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谈什么?-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483章 谈什么?

    “哦!谢谢啊!老大爷,你今年多大了?贵姓啊?”洪土生笑问道。

    老人赶忙回应:“我啊!我叫古金贵,已经六十二岁了!是现在村里活得最久的!”

    “哦?”

    洪土生没想到这个老人这么显老,震惊的同时,又问道:“大爷,那你应该就是古家的族长吧?”

    古金贵摇头道:“我不是,我儿子古福临才是。

    只是他和其他村里的青壮年,都去沿海打工了。三年了,就是过年都没回来。

    现在村里人就只剩下我们这些老人和小孩子。”

    洪土生看着眼前这二十多名老人,还有六个孩子,皱眉问道:“你们都多大年纪了?”

    众村民很快就回应起来,老人们从五十多岁到六十二岁,小孩子则从五岁到十来岁不等。

    根据这些人的回应,洪土生感觉他们都很老实,没有防备外人的那种戒心,但如果说难听点,应该是智商不高。

    相对来说,洪土生认为古金贵算是这群村民中智商最高的,随即又问起了他。

    “古大爷,你儿子他们打工三年没回来,跟你们有过联系吗?”

    古金贵摇头道:“没有啊。我们现在也在盼着他们回来,但他们就是没回来。

    眼看着我们这些人越来越老了,死了到是无所谓,但六个小孩子咋办哦!”

    “哦?!”

    洪土生瞬间感觉不太对劲,又问道:“他们是自己去沿海打工的吗?”

    古金贵又道:“不是啊。是乡上的兰二娃带他们去的。

    去之前还预先给了每个人两千块钱,这些钱都交给我们这些老人了。”

    “兰二娃?!他现在在哪?”洪土生皱眉问道。

    “好像也是一直没回来。”古金贵回应道。

    洪土生继续问道:“那你们去找过兰二娃的家里人吗?打电话联系过他吗?”

    古金贵回应道:“去年找过,但是联系不上。今年还没找呢。”

    “那除了你之外,再找五位年轻点的大爷,我带你们去兰二娃家里问问。”

    洪土生说起之后,古金贵很快就挑了五个大爷,在洪土生的搀扶下上了飞机。

    洪土生为六人都系上安全带后,很快启动飞机,朝着北面的老君乡飞去。

    十来分钟后,飞机已经到了只有一条街道的老君乡集镇上空。

    看到兰二娃家就在狭窄的街道边后,洪土生将飞机直接开进了乡政府大院里。

    飞机螺旋桨停止转动后,看大门的陈大爷很快就到了飞机旁。

    看到洪土生正在将古金贵等老人,挨个带出飞机,陈大爷马上问道:“你们是从哪来的?是要找领导们办事吗?”

    “陈老哥,我是古金贵啊!这是我侄儿小洪。”

    古金贵是按照洪土生在飞机上说的,在对陈大爷说起。

    要是在以往,陈大爷根本就看不上古金贵这几个看起来很老,但年纪还没他大的老火村人。

    但今天不同,毕竟他们是坐着直升飞机来的,而这个直升飞机比起他见识过的所有直升飞机都要大气,而且很新,说明开飞机的洪土生很有钱。

    何况在他身边,还有个漂亮的女孩子,估计是秘书之类的。

    陈大爷随即道:“哦!是洪老板啊!洪老板,你们来这里是要找哪位领导啊?

    现在还不到八点,领导们都还没来呢。”

    洪土生笑着点了下头:“嗯,陈大爷,我想问问,这街上的兰二娃最近在家里吗?”

    “兰二娃?我这三年一直没见到他,也不知道他现在是不是回了家里。”

    陈大爷说完后,洪土生又问道:“那你知道他的手机号吗?”

    陈大爷摇着头:“不知道。不过他叔叔兰学文是乡里的安监办主任,他肯定知道。”

    “谢了哈!”

    洪土生考虑了下,决定在这里等兰学文。

    看到乡政府隔壁就是一家副食店,拉着蒋小溪去买了一条硬中华,拆开后,给陈大爷送上一包。

    “谢谢洪老板。洪老板你应该是天府人吧!可真够爽快的!”

    陈大爷点起一支烟后,洪土生索性询问起了老君乡的各种情况,陈大爷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小洪,给我们一包烟呗。”

    古金贵等六个老人,看到陈大爷抽烟,口水都流出来了。

    “哦。”洪土生随即从大背包里取出了一包,递给了古金贵。

    正跟陈大爷聊得火热,大院的电动栅栏门外突然传来了几声汽车按喇叭的声音。

    看到是一辆黑色的别克车之后,陈大爷笑道:“洪老板,兰主任来了。”

    “哦!”洪土生随即看向了别克车。

    电动栅栏门打开之后,三十多岁的兰学文开车进来后,就注意到了大院内停放的飞机,也看到了衣着光鲜的洪土生和蒋小溪这对俊男靓女。

    凭着这么多年的社会经验,兰学文估计洪土生二人肯定有背景,很快就将车停在了洪土生两人身边,之后就走了下来。

    “两位同志,请问这飞机是你们的吗?能不能挪一挪,一会儿还有不少同志的车要来停放呢!”

    兰学文很聪明,如果飞机是洪土生两人的,那他们两人肯定是有钱有势人家的子弟,那就可以顺便好好的结交。

    “兰主任,放心吧,我们很快就走!”

    洪土生迎上前后,接着又道:“兰主任,我是专门来找你的。能不能去你的办公室,我们谈一谈?”

    “谈什么?”

    兰学文有些惊讶,怎么会是找他的,莫非是乡上出了什么安全方面的大事,需要他摆平的?

    但他还不知道乡里的那些小金矿主,有谁家买得起这么豪华飞机的!

    何况听洪土生说的话,似乎是很地道的普通话,更是有些云里雾里。

    “去了再说吧!”洪土生笑道。

    “好吧。”

    不久之后,兰学文领着洪土生和蒋小溪上了办公楼的二楼,进了他的办公室。

    洪土生递上一包中华烟,兰学文想了下,接过手马上拆开,发现里面并没有银行卡、或者钱之后,微微一笑,随即点燃了一支。

    “两位都坐吧。

    不知道两位贵姓?到底找我有什么事情?”

    洪土生让蒋小溪坐在门口的沙发上后,坐在了兰学文对面,笑问道:“我姓洪,她是我表妹姓蒋。兰主任叫我们小洪、小蒋就行了。

    听说兰主任是兰二娃的叔叔?是亲叔叔吗?”

    兰学文点头道:“是堂叔,但关系还是可以的。

    不过这个二娃子,已经三年多没回家了,我也没过问他的事情。”

    “嗯。兰主任,你应该有兰二娃的手机号吧?能不能打通他的手机,帮我问问情况。”洪土生随即道。

    兰学文皱了下眉头:“小洪同志,不知道你找二娃子有什么要紧事?”

    洪土生笑道:“其实也没什么要紧事。

    我今天和我表妹,到老火村看望远房表叔古金贵。

    才知道老火村的青壮年,都被兰二娃带去沿海打工了,三年都没回来,也没任何消息。

    本来我们想直接去兰二娃家打听,但得知你是兰二娃的叔叔,所以先来找你帮帮忙问问情况……”

    兰学文回想起在飞机旁还有古金贵等六人,瞬间反应过来:“哦!应该是老火村的青壮年,三年没回村,所以老火村的人找你帮忙查这事吧?”

    洪土生随即严肃起来:“嗯。兰主任要这么说,那就算是这样吧。

    四十多个青壮年,三年没有回家,也无法联系,他们不可能不顾家里的老人和孩子,所以我认为其中一定有很大问题。

    估计他们不是失踪了,那也是下落不明。

    这个兰二娃我认为有很大嫌疑,他很可能是骗了老火村那些老实巴交的青壮年,把他们卖去了沿海。

    我表叔他们每年都会来找兰二娃,还会来乡政府问问情况。

    但这事乡里一直都没人管,要是上面有人追究的话,老君乡的书记、镇长、派出所所长、等很多牵扯到的,都会受到处罚。

    另外,兰主任作为兰二娃的堂叔,还是乡安监办主任,肯定会被牵连。

    至于你会被牵连到什么程度,我现在也不清楚,但上面肯定会来查的……”

    看洪土生的表情越来越严肃,兰学文现在明白了来者不善,同时感到事态严重。

    但他不敢得罪眼前的洪土生,只得苦着脸道:“呃……小,洪同志,我跟二娃子几年没联系了。”

    洪土生冷笑道:“呵呵,这个我不管。

    我只想知道,他现在在哪?

    老火村那些青壮年在哪?还有没有别的人跟兰二娃去打工了?”

    “呃,好吧,我打电话看看他在不在……”

    兰学文赶紧取出了手机,拨打起了兰二娃的电话,为了洗脱嫌疑,他还开了免提。

    洪土生也到了他身边,记住了兰二娃的电话号码。

    电话铃声响了第三次之后,电话那头终于接通了电话。

    “喂,你好!请问你是谁?”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

    “我是兰学文,兰二娃的堂叔。我家二娃子呢?”兰学文问道。

    “哦!兰总还在睡觉呢。”女人回应道。

    “赶紧让他接电话。”兰学文催促道。

    “哦,我看看啊。”

    女人随即将手机放下,对已经半坐起来的兰二娃问道:“兰总,你堂叔打电话来了,你接不接啊?”

    “不要接。老家的人打电话来,都不会有好事,赶紧挂了关机。

    一会儿我得去换个手机号,这个手机号不能再用了。”

    兰二娃还没说完,女人已经顺从的挂了电话。

    当兰学文再打,自然是关机了。

    “洪同志,你看,这个二娃子有钱了之后,根本就没把我当他堂叔,根本就没存我的手机号,不接我的电话,还关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