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3章 慢一点-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473章 慢一点

    “叔叔,你这是怎么分析出来的?是不是有人知道我们情同叔侄,告诉了你什么?让你给我带话?”

    洪土生看着万小万,还是有些激动,毕竟他也希望知道自己的身世。

    虽然已经打定主意不会认亲生父母,但知道真实身世了,终归是一件人生大事!

    万小万随即尴尬的说道:“呃……土生,你误会了。

    我只是在你说了之后,进行了有可能的补充。

    毕竟我说的这些事情,在电视剧里也是经常出现的嘛!”

    洪土生心情瞬间冷淡下来,说道:“嗯……好吧。叔叔那你为什么会认为有这个可能呢?”

    万小万笑道:“你当时才十五岁多,一个山村里出来的穷孩子,虽然是考上清华大学没读的高中生,但也就只是高中生而已。

    如果没有人指引,你应该没机会在短短几年时间里,取得这么大的成就,然后衣锦还乡吧?

    但是,怎么会有人给你指引,难道没有可能是你生父那边的人在暗中帮忙?”

    洪土生听了后,稍稍一分析,随即咧嘴一笑:“叔叔,看来还真的没人找过你。

    我之所以会走到当时那一步,其实也是偶然,并没有人为我指引。

    算了,这些事情我现在还不能对你说,以后我们也不谈这些事了。”

    万小万随即拍了两下洪土生的肩膀,点头道:“好吧。土生,我跟你聊聊金州市的情况……”

    “好啊!”

    洪土生听万小万又说了一会儿之后,突然打了个呵欠。

    见到洪土生已经疲惫,万小万随即道:“土生,你今天来来回回的开飞机也累坏了,上去为小溪检查身体后,就早点休息吧。”

    “嗯,叔叔,你也早点休息,我先上去了。”

    看着洪土生上到二楼旋转楼梯之后,万小万拨通了郭为民的电话,很快就小声聊了起来。

    此时的蒋小溪已经淋浴完毕,穿上嫩绿色的棉质睡衣睡裤后,她随即拨通了洪土生的电话。

    “土生哥,我在三楼楼梯右边的套房里。我已经洗过澡了。”

    蒋小溪说到这,突然就泛起了红晕。

    “哦!那我马上来。”

    本来在二楼查找的他,很快又上了旋转楼梯,去了三楼最右侧的套房。

    看到洪土生上了三楼,万小万微微一笑,很快结束了跟郭为民的通话,关上亮着的客厅灯,也朝着二楼而去。

    蒋小溪住的三楼套房门没有反锁,可以直接打开,但洪土还在在门外喊了一声,并敲起了门。

    “土生哥,快进来吧。我现在已经躺着了。”

    听到蒋小溪的声音之后,洪土生这才走了进去。

    经过小客厅和更衣室后,这才进了卧室,看到了挂着粉色纱帐,躺在心形席梦思上,被粉色纱帐罩着的蒋小溪。

    “土生哥,我在两个月大的时候,就得了心跳过速的病,经常胸闷、气短,还因为供血不足导致头晕。

    现在已经过去十八年了,情况越来越严重。

    不过在今晚,喝了你给的水之后,跟大姑一起收拾,之后淋浴什么的,都没有任何的问题。”

    蒋小溪说完后,从灯柜上的大背包里,拿出了两天前刚在燕京协和医院做的检查报告,递给了洪土生。

    “心跳每分钟104到108!”

    洪土生读出来后,蒋小溪问道:“土生哥,是不是很严重?”

    “你现在18岁,这样的心跳速度的确有点高。

    全面检查过了吗?心脏有没有什么问题?”

    洪土生说完,随即撩起了纱帐,坐在了席梦思边边缘。

    “心脏没有问题,血压有些高。”蒋小溪回应道。

    “嗯,体内激素,也就是内分泌方面检查过吗?”洪土生又问道。

    蒋小溪点头道:“检查了,内分泌没有什么异常的。”

    “嗯。双手伸出来,我感受下脉搏。”

    洪土生说起后,蒋小溪随即乖顺的伸出双手。

    洪土生双手分别搭在蒋小溪的双手手腕后,随即感受起了脉搏。

    蒋小溪感觉到了洪土生手指的热度,看着洪土生英俊而又专注的表情,俏脸又瞬间泛红,心跳更加的快了!

    洪土生感觉到脉搏还在不断加速,感觉有些危险,随即看向了蒋小溪。

    “小溪,你现在的脉搏怎么越来越快啊?快深深的吸气!”

    洪土生说起后,蒋小溪赶忙深吸一口气,洪土生很快感到脉搏减速。

    但过了十几秒钟后,又很快的加速起来。

    洪土生不断的皱眉,看到蒋小溪脸色越发红润的表情,赶紧松开了她的手,还站了起来。

    “小溪,你这个情况很严重啊!”洪土生说道。

    “是吗?多严重啊?”蒋小溪赶忙问道。

    “你看到喜欢的物品什么的之后,就会激动。

    本来心跳就比常人快,激动之后就更快,很容易造成胸闷气短、甚至头晕。

    要是你以后遇到了喜欢的男生,谈恋爱了,甚至做亲密动作的话……

    只要持续激动兴奋几分钟甚至更长时间,很容易造成呼吸骤停,甚至引起脑溢血而死亡!”

    听了洪土生这话之后,蒋小溪瞬间伤感起来,她嘟着小嘴,悲戚戚的问道:“土生哥,那我该怎么办呀?”

    洪土生此时又用双手把起了脉,突然就发现蒋小溪的脉象跟普通人差不多了,又露出了微笑。

    “小溪,你我看你画画的时候,似乎很专注,是吗?”

    蒋小溪点头道:“是啊。只要我画画了,就感觉头脑很清晰,呼吸也顺畅,心跳也没那么快了。”

    洪土生笑道:“嗯。说明你的体质不适合激动。

    只要你不激动,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蒋小溪习惯性的快速的说道:“嗯。但是我不可能不激动呀?

    刚才你把着我的脉,我感觉好温暖,就很激动……现在好多了。”

    洪土生笑道:“你的语速很快,跟你的性格比较直爽,头脑很好用有关。

    以后要说话慢一点,走路慢一点,各种动作慢一点,想问题也要慢一点。”

    “额,可我从小到大一直都是这样呀。”蒋小溪皱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