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章 镇痛液-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469章 镇痛液

    万小万说到这,赞同的点下头。

    万小万严肃的总结道:“这摆明了就是懒政、不作为,怕麻烦、怕得罪人,这样的官留着何用?

    他们对得起国家发放的工资奖金和各种福利吗?”

    洪土生继续赞扬道:“对!叔叔说得对!

    如果国内的官员都像叔叔这样,我们国家早就实现全面小康了!”

    “唉!说起来,这事跟我也有责任。

    我只顾着德洋市的经济发展,忽视了精神文明,道德与法制建设,另外对农村新出现的各种社会问题,关注不够……

    到了金州市后,我一定要在这些方面,也加强工作。”

    万小万的诚恳自责,更是让洪土生感觉到他为官理政的不同凡响之处,心中暗暗做出决定。

    只要万小万表里如一,会尽可能的帮他实现更高更快的进步!

    已经到汉王镇了,机舱后坐着的众女之前已经商量了,要买些衣物、日用品和零食,洪土生索性将飞机直接降落在了汉王新城别墅内。

    已经在别墅内等候的田馨五女和贾芸五女,很快就迎了上来。

    洪土生将众人和众女都做了介绍之后,林清歌六女也跟着众女很快进了别墅。

    现在飞机上只剩下了万小万夫妇和宋太玉,在万小万两口子的要求下,洪土生载着三人直接飞到了林家大院的家里。

    在三人跟甘倩倩四女聊天的时候,洪土生取出了冰箱内冷藏的用老叶子熬制的药液。

    之后他用起量杯等专业工具,调制起了他刚起名为镇痛液的混合药液。

    为了检验效果,洪土生在后背的几个穴道上点了几下,瞬间就感受到了体内被无数虫蚁叮咬啃噬的痛苦。

    即便他经历过这种痛苦,但很久没体验过了,还是让他在忍受了几分钟的极度痛苦之后,颤抖的拿起了量杯。

    喝下一口之后,疼痛感开始逐渐减弱,但还是有些隐痛,同时感觉在剧痛后精神方面恢复的速度慢了些。

    洪土生随即又增加了两种药液的含量,之后再次点了几处后背穴道,这次的疼痛感越发的厉害,就仿佛有无数的虫子在啃咬五脏六腑一般。

    他忍不住发出了“啊啊啊”的惨痛哼声,浑身都在冒着冷汗,每一寸肌肤都在颤抖,实在有些站立不稳,但最终还是端起了量杯,喝下一口。

    从剧痛很快降到感觉不到疼痛,身体因为剧痛消耗的大量精力,似乎又很快恢复,洪土生的脸色也从惨白恢复到了正常,最后还有些荣光焕发。

    他赶紧再次在后背点了几下,解了穴道后,感觉越发的舒坦,甚至不自觉的露出了微笑。

    “太好了!这个镇痛液还真的挺不错啊!”

    洪土生将量杯里的镇痛液,倒进了两个个空的大药**内,放在装了有很多东西的大背包里之后,背着大背包走了出来。

    给郭为民打去电话,得知他现在正在苏绵公园,他随即挂了电话。

    “阿姨,我要去县城送郭哥去锦官市机场了,你要不要顺便回家啊?”

    洪土生对还在跟蒋欣聊天的宋太玉说起后,宋太玉赶紧站起,跟着洪土生上了飞机。

    送宋太玉回了家,将一大**镇痛液给了她,并叮嘱一日三餐后半个小时只喝一小口,就开着飞机到了苏绵公园的小广场上。

    原本以为只有背着个大行李包的郭为民一人,但没想到汪春妮和肖敏都赶了过来。

    三人上了飞机之后,很快朝着锦官市而去。

    依旧降落在天大休闲广场,下了飞机后,大学城的新任派出所所长孙小明,就开着警用轿车送他们去机场了。

    还在路上,童亮打来电话,说起已经为另一架飞机加满了油,就停在村部,而且现在万小万两口子也到了村部考察。

    四号航站楼内,郭为民已经取到了机票和登机牌,注意到汪春妮二女离得较远,他随即在洪土生耳边,小声说道:“土生,以后她们两个,以后要是嫁人,那就不说了。

    要是没嫁人的话,你要保护她们不受别的男人欺负。

    另外,我是永远不会再跟她们联系了。

    只能算是我辜负了她们的情意,希望你能帮我补偿。”

    洪土生听得直皱眉头:“呃,郭哥,你要是想她们,我可以载着她们到康边市郊区,秘密的跟你见面啊。”

    郭为民赶忙道:“千万不要!你这样会害死我的!

    我说过要修身养性,就绝不会再乱来的。”

    “好吧!”

    和泪流满面的汪春妮和肖敏,目送郭为民进了普通通道,很快就被别的乘客挡住了视线。

    洪土生随即掏出手机,很快拨通了蒋小溪的电话号码。

    “喂,你好!是剑南县的土生哥吗?”

    一口带着明显东北口音的悦耳女声传来。

    “是啊!你是蒋小溪?”洪土生有些疑惑的问起。

    毕竟他听蒋欣说话,完全是天府口音,怎么会有个东北口音的亲侄女?

    “对!土生哥,我已经出了通道,在2号航站楼的候机大厅里,等着你来接我呢。”

    蒋小溪的语速很快,一听就是个心直口快的女生,洪土生随即笑问道:“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呢?”

    “呵呵,我大姑刚才说了,你会来找我的,所以我就趁着这个空闲,在画素描呢!”

    “你是画家?”洪土生问道。

    “中央美术学院的大三学生,还不算是画家。”

    听蒋小溪这么说起后,洪土生顿时震惊了,他叫上汪春妮二女,朝着二号航站楼走去时,又问道:“你现在多大了?”

    “十八岁。

    土生哥,我的素描还没画完,就不聊了。

    你来了之后,看到坐在右侧墙角,拿着画板画画,穿着嫩绿色齐膝连衣裙的女孩子,那就是我。”

    蒋小溪飞快的说完后,就挂了电话,拿起画笔继续画了起来。

    “蒋小溪!是你吗?”

    当洪土生看到还在埋头作画的蒋小溪之后,他就感觉这个女孩子画画很认真,几乎不受外界干扰,应该也很有天赋。

    所以才能在十五岁多,就能上代表国内美术界最高权威学府的中央美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