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吃火锅?-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45章 吃火锅?

    来到后厨,主厨和两名二厨还在忙碌,贾芸说道:“各位大厨,这是我在省食药监局工作的朋友,想帮我看看这些调配料品的质量,大家都配合下。”

    “哦!”

    厨师们看到洪土生没带任何检测设备,感觉只是来炫耀下身份的,都继续忙着做各自的事情,也没在乎洪土生。

    洪土生察看了菜油的颜色,倒了些用筷子蘸了品尝下,说道:“这菜油是纯正的小榨油,看来用料都是比较讲究的。”

    “呵呵,这是肯定的。”贾芸笑道。

    洪土生随后又品尝主厨用各种香料炼出的香油,夸赞很香,主厨也很得意。

    之后他又品尝了各种调味品、配料,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此时他察看起了主厨站位周围的各个碗,挨个的闻,挨个的品尝,此时主厨的脸色有些不自然了。

    洪土生很快查找到了含有罂粟壳致瘾物质的源头,他拿着装了半碗油膏的碗,问起了主厨:“这是什么?”

    “选用上等老母鸡的脂肪,加入我秘制的香料粉,炼出的鸡油膏。”主厨回应道。

    “嗯,我们去经理室聊聊怎么样?”洪土生笑说道。

    “我正在炒锅底啊。”主厨越发不自然的说起。

    “那就这锅炒了再说。”贾芸发话了。

    不久后,主厨跟着洪土生二人去了经理室。

    “老胡,你说你这里面有什么?”贾芸指着鸡油膏问道。

    “老板,这里面有些我秘制的香料粉,但我不能说,毕竟是我祖传的秘方。”胡主厨说道。

    洪土生冷笑道:“呵呵,那我说了。

    里面的确有几种珍贵香料研磨成的粉,但起关键作用的是罂粟壳粉。

    罂粟壳是什么,你做厨师的很清楚!

    一旦有人来查锅底,你肯定会被抓坐牢,还会连累贾芸,五家小君干火锅店都会受到牵连!受到的损失你赔得起吗?”

    洪土生的话刚说完,胡主厨几乎站立不稳,“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流泪说道:“小兄弟,我错了!求你放我一马吧!”

    “除了鸡油膏里有罂粟壳粉之外,还有哪里有?”洪土生问道。

    “没了!”胡主厨赶忙道。

    “罂粟壳粉是在哪买的?店里还藏着有吗?”洪土生又问道。

    “罂粟壳粉是我在大市场的汇香干杂店买的,店里没有,都在我身上揣着。

    其实我也是想让总店的生意更好,也是出于好心啊!”

    胡主厨很是诚恳的说起,赶紧从衣服内包里取出了塑料包装的几两罂粟壳粉。

    “起来吧。”

    洪土生将胡主厨拉起后,说道:“以后千万不要再用了。

    如果今晚不是我来,而是我的同事们来,后果会非常严重,知道吗?”

    “知道!知道!谢谢小兄弟!”胡主厨赶忙点头。

    贾芸很快做出了决定:“你去忙吧,今晚的事情谁也不能说。以后不要再跟汇香干杂店来往了。

    另外,食客走后,马上清洗干净所有的火锅盆,确保没有任何罂粟壳粉残留!”

    “是!是!是!”

    胡主厨松了一口气,很快关门离开了。

    贾芸马上到了洪土生身边,顺势依偎着他,双手开始在他的身上摸索着,温柔的说道:“土生,我好想回到过去,四五年前。”

    “呵呵,贾芸,怎么可能呢?

    你现在已经是为人-妻,为人母了!

    好了,我要走了。我妹妹还在吃串串呢。”

    洪土生轻抚了下贾芸的脸,又拍了下她的美臀,随即脱离开她。

    “土生,我想请你帮我再察看下其它四家分店的情况。”贾芸赶忙道。

    “有空再说吧。”洪土生笑道。

    “那你有电话吗?”贾芸问道。

    “没有。我现在在深山的老家种地喂猪,那里不通电和电话。”洪土生笑道。

    贾芸不相信洪土生说的话,但还是点头道:“哦。好吧。听说你左手戴着块金光闪闪金表,能不能让我看看?”

    “呵呵,不过是用来吓唬人的,镀金的,也就几十块钱,以往在城里打工买的。我真的走了!”

    洪土生不再看贾芸那微红的脸和迷恋的眼神,赶紧打开了门。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有些半秃、脸色黝黑的矮胖男人,突然出现在洪土生眼前,冷冷问话的同时,上下打量起了他。

    洪土生正要回应,贾芸赶忙道:“老公,这是洪土生,我的高中同学。他是来吃火锅的。”

    “吃火锅?吃火锅怎么吃到这里来了?”贾芸老公一脸阴沉的问道。

    “孙明义!你啥意思啊?你竟然怀疑我?你把胡主厨叫来问问,就知道了!”

    贾芸瞬间有些冒火,最爱的男孩洪土生和现在的丈夫孙明义,站在一起相比较,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她现在感觉好后悔!

    “你们慢慢聊,我去吃火锅了。”

    洪土生用手推移了下孙明义,很快回了3号包间。

    “土生哥,你怎么才回来呀?我都快吃完了。”

    唐娇娇感觉跟洪土生坐得太远,索性将座椅移了些,只保持了三厘米的安全距离。

    “唉!有点便秘,现在已经通了。”

    洪土生说完,随即问道:“你还想吃什么,我找服务员来。”

    “嗯,那就先叫来再点吧。”

    唐娇娇今晚很开心,毕竟她还是第二次吃串串香,而且还是跟她逐渐暗恋上的偶像在一起吃。

    洪土生叫来了女服务员后,两人又点了些串串,煮熟之后有说有笑的吃了起来。

    孙明义和贾芸已经站在门口听了一会儿,嘀嘀咕咕说了几句后,这才敲门走了进来。

    “土生兄弟,太感谢你了!”

    孙明义满脸灿烂微笑的到了洪土生身边,伸出了右手。

    洪土生跟他握了下之后,笑道:“没什么,我跟贾芸是老同学,帮忙应该的!”

    “话不能这么说,要不是兄弟你,我们这里始终埋着一颗定时炸弹,后果很严重啊!”

    孙明义这么说,瞬间惊吓到了唐娇娇,她赶忙问道:“土生哥,你刚才是去挖定时炸弹了吗?”

    洪土生笑道:“呵呵,那是比方,我只是帮了老同学一个小忙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