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 小富即安-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437章 小富即安

    “婉婷姐,你也吃啊!”洪土生吃过之后,笑看着曹婉婷说起。

    “嗯!”

    曹婉婷随即听话的,细嚼慢咽的吃了个小笼包,之后继续给洪土生喂了起来。

    直升飞机降落在黄龙村的村部大院后,洪土生首先开了机舱门,接许名章下了飞机。

    “土生,我也要来!”曹婉婷赶忙开了舱门,就准备往下跳。

    “别急!婉婷姐,你不在飞机上休息吗?”洪土生问道。

    曹婉婷随即道:“我休息好了,我想跟你……和许教授一起去看看。”

    “你别跳啊!有点高,我来接你!”

    洪土生很快到了曹婉婷那边,曹婉婷随即扑进了洪土生怀中,正好被洪土生抓握住了葫芦底般的美臀。

    现在不是避险,加上曹婉婷对洪土生已经动了心,感受到他双手的热度和身上散发的带有淡淡药草的气息,不由得有些陶醉,俏脸瞬间红了。

    可惜,洪土生很快将她放下,随即领着她到了许名章身边。

    领着许名章二人到了黄贤寿家时,黄贤寿两口子正在客厅内边看电视边吃早饭。

    黄贤寿的记性还是不错的,他看到洪土生三人之后,随即问道:“小肖,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她是你女朋友吗?”

    黄贤寿先给洪土生打了招呼,又指着曹婉婷问道。

    曹婉婷听到这话,心中瞬间一喜,但洪土生马上就回应道:“不是。黄医生,她是我姐。

    这位是华西医院的许名章教授,是国内知名的脑科专家!”

    “哦!许教授!你好!欢迎你!”

    黄贤寿看着许名章瞬间肃然起敬,赶忙放下了饭碗,咧嘴一笑。

    “嗯,黄医生你好。有没有兴趣到我们华西医院脑科,来实习深造一段时间?

    如果想来的话,我收你为我的学生,系统的学习我在脑科方面研究的一些知识,同时也利用你在中医方面的研究,取长补短,用中西医结合的方式为病人治疗。”

    许名章说得很好,黄贤寿赶忙招呼三人坐在沙发上,这才苦着脸说道:“许教授,我只读过小学。

    还有,其实我治疗头痛的药方是祖传的,只是我这么多年不断的改进,所以现在才在周围有了些名气……”

    “呃……这样啊?”

    许名章有些为难了,他估计即便是把他的研究理论给黄贤寿看,它也不一定能看懂,随即道:“那你有什么想法?”

    黄贤寿想了下:“我……我没什么想法,就想着要是能有哪个药厂要买我现在改进后的方子,我可以把方子卖了。

    然后我在德洋市的东湖山公园买套别墅,再买几个商铺,跟我老婆过过城里人的安逸生活。”

    “哦!这样啊。”

    许名章现在没什么语言了,看来黄贤寿的要求并不高,也不是想要在医学方面有所成就的人,属于小富即安类型的。

    洪土生此时却笑着道:“黄医生,你的要求我可以帮你联系药厂买下你的药方啊。

    不过,你在城里住别墅后,有商铺收租金衣食无忧之后,每天没事做也很烦。

    我可以安排你去私人医院坐诊,有空就去,每周两三天甚至一天,照样给你五险一金,月入过万,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这么好啊?”

    黄贤寿听了,瞬间欣喜,赶忙道:“这个好!我很有兴趣啊!”

    “那行,就这么说定了。”

    洪土生接着又道:“黄医生,我还有点事情,想要单独跟你聊聊。可不可以去你的诊疗室?”

    “行啊。”

    黄贤寿点头后,随即领着洪土生去了诊疗室。

    洪土生关上门后,随即说道:“黄医生,我想问问,你认识剑南县隆旺建筑公司的宋太旺和宋晓伟父子吗?”

    黄贤寿想了下,摇头道:“不认识。”

    洪土生接着又将宋太旺的容貌对黄贤寿说了下,黄贤寿依旧表示没什么印象。

    洪土生考虑了下,又问道:“嗯,黄医生,那我想问问,你这些年改进祖传秘方的时候,有没有往里面添加几种西药成分呢?”

    黄贤寿马上回应道:“没有!中药是植物药,西药主要是化学药,这两种药我认为是不可以混搭的。

    所以即便以往止头痛的药丸效果不是很好,我也没敢添加镇痛的西药进去。”

    “嗯,黄医生,你有兄弟姐妹吗?还有没有人,有祖传药方?”洪土生继续追问。

    “呃,小肖,你问这个干嘛?”黄贤寿瞬间对洪土生的询问生出了质疑。

    “不是!黄医生,我有亲戚以往买过跟你的药丸有八分相似,但加了好几种西药成分进去的头痛丸,效果很好……”

    洪土生的话还没说完,黄贤寿瞬间骂道:“好个屁!

    那是我大侄儿黄孟德,看到祖传的药丸效果差,就异想天开的加了各种镇痛的西药,很多都是有毒性和副作用的。

    他那时候生意很好,还在黄许镇开了个专门治头痛的诊所,去找他买药丸的很多。

    但就在三年前,他的诊所被查封了,家产也被没收,人也被抓了,判了个无期徒刑,现在还在监狱里待着呢。”

    “怎么回事?是他没办证吗?”洪土生问道。

    “不是!他医死好些人了,这事当年在我们这一带闹得沸沸扬扬的。

    很多人都因为长期吃他的药丸,得了恶性脑瘤,很快就死了。

    最初还没人察觉这事,但后来病人家属之间相互联系后,就都怀疑是药丸的问题,所以就把他告了!”

    黄贤寿的话彻底消除了洪土生的困惑。

    根据这个情况,洪土生估计宋太旺给他老婆黄玫瑰买头痛丸治头痛,应该不是想害人。

    但黄玫瑰得脑瘤死了,凭他的头脑,肯定知道那头痛丸的副作用很大。

    又给稍稍有点头疼的黄芙蓉吃头痛丸,就是没安好心,想要杀人灭口于无形之中。

    “小肖,你在想什么呢?你的亲戚现在怎么样了?”黄贤寿问道。

    “死了。死于恶性脑瘤。”洪土生伤感的说起。

    “唉!人死不能复生,节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