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2章 打住-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482章 打住

    蒋小溪缓缓的笑着说道:“自然是你跟去啦。

    土生哥,也不知道,我去了井盐村之后,姐妹们欢不欢迎我?”

    “当然欢迎啊。”洪土生微笑道。

    蒋小溪又缓缓说起:“嗯,我预计会在3号下午坐飞机,返回中央美院。

    土生哥,你可不可以送我去锦官市机场呢?”

    “只要有空,我肯定亲自送。如果实在没空的话,让明哥、亮哥送你也可以吧?”洪土生看着蒋小溪问道。

    “好吧。土生哥,我们上三楼吧。”蒋小溪随即站了起来。

    “还是把厨房里收拾了再上去吧。”洪土生说道。

    “不用了。土生,你跟小溪赶紧去休息。我和你叔叔收拾就行了。”

    蒋欣说起后,蒋小溪已经拉起了洪土生,洪土生只得对两口子点了下头,就跟蒋小溪上楼去了。

    蒋欣拉着万小万进了厨房后,情不自禁的笑道:“万哥,说起来土生现在应该叫你姑父,叫我大姑或姑妈了!”

    万小万马上瞪了她一眼:“打住!

    欣妹,虽然现在小溪跟土生有了亲密关系,但我们千万不要以为土生就跟我们是亲戚了。”

    蒋欣随即道:“小溪是我亲侄女,现在土生成了她的男人。我们跟土生不是亲戚是什么呀?”

    “你啊!你们蒋家人,都是遗传的急性子。

    土生是什么人?

    据我从老郭那里得知,土生可是燕京各大顶尖家族,还有家族中那些千金大小姐们看重和喜欢的男人。

    也正因为这样,他这辈子或者不结婚,要结婚的话,就必须是能让所有大家族和大小姐们都服气的天之骄女!

    土生现在的女人很多,肯定也有远近亲疏。小溪要一直跟他很好,才能保持亲密关系。

    但小溪还没毕业,不可能经常跟他在一起,所以事情还会有变化!

    即便没变化,土生一直很爱小溪,我们跟土生也只能保持叔叔阿姨的关系。

    就这关系已经是让很多人羡慕的事情了,可千万不能对外说我们是他的姑父和姑妈。

    否则的话,不光我这个官位不保,甚至我们两口子,小溪,还有在国外留学的儿子都有生命危险!”

    “啊!不会吧?怎么会这样?”

    蒋欣很不相信,接着道:“那你还认土生这个侄儿干嘛?

    还让我催着小溪过来跟土生见面,这不是给我们家找麻烦吗?”

    “我说得这么清楚了,你怎么还不懂?好吧,为了安全,我仔细对你说说。”

    万小万小声道:“小溪做土生的女人,你弟弟一家以后肯定不用再发愁,还会很荣耀,这就可以了。

    我们跟土生保持亲密关系,有他的帮助也可以了。

    但千万不要炫耀,尤其是不要根据小溪跟我们关系,来让土生改口。

    这样会让人觉得,小溪是土生的女朋友甚至妻子。

    他的女朋友甚至妻子这个位子,小溪是没资格做的!如果做了,就会引来灾祸!

    ……懂了吗?”

    “哦!我,我懂了。”

    蒋欣基本上懂了,随即给万小万围上了围裙:“万哥,快帮我洗碗吧!”

    “嗯!”万小万随即顺从的忙碌起来……

    有了昨晚的紧密互动,今晚的洪土生根本就没想过要跟蒋小溪分开睡。

    进了套房之后,洪土生随即就除去了蒋小溪的衣裙,蒋小溪也羞涩的为他除去了上衣。

    但蒋小溪不会解皮带,最终还是洪土生褪下了裤子,抱着蒋小溪进了浴室。

    “土生哥,我们一起泡澡吧。”

    蒋小溪随即打开了心形的双人浴缸水龙头,洪土生正准备抓握揉捏一番她的34娇嫩,蒋小溪柔声道:“土生哥,我还没吃镇痛液呢。”

    “没事。我看你精神状态不错,躺在被窝里,再吃也可以啊。”

    洪土生笑着说起,随即抓握起来。

    “可是……土生哥,我想跟你在浴缸里做一次。

    回卧室后,我就想练内家功。明天一早,我们再在被窝里再做一次好不好?”

    听了蒋小溪柔媚而又带着些撒娇的话,看着她那炙热而又期盼的眼神,洪土生点了下头。

    随即再次抱起她,来到了灯柜旁。

    从背包里取出镇痛液,打开**盖后,随即给蒋小溪喝了一小口,之后重新抱着她返回了浴室。

    浴缸的水很快装了大半,正一手轻抚着着蒋小溪的平滑和美背和俏臀,一手揉捏着她的一个白玉包,埋头在另一个白玉包上含吮着嫣红小豆的洪土生,很快就将她抱起,跨进了浴缸内。

    把蒋小溪正对着她,放在双腿之上后,洪土生轻轻的吻了一口她的粉唇,随即亲吻起了她的俏脸,双手开始为蒋小溪抹上浴液搓洗起来。

    蒋小溪也温柔的为洪土生进行着搓洗,同时很奇怪的说道:“土生哥,你怎么不热吻我呢?”

    洪土生轻声道:“小溪,我是考虑到你的身体,不太适合接吻。

    反正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女人了,等你以后完全好了,我们想怎么吻都可以,现在还是听我的吧。”

    “好吧。土生哥,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做呀?”蒋小溪又问道。

    洪土生笑道:“别急嘛。小溪,你的性子还得再磨练下。

    今天我们都忙了一天,浑身是汗,还有厨房油烟,先搓洗干净,重新换上水之后,再做怎么样?”

    “嗯。好吧,土生哥,我会更加缓慢的。你想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我不会再催你了。”

    蒋小溪微微一笑,继续为洪土生搓洗起来。

    两人为彼此搓洗了全身,重新换水之后,开始相互抚摸,亲吻着彼此的脸蛋和身体,逐渐的动情起来。

    当已经反应很大的某处,感受到蒋小溪的粉嫩湿滑处明显流淌出了溪水之后,洪土生再次在上面和周围磨蹭了一番,随即逐渐的进入了溪流源头,之后不断的深入,最终抵达了小突出那里。

    抱着蒋小溪的美背,轻轻的耸动着,缓缓的碰撞着,让她感觉无比温馨,又非常充实,还不时的过着电,很快就持续不断的轻吟起来。

    洪土生不敢太用力,也不敢太快,他知道蒋小溪的身体状况,是不允许这样做的。

    看到她现在已经闭上眼陶醉其中,洪土生感觉很好,依旧保持着这个频率和速度,又亲吻起了她那精致的耳朵来。

    不久之后,蒋小溪已经极其满足了,她微笑着睁开了眼,娇媚的轻声道:“土生哥,你感觉满意吗?”

    “很满意啊!小溪,你弄得我太舒服了!”洪土生笑着说起。

    “是吗?土生哥,我好爱你!”

    蒋小溪说完,索性动了几下双腿,摆动了几下俏臀,晃动了几下纤腰,把她认为能让洪土生更舒服的动作反复做了几次。

    “土生哥,可以了吗?”蒋小溪又问道。

    “唔嗯……舒服啊!”

    洪土生装作非常舒服,很快就抱着蒋小溪起来,依旧保持着紧密的连接,出了浴室。

    即便是在擦水之时,洪土生依旧刻意的保持着紧密结合,之后抱着蒋小溪回了卧室,钻进了蚊帐中。

    而到了现在,洪土生这才跟蒋小溪脱离开,又亲了一口她的粉唇,这才睡在了被窝里。

    “小溪,你还是修炼一个小时,然后再休息吧。我先睡了。晚安。”

    洪土生说完,蒋小溪也道了晚安,很快就主灯关上,之后盘膝打坐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蒋小溪刚练完了半个小时的内家功,洗漱过后的洪土生就压在了她的身上,之后除去了睡衣。

    随着两人的亲热缠绵,洪土生很快就进入了蒋小溪的体内,之后再次动作起来。

    蒋小溪也是第三次了,她现在也知道配合的重要性,而且配合得也是越来越好。

    但是虽然她在练内家功时,刚喝了一小口镇痛液,现在还是感觉到了被压着很闷气,开始有些不舒服了。

    洪土生发现了这个情况,赶紧为她做起了推拿,很快就改善了这个状况。

    “土生哥,我还不够,我还想来!”

    蒋小溪嘟着粉唇说起后,双手还轻轻的摸了几下。

    “那我躺下,你轻轻的来,不要用力,也不要太快。”

    洪土生躺下后,蒋小溪笑着跨坐在他身上,之后一手把住剑拔弩张,很快分开了粉嫩湿润的细缝,缓缓的对准后,轻轻的坐了下去。

    当感受到了抵到了尽头之后,她又趴在了洪土生身上,轻缓的动作着,舒畅的轻吟起来……

    六点半吃过早餐之后,洪土生和蒋小溪跟万小万两口子告别,很快上了飞机,朝着洪土生打算去详细考察的金河县老火村飞去。

    原本是死火山群的火地山脉,在当地被传说是以往太上老君炼丹炉,被孙悟空打烂的碎片形成的。

    老火村,位于火地山脉的北面主峰下的山谷,这才有了老火村这个名字。

    但也许是这个名字跟“恼火”谐音,这个村的确非常的“恼火”!

    虽然当地人不知道“恼火”在天府方言里,是指困难、艰难、艰辛等意思。

    但洪土生作为天府人,却感觉这个老火村,不是一般的恼火。

    在他眼前来看飞机,同时看他和坐在副驾座上的蒋小溪的这些村民,穿得破破烂烂,还脏兮兮的不说,各个都是又矮又瘦、肤色较深,牙齿黝黑。

    即便是六个小孩子的牙齿也泛着黑,而且看起来都很显老而且木讷,不是很活泼。

    “你们这里,谁是村支书?谁是村长?”洪土生看着四周的村民们问起。

    “飞来的贵客,我们这里没有这些官,村里只有古、连、温、卓四家的族长!”

    一个拄着木棍,看起来七十多岁的老人,颤颤巍巍的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