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8章 云想容-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478章 云想容

    洪土生谦虚的说起后,巴山虎也赶忙赞道:“土生少爷,你的功夫真的太厉害了。

    抹布可是软的,不比砖头瓦块,你竟然能拍成粉碎,真的是非常厉害的内外兼修的高手啊!”

    洪土生看着众混混,笑道:“哈哈哈哈,现在你们相信了吧!”

    众混混都赶忙点头回复相信了,洪土生随即看着巴山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刚才我扇你一巴掌,其实是为了你不继续犯糊涂,根本就没用力。

    否则的话,你脑袋还会在脖子上吗?”

    巴山虎赶忙献媚般的咧嘴笑道:“是啊。多谢土生少爷手下留情。我叫巴山虎,土生少爷有用得着兄弟的地方,尽管开口。”

    “好!”

    洪土生随即道:“我看了下卫星导航地图,你们这的云寨镇,似乎跟天府省剑南县的天池乡相邻,是吗?”

    巴山虎赶忙道:“是啊!

    土生少爷,我有远房表舅就在云寨镇的云湖村。

    我听他说起,在云湖村有一条很隐秘的山间小路,可以通到天池乡的大天池村。

    不管是云湖村,还是大天池村,都有大片的森林和很大的湖泊,风景很美。

    可惜就是路太难走了,不然的话,开发出来搞旅游还是挺不错的……”

    “哦?是吗?”

    洪土生现在又有了新的想法,随即道:“巴哥,我载着你去云湖村,你带我找你的远房表舅,怎么样?”

    “好啊。不过土生少爷,那里不通电话,我也不知道我远房表舅在不在。”

    “无所谓啊。不在的话,我们还可以欣赏风景啊!”洪土生微笑道。

    “好吧。不过,这个……”

    巴山虎此时搓起了手指,洪土生瞬间明白:“放心吧,不会少了你的好处!”

    “谢谢土生少爷,我们赶紧走吧!”巴山虎笑道。

    “嗯,走吧!”

    三人都上了飞机后,很快其启动了飞机,朝着更东南方的云寨镇云湖村而去。

    经过云寨镇,到了云湖村,已经是上午十点。

    在靠着湖泊、有上千亩水域的云湖边,坐落着八个大院。

    飞机在这八个大院上空盘旋了一圈后,最终降落在了位于中部云家大院附近的一处荒地上。

    住在云湖村三百多名男女老少,都没见过直升飞机,现在既然降落在了云湖村,自然都扶老携幼的赶来看热闹了!

    当洪土生三人下飞机后,已经围拥了好几十名附近的村民,还有更多村民,正在从四周的小路赶来。

    “你们是从哪来的?来我们云湖村干嘛?”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问道。

    洪土生随即道:“各位乡亲,大家好。

    我叫洪土生,是隔壁剑南县的人,这是我的表妹小蒋。

    他叫巴山虎,是东康县城里的。

    我们都是来找巴山虎的表舅云福水的。”

    洪土生说明来意之后,一个中年妇女回应道:“小洪啊,云福水今天一早就去云寨镇卖鱼了,估计要到晚上才能回来的。”

    “哦!那他家里还有人吗?”洪土生又问道。

    “有啊。云想容这小妮子还在呢。不知道现在来这看飞机了没有?”

    “没来!这小妮子不喜欢凑热闹。”又一个中年妇女大声说起。

    “那各位乡亲继续在这里看吧。我们去找云想容了!”

    洪土生说完,拉着蒋小溪,在巴山虎的引领下,很快来到了用三米高的木头圈起来做的围墙,用厚木板做门的云想容家。

    巴山虎喊了几声之后,这才听到了一个清亮,而又冰冷的女声传来:“山虎表哥,你好几年没来我们家了,怎么现在突然来了啊?”

    巴山虎知道云想容反感他这样的混混,赶忙道:“想容表妹,不是我想来。是土生少爷和蒋小姐想来找表舅。”

    “啥少爷、小姐的?现在已经是新社会了,还有这些人存在?”

    穿着花衬衫配大脚裤的云想容话音落下,还是将院门打开了。

    看到巴山虎就在洪土生身边,而在这个看起来很英俊洪土生身边,还有个比她要高挑些的蒋小溪后,同样作为云湖村第一村花的云想容马上比较起来。

    “穿的比我好多了,还比我高一小截,腿挺长的,都到我的小肚子了,但身材没我的好。

    脸蛋长得还算漂亮,但脸色不太好,没有我自然……”

    就在云想容还在做比较时,洪土生突然对还不到十八岁的她伸出了手。

    云想容瞬间快速后退一步,看着他警惕的问道:“你干嘛啊?”

    洪土生笑道:“你好!云想容姑娘,我叫洪土生,她是我的表妹蒋小溪,可以请我们进去坐坐吗?”

    云想容再次上下打量几眼洪土生,这才平淡的说道:“嗯。进来吧。”

    领着三人进了堂屋之后,云想容安排三人坐在了八仙桌旁的长板凳上。

    之后找了几个搪瓷茶盅,给三人到上了家里熬的老茶水。

    “洪土生同志,你们找我爸干嘛?”云想容问道。

    “是这样的。云姑娘,据说云叔叔知道一条从云湖村通往大天池村的三间小路,是吗?”

    洪土生说起后,云想容点头道:“是啊。这个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问题。不知道你走过这条小路没有?”洪土生又问道。

    “当然……没走过。”

    云想容其实走过,但她想了解洪土生为什么要问这条小路,莫非在路上还埋有什么宝贝?

    “哈哈哈,云姑娘,你应该走过吧?”

    洪土生说完后,云想容随即道:“但我不认识你,为啥要对你说这些呢?”

    “现在不就已经认识了嘛?

    实话对你说吧,我和小溪是新任市委书记万小万的侄儿侄女,而且我还是剑南县的人。

    今天叔叔刚上任,没有时间到处巡视,就让我和小溪开着直升飞机在整个金州市考察。

    你带我们去看那条小路,如果适合扩建的话,也许我会说服剑南县和金州市方面,尽快修好这条路。

    以后从剑南县就可以直接开车,通往你们云湖村,之后到达金州市。

    凭着你们这里这么美的风景,完全可以搞旅游开发,你爸也不用再去镇上卖鱼了,坐在家里就会有各地来的游客,花大价钱来吃这云湖的野生鱼。

    怎么样?我这个想法不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