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你错了!-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443章 你错了!

    注意到飞机下方都是竹林,根本无法直接降落,洪土生随即拿起军用对讲机,指挥两架直升飞机上的警卫战士,通过绳梯降落在民宅附近,然后进入察看。

    就在警卫战士们正在降落时,突然听到了从民宅内发出的47自动步枪的一阵扫射,一名警卫战士还在半空中就被打成了筛子,发出了阵阵的惨叫声。

    “卧槽!竟然杀害警卫战士,必死无疑!”

    洪土生瞬间红了眼,看来朱光强和他的心腹手下,果然已经躲在了这里。

    现在就敢预先杀害警卫战士,是肯定不愿意投降了!

    “都避开民宅,我们从四周降落!凡是民宅内的恐部分子,一律格杀勿论!”

    洪土生再次发出命令之后,直升机都开始往下降,同时抛出了绳梯,警卫战士们首先顺着绳梯往下降落。

    又是一阵枪声响起,又有两名警卫战士中弹坠落身亡,但更多的警卫战士已经降落在地面,开始朝着民宅合拢。

    此时洪土生和童明童亮,也已经到了民宅旁,三人翻墙进入后院后,洪土生随即在西侧第二间的墙体上连续提出几脚,随即露出了一个大洞。

    “铛铛铛……”

    又是连续对着大洞发出的扫射,但洪土生和童明童亮都早已避开。

    观察到此时卧室内有两个手持47的男人,一个对着门窗,一个对着后墙,显得非常警惕。

    而警卫战士们也已经到了卧室外的窗前,有的正在踢门,严重的分散了两个男人的注意。

    洪土生随即从口袋中抓起两把玻璃珠,突然出现在了大洞外,以天女散花般的方式,射向了两个男人之后,再次避到了另一侧。

    “铛铛。”

    只发出了两声枪响后,洪土生敏锐的听到了人倒地的声音,再次飞起一脚猛烈的踢飞了几块墙砖,接着就进了卧室内。

    两个男人此时都趴在了地上,洪土生很快上前察看时,发现一个是正面的脸部和胸膛,另一个是后脑勺和后背,都中了好几粒玻璃珠,现在脑浆和污血都流了出来,完全没有了一丝气息。

    警卫战士们也都进来时,洪土生三人已经发现了藏在衣柜下面的地道。

    还没等童明童亮先进入,洪土生已经身先士卒的顺着钢制楼梯走了下去。

    刚下到地道内,马上就有两粒**子弹射来,洪土生赶紧跃上了楼梯,避开了子弹。

    “卧槽!这个朱光强还真是胆大包天,昨天早上还真的是他们在用**,想要除掉我和曹婉婷!”

    洪土生此时已经没有怀疑,但现在他在明敌在暗,地道只能容一人进入,有朱光强的人守在里面,根本无法进入。

    “土生,只能用催泪弹了!”童明随即说起。

    “嗯,但警卫战士们好像没有吧?”

    洪土生说完,索性上到了卧室,随即有警卫战士举着枪对准了地道口。

    给张威打去电话后,但张威和李虎现在都在地道内,根本没有信号。

    洪土生稍稍想了下,就给林开泰打去了电话。

    “土生,新北区的特警队有催泪弹,也有防毒面罩等,但他们只听李长城、李长江、曾幸福、赵开山这一伙人的。

    估计现在,正在被警卫战士缴械吧?你得找省市级的特警队才行。”

    林开泰说起后,洪土生马上给包和平打去了电话。

    此时的包和平正在开省常委会,通讯信号都是被屏蔽的,根本无法知道。

    最终洪土生还是拨通了庄明严的电话。

    此时的庄明严和四名精干社员,就在省委常委会办公室外的休息室内。

    而等候在这里的,还有一群中央纪委和国家监察委员会的特派人员。

    庄明严出了休息室,听了洪土生的汇报后,马上给省特警总队的负责人打去了电话,命令马上派出有专业装备的特警,前往斑竹林和休闲会所……

    休闲会所通往斑竹林的地道内,当特警从两侧出入口射入几颗催泪弹,地道内很快就弥漫着呛人的催泪烟雾。

    不久之后,洪土生和童明、童亮三人带着防毒面罩,拿着强光手电,进入了地道。

    不久之后,他们就在中途发现了一个地下室,随即被洪土生一脚踢开了门。

    地下室此时也是烟雾弥漫,虽然没有地道内严重,但随着门被打开,呛人的烟雾越发浓重起来。

    躲在这里的朱光强和四个心腹手下,虽然都用浸了尿液的衣物捂着口鼻,但依旧不管用。

    在吸入过多的烟雾之后,现在都陷入了昏迷之中,在他们的警用皮带上都挂着几个手雷,在他们身边还放着一把47和四把**。

    很快从另一侧赶来的张威和李虎,此时也领着几名特警,进了地下室。

    经过跟张威、李虎短暂的手势交流后,洪土生决定先将朱光强五人带去湖边别墅,再进行审问。

    当朱光强五人被凉水泼醒之后,发现他们都被拷上了手铐脚镣,而且还被放在了大浴缸内。

    “哈哈,朱光强,你们终于醒了啊!”

    洪土生冷笑着看着朱光强五人,就仿佛猫看着老鼠一般。

    “肖学文,没想到你竟然有这么强大的背景。”

    朱光强知道现在无法逃脱,但现在没被打死,应该是还有些利用价值,随即发出了感慨。

    “呵呵,你错了!我叫洪土生!”洪土生笑说道。

    “啊!?原来你真是洪土生!难怪啊!”朱光强瞬间恍然大悟。

    “怎么?你们暗杀我的时候,就没对我好好调查吗?”洪土生问道。

    朱光强瘪了瘪嘴,叹息道:“我只是从区公安局的赵开山那里得到信息,说你是天府大学的学生肖学文,想到他的调查不会错,也就没做具体的调查。

    只是发现你竟然有私人飞机后,才对你的身份起了怀疑。

    但是可惜,我已经用车祸的方式除掉了背叛我两位表哥的曹阳光夫妇,还明里暗里针对你和曹婉婷两次,即便跟你修好,也已经无法挽回。”

    “嗯,这么说在曹婉婷家暗杀我的,就是你的四个手下咯?”洪土生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