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 有尊严的死-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465章 有尊严的死

    洪土生随即给纪忠诚打去了电话,没响几声,就被提前到区政府大院的纪忠诚接通了。

    “你好!我是纪忠诚!”纪忠诚率先说起。

    洪土生随即笑道:“纪区长你好!我是剑南县的洪土生。听说你找我?”

    “呃……土生,叫我叔叔就行了。

    主要是昨天我跟你刚聊了几句,就分开了,想要个你的电话号码,以后方便联系。

    本来想让女儿嫣然给你妹妹甘倩倩打电话问问,但手机一直关机。

    刚才跟董局长电话里聊的时候,无意间得知他跟你关系不错,所以就……”

    纪忠诚说到这,洪土生已经明白,估计纪忠诚只是想要个号码,并不是有什么事情,随即道:“嗯。纪叔叔,我们村现在还不通电话,所以打不通。

    那要是有事,我们以后再联系!”

    纪忠诚赶忙道:“别急嘛!

    土生,刚才跟董局长电话里谈事情,我得知你来了锦官市,不如中午到我家来吃顿便饭,怎么样?

    我家就在北光小区,跟林书记家面对面。”

    洪土生皱眉道:“呃,可我还带了三个人来,不太方便啊!”

    纪忠诚随即道:“都叫来一起吃嘛!

    要是你来了,我就再请林书记两口子也到家里来。”

    洪土生考虑到能让林开泰跟纪忠诚合作好,成为官场上的好伙伴,对新北区和他们双方都是有利的,随即道:“纪叔叔,现在八点刚过,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过会儿给你打电话,你看行不行?”

    “好的!土生,你尽快啊!十点之前给我打电话,我好让家里做好准备。”纪忠诚笑道。

    “嗯。纪叔叔再见。”

    洪土生坐着车回到曹婉婷家别墅后,得知殡仪馆在新北区的西郊,随即和二女将贵重物品和各种证件等带上飞机,之后开着直升机载着二女去了那里。

    领到曹婉婷父母的骨灰之后,在曹婉婷的要求之下,他又载着二女到了曹婉婷的老家,见到了曹婉婷已经八十多岁的奶奶,大伯、二伯,还有一大群曹家人。

    在曹婉婷父母出事到火化,都没有任何曹家人过问,也是怕得罪了李长江那一伙人,然后惹祸上身。

    但现在李长江一伙人,包括那些依附于他们的社会混混,绝大部分都被抓了。

    加上曹婉婷是坐着很气派的直升飞机回来的,陪她回来的也是俊男靓女,曹家人现在都对她嘘寒问暖,非常的关心。

    曹婉婷只是对着老年痴呆,坐在轮椅上的奶奶磕了几个头。

    接着拿出了四万现金,分别交给了大伯和二伯,请他们帮忙,再邀请妈妈那边的亲戚,按照老家习俗为父母办丧事,之后埋在祖坟。

    “婉婷,你这是要走?”大伯问道。

    曹婉婷点头道:“对!李家这次被连根挖起,起因还是因为我。

    我担心还有李家的漏网同伙,担心他们报复我。

    我也不想连累你们,新北区我不能久留,很快就要离开。”

    “那好吧。以后有事情,就打电话联系。”大伯也没挽留,毕竟他们也害怕李家一伙。

    目送洪土生三人坐飞机离开后,二伯问道:“大哥,我们都还不知道婉婷要去哪,跟他来的两个年轻人是谁呢!”

    大伯随即瞪了他一眼:“问那么多干嘛?只要我们不引火烧身就行了。”

    “好吧。”二伯赶紧闭嘴……

    在飞机上,曹婉婷给租他们家三间商铺的商家打去了电话,要求以后提前将每半年的租金打进她的银行账户,之后就跟林清歌在微信群里,跟众姐妹聊了起来。

    现在已经是九点半后,洪土生给林开泰打去电话,林开泰同意他带着林清歌二女去纪忠诚家做客后,他这才给纪忠诚打去了电话。

    直升机依旧降落在了天大休闲广场上,洪土生领着二女去了天大名苑住处暂时休息。

    洪土生在厨房给许名章打过电话,很快就得到确切消息。

    宋太玉的确是骨癌晚期,有一截腰椎骨已经在腐朽,而且癌细胞已经扩散全身。

    无论是做手术,还是化疗,只能增加病人的痛苦,还很可能导致病人提前死亡!

    “许爷爷,这么说是真的没有办法咯?”洪土生皱眉问道。

    “西医方面是没有办法了,也许中医方面能行呢?”许名章说道。

    洪土生皱眉道:“中医现在也没办法啊。

    腰椎骨已经腐朽,现在还没有能让坏死骨头新生的中药出现。

    而扩散到全身的癌细胞更是顽固,除非以毒攻毒,彻底杀灭癌细胞,但人体各个器官根本受不了。

    杀灭癌细胞的同时,人也就死了!”

    “土生,你看有没有一种可能,我们用仿生的玻璃钢骨头去替换下,那一截腰椎骨?”

    “即便是换上,原本连接为一体的骨髓、神经、血管怎么处理?

    难道要重新切断,再重新接上?

    重新接上后,能确保它们跟以往一样?

    这样的做的话,就像许爷爷你说的那样,只会加大病人的痛苦,估计在手术时或手术后就死了。

    与其这样,还不如让病人有尊严的,快乐的死亡!”

    许名章忍不住赞道:“是啊!土生,有尊严的死,比起痛苦的活着要好啊!”

    “嗯,许爷爷,现在检查做完了吗?”洪土生又问道。

    “还在做。”许名章回应道。

    “谢谢许爷爷,没必要再做了。让宋阿姨先休息夏,我尽快来接宋阿姨离开。”洪土生说道。

    许名章点头道:“嗯,土生,看小宋年纪轻轻的,你要是有办法,还是尽量让她最后两、三个月里,让她不那么痛苦的离开人世吧。”

    “唉!我尽量吧。”

    洪土生说完,突然想到了后院的那些珍稀药材。

    几种药材的老叶子他存了不少,上一批药材的老叶子还熬制出了多种液体,应该能有一些功效吧?

    想到警车接送还能更省时间,洪土生给董大军打去了电话,之后重新来到了客厅。

    “土生,你躲在厨房里给谁打电话呀?

    神秘兮兮的,难道还要防着我们吗?”林清歌有些不满的问起。

    兄弟姐妹们,周末快乐!又到月底了,求大家送点鲜花,祝本书能上鲜花榜!老洪跪谢大家支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