外在大学城接洪土生和曹婉婷的出租车,竟然不是正规出租车公司的,使用的顶灯号和车牌都是假的。

    更为奇怪的是两起车祸和一起蓄意谋杀的汽车爆炸,竟然都没有监控视频,省厅的人怀疑,一定是新北区交警队的人做了手脚。

    虽然现在省厅督查组的人,正在对交警队的队长和几名副队长等做调查,但估计也查不出什么名堂。

    陆警官最后总结道:“土生,新北区这个社会环境,真的很不理想啊!

    我感觉简直是铁板一块,想要查清案件、办好案子的难度极高啊!”

    “是啊。辛苦陆警官了。”

    洪土生心里倒是有很多想法,但也不可能对不熟悉的陆警官说,只能说些冠冕堂皇的话。

    在天大名苑大门口,洪土生下车之后,很快回了住处,已经是晚上十点过后。

    看到客厅没人,估计卿凤舞二女已经睡了,随即拨打起了庄梦蝶的手机号。

    没想到庄梦蝶竟然关机,洪土生也不可能给她爸和领导们打电话汇报情况,只得打开了魏圆圆的卧室,准备用她的手机跟林开泰联系。

    卧室里没人,洪土生又打开了卿凤舞的卧室,发现卿凤舞和魏圆圆睡在曹婉婷的两侧。

    现在三女都已经睡着,洪土生很快找到了魏圆圆的手机,出门之后坐在客厅沙发上,拨通了林开泰的手机。

    “叔叔,是我。你现在在哪儿呢?”洪土生问道。

    林开泰有些疲惫的说起:“刚回到家。

    之前区里开了常委会,曾幸福等其他常委,都指责我小题大做。

    因为两起意外的交通肇事逃逸事故,还有小混混打人事件,就引来了省公安厅的人进驻新北区调查,影响了新北区在省市领导和企业家们心目中的形象。

    常委们一致要求我,以后不要去管其它闲事,就负责好招商引资和企业家们的投资发展建设,别的事情他们自然会处理好。”

    洪土生皱眉道:“哦!这么说,等于是在限制你的权力,只是把你当成为他们谋取巨大利益的工具?”

    林开泰叹息一声道:“是啊!土生,新北区这样下去的话,不需要人鼓动,企业家们也会看出问题,谁还愿意在这里投资发展呢?

    难怪这里的条件不错,但一直发展不起来,原来也是跟这里的社会环境有极大的关系。”

    洪土生想了想:“叔叔,省长把你升调到这里来,估计也是有打算对李长城这一伙人开刀,甚至全盘拿下,彻底改变新北区社会环境的考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