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似懂非懂-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474章 似懂非懂

    洪土生微笑道:“试着改变下来嘛!

    另外,我会一套适合女孩调理气息的内家功,感觉很适合你练……

    如果你每天早晚各练半个小时,练的时候再配合着喝一小口我给你的镇痛液,做什么都慢一点,不要心急,也不要做剧烈运动。

    两三年内,应该能改善你的气息和心跳频率,增强你的体质,也不会再有胸闷气短的情况发生。

    一直坚持练习下去的话,就能达到标本兼治的目的!”

    “太好了!土生哥,你快教我吧!”

    蒋小溪又语速很快的催促起来,洪土生随即提醒道:“又把我刚说的话忘了!

    慢一点!不要催促,好事不在忙上!”

    “额……”

    蒋小溪这才意识到,她微微一笑,轻轻点头道:“土生哥,我都听你的。”

    考虑到现在要教蒋小溪,就必须上去,但这样会让蒋小溪产生联想,索性说道:“嗯。

    干脆你下来,去小客厅的沙发上,我好教你!”

    “何必这么麻烦呢?”

    蒋小溪的语速明显慢了,她看着洪土生温柔的说道:“土生哥,就在这里面吧。

    小客厅里有蚊子,而且我想在练了之后,就睡觉。今天反反复复的坐车坐飞机,真的够累的。”

    “呃,这样不好吧?”洪土生皱眉道。

    蒋小溪微笑着,语气轻缓的说起:“没什么不好呀。

    土生哥,我看你也挺累的,不如你先去洗个澡,然后再上来,免得不舒服。”

    洪土生皱眉道:“小溪,我的意思,难道你还不明白?

    你是个黄花闺女,而我是个男人。

    就我们俩在这里面,我担心会引起误会。”

    蒋小溪笑道:“呵呵,土生哥,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会被我大姑他们误会吧?

    但是,你是为了我的病,教我练内家功,并不是要对我怎么样。

    只要你心底坦荡,问心无愧,还怕被别人误会吗?

    要说误会的话,你现在跟我也算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又该怎么解释?”

    “呃……算了。小溪,我的确有些疲惫,去淋浴之后,就再过来教你。

    你现在好好的躺着休息,不要东想西想的!”

    洪土生说完,就出了纱帐,很快朝着侧面的浴室走去。

    浴室内竟然挂有崭新的男士浴袍,这让洪土生产生了很大的联想。

    按理说,像蒋小溪这样有艺术天赋,也很聪明,又是万小万侄女的漂亮女孩子,如果没心跳过快这种病的话,只要她主动示爱,洪土生是不会错过的。

    但是,蒋小溪有这种病,而且会随着兴奋和激动程度的加深而加深,可以说是不适合做男女之事,甚至最好不要谈恋爱。

    不然一个缠绵的深吻,都可能让她死掉!

    洪土生摇了摇头,很快打开了花洒,淋浴起来。

    几分钟后,穿着浴袍的洪土生直接钻进了纱帐,蒋小溪也睁开了眼。

    “土生哥,你来了啊。”

    蒋小溪看着洪土生,此时越发温柔的说起,尽量保持着情绪的稳定,但脸色还是不自觉的粉红了起来。

    “嗯,小溪,你先看我做示范。”

    洪土生说完,随即盘膝打坐,闭上眼后,双手做出各种手势的同时,开始讲述起了调节气息,平复心情,展开冥想,吐故纳新的方法来。

    连续示范了三次,也讲了三处之后,洪土生认为凭着蒋小溪的才智,应该是懂了,随即睁开眼问道:“小溪,你会了吗?”

    “似懂非懂。土生哥,你亲手教教我吧。”

    蒋小溪缓缓的说着话,接着半坐起来,开始双腿盘膝,之后打坐。

    这个姿势还是比较正确的,但还不算标准。

    既然蒋小溪主动要求亲手教她,洪土生索性到了她的身后,轻嗅着她那散发着幽兰般的纯洁体香,不觉有些陶醉。

    双手首先摆好蒋小溪的双腿姿势,之后又握着她的手,一边做各种手势,一边讲述起配合的各种调息和吐纳的方式。

    还从没有过男生这样跟蒋小溪在一起紧贴,握着她的双手,偶尔还会要求她挺直后背,甚至双手在她的后背与前面的胸腹部按压。

    蒋小溪感觉好温馨,同时还有些小兴奋。不过幸好,洪土生只是偶尔这样,加上她要学习内家功,所以一直没有怎么激动。

    半个多小时后,蒋小溪已经逐渐熟练起来,开始自己吐纳调息,洪土生就准备离开了。

    听到洪土生起来,准备离开的声响,蒋小溪赶忙道:“土生哥,你别走啊!就在这里陪着我吧!

    这房间这么大,我一个女孩子在这陌生的地方,会很害怕的!”

    “呃,小溪,你已经长大了。还会害怕一个人吗?”洪土生反问道。

    “当然会!土生哥,你今晚别走吧,我想和你聊天。”蒋小溪继续说起。

    洪土生依旧坚决的说起:“不行!现在你已经会了,我也圆满完成任务,该离开了。”

    “你要是走了,那我就不练了。

    土生哥,我喜欢你!

    我今晚本来打算让你为我做全身检查的,但是你却根本没有脱掉我的睡衣……

    难道是因为我长得太丑了,没有吸引力?”

    蒋小溪说着说着就流出了眼泪,现在打坐的姿势已经完全变形,洪土生担心出事,随即道:“那好吧,今晚我就睡这里。

    今天是初次,你多练一会儿。从现在起,你再练一个小时也休息吧。”

    “嗯!谢谢土生哥!”

    蒋小溪再次认真起来,闭着眼的她很快就感受到,洪土生用温暖的双手抹去了她眼角的泪水,之后就躺在了她的身边。

    当蒋小溪结束练习,睁开眼之后发现洪土生竟然已经除去了浴袍,盖上了另一条被单睡着了。

    看到他那英俊的脸庞,听着他发出的轻微鼾声,蒋小溪微微一笑,也没惊扰他,随即关上了主灯。

    在朦胧的粉色灯光下,蒋小溪褪下了睡衣和睡裤,也很快钻进了被单里。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挨着男生睡,而且还是她越来越喜欢的男生,蒋小溪感觉似乎应该做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