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 久仰你的大名-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458章 久仰你的大名

    纪忠诚说道:“今天中午接到省委组织部的电话,要我到锦官市的新北区任区长,从明天起正式接任。

    五点半在昌隆县上完最后一天班,稍稍收拾了些东西,我就带着你妈一起来接你了。

    好了,我要接受安检了。见面再聊。”

    纪忠诚挂了电话后不久,纪嫣然和甘倩倩就已经到了通道出口不远处。

    “倩倩,你看到了吗?

    那就是我堂哥纪凡!怎么样,是不是又高又帅啊?”

    纪嫣然指着就在护栏边,一个偏分发型,穿着休闲西装,有一米八左右高高瘦瘦,带着金边眼镜的帅气男青年,对甘倩倩笑说道。

    “嗯,还可以。”

    甘倩倩只是看了几眼,敷衍着回应着,纪嫣然却以为甘倩倩看上了纪凡,随即问道:“我给你介绍吧。”

    “不用了。”甘倩倩摇头道。

    “到了再说。”

    纪嫣然很快就拉着甘倩倩到了纪凡身边:“大哥,谢谢你来接我!”

    “呵呵,你可是我最疼爱的妹妹,接你是应该的。

    嫣然,这位是你的同学吗?”

    纪凡在之前就看到了纪嫣然跟甘倩倩有说有笑,约莫一米七的甘倩倩还看了他几眼。

    而他在当时也稍稍注意了下甘倩倩,感觉虽然是完全素颜,但依旧面容秀丽、身材高挑,也很苗条,曲线虽然比起堂妹差了些,但也很不错了。

    虽然甘倩倩穿着长袖齐小腿的白色印花连衣裙,胸口牢牢地扣着两颗纽扣,脚上是红色绣花平跟布鞋,显得比较保守和老气。

    但已经谈过几次恋爱的他,已经看透了以往那些爱穿着打扮、花钱如流水的女朋友,现在还就喜欢这样纯天然的女孩子。

    “是啊!大哥,她叫甘倩倩跟我同宿舍的最好闺蜜,是剑南县的人,跟我都是二十岁,比我小几天。”

    纪嫣然介绍后,纪凡马上从护栏上方伸出了手,笑道:“甘倩倩同学你好,我叫纪凡,现在是华西医院的儿科大夫。”

    “你好!”

    甘倩倩只是点了下头,连称呼都没一个,就赶紧看向了靠在护栏内的人群,依旧没有发现洪土生,随即皱了下眉头。

    “嫣然,我们赶紧进航站楼吧。”

    甘倩倩说完,就拉起了纪嫣然,纪凡也随即从护栏边挤出来,很快就在航站楼内再次跟二女会面。

    “嫣然、倩倩,先跟我上车再说吧。”

    纪凡对甘倩倩的称呼越发的亲密,甘倩倩却是没有理会他,东张西望了下,这才发现还坐在椅子上打电话,明显长高长壮更加帅气的洪土生。

    “嫣然,我的土生哥在哪里。我过去了。”

    甘倩倩随即松开纪嫣然的手,朝着洪土生走去。

    注意到纪凡一直盯着甘倩倩在看,纪嫣然微微一笑,随即道:“大哥,你觉得甘倩倩怎么样?”

    “很不错啊!”纪凡依旧再看这甘倩倩,同时回应着。

    “要不,我们一起过去?”纪嫣然说道。

    “那个还在打电话的男人是谁?是来接甘倩倩的吗?”纪凡指着只能看个侧面的洪土生问道。

    “是啊。他叫洪土生,是跟甘倩倩同村的,是个打工返乡的农民。他们从小……”

    纪凡瞬间有些耳熟,随即道:“等等,他叫什么?”

    纪嫣然随即回应:“洪土生啊。”

    “洪土生?!甘倩倩是剑南县哪个村的?”纪凡又问道。

    “好像是青坪乡井盐村。”纪嫣然随即道。

    “哦!嫣然,你的同学身份很不简单啊!”

    纪凡此时内心很激动,已经没心思看甘倩倩了。

    他就盯着洪土生在看,希望洪土生能转过来,看看洪土生的全貌。

    纪嫣然马上说起:“什么不简单?

    倩倩的爸爸以往只是村治保主任,今年才当上村长的。家里也没有什么亲戚当官做生意……”

    “洪土生能亲自来接她,自然不简单。

    走,我们赶紧过去!”

    纪凡满脸笑容的到了洪土生两人身边后,洪土生这才结束了跟任红秀的通话,放好手机之后,站了起来。

    “土生哥,这是我的好同学、好闺蜜甘倩倩,年龄比我大几天。

    她是昌隆县人,爸爸是石燕桥镇油坊社区主任,这位是来接她的堂哥。”

    甘倩倩介绍后,洪土生随即打量了几眼,肌肤白嫩莹润,大眼小嘴小圆脸显得很乖巧,带着几分娃娃脸,穿着短袖齐膝粉色公主裙的纪嫣然。

    估计她有一米六六的高度,双腿修长笔直,上围饱满傲挺,应该不会小于38。

    洪土生瞬间想到了一个成语,那就是童颜**。

    不过他也不可能一直盯着纪嫣然,又看向了比他高一些的纪凡,笑着伸出了手:“纪哥,你好!”

    纪凡有些受宠若惊,赶紧伸出了右手:“洪少,你好!我叫纪凡,久仰你的大名啊!”

    洪土生感到奇怪:“呃,纪哥,我只是一个山村里的小农民,你在昌隆县,怎么会知道我?”

    纪凡赶忙笑着解释:“洪少,我老家是昌隆县的,但我现在是华西医院的儿科医生。

    许教授的养孙女,你妹妹梅朵朵的病情,我作为儿科医生,也有幸研究过……”

    “哦!原来是纪医生!你好!你好!”

    洪土生跟纪凡握手之后,正准备拉着甘倩倩离开,此时纪嫣然的父亲,46岁的纪忠诚和母亲谢芬,快步走了过来。

    纪凡注意到两口子来了之后,看着洪土生说起:“二叔,这是洪少!”

    “红苕?纪凡,我跟你二婶这次来得匆忙,没给你带老家的红苕啊!”

    纪凡赶忙道:“不是!二叔,这位是剑南县的洪土生,洪少!”

    “洪土生!?”

    纪忠诚看了两眼洪土生,感觉比起侄儿纪凡要显得英姿勃发有气质,估计有一米七五的高度,显得比较精干,随即道:“不错啊!一表人才!”

    “呵呵,多谢纪叔叔夸奖!”洪土生随即笑道。

    “二叔,你该还不知道洪少吧?”纪凡赶忙问道。

    “什么知道不知道?现在不就知道了!”纪忠诚微微一笑着说起。

    纪凡接着又道:“洪少是中医泰斗张九真和胡杏林都很看重,想要收为亲传弟子的青年中医药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