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 真的不想吗?-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484章 真的不想吗?

    兰学文皱眉说起后,洪土生问道:“兰主任,你说他有钱了,但他这三年多又没回来,你怎么知道的?”

    兰学文解释道:“他虽然没回来,但他父母住的大哥家,盖上了三层楼房,下面还有四个铺面,他大哥还承包了一个小金矿。

    要知道在四五年前,他家可是我们兰家最穷的,而他一直是游手好闲的混混!”

    “肯定有大问题!”

    洪土生说完,随即打通了万小万的手机,很快将情况和他分析的事情进行汇报,之后又把兰二娃的手机号和兰学文的手机号,都让万小万记下。

    “土生,我马上让市公安局对兰二娃的手机号进行调查,尽快确定他当时所在的位置。

    争取尽快联系当地公安对他进行抓捕,同时对他老家的父母、大哥等进行审讯!”

    万小万挂了电话后,洪土生也放下了手机,看着一脸震惊的兰学文笑道:“兰主任,感谢你对我的配合。”

    兰学文赶紧道:“洪少,没想到你竟然是万书记的侄儿!

    你刚才也看出来了,我跟兰二娃根本就没什么来往,打电话也不搭理我。

    还请洪少对万书记说说,网开一面,不要牵扯到我啊!”

    “嗯……兰主任,你自己好好想想,你这些年犯的错误有多少,大不大,严不严重。

    如果不严重,主要承认错误,亡羊补牢的话,我可以帮你躲过这一劫。

    甚至只要你继续配合,好好表现,还有机会当上镇委书记……”

    听了洪土生的话后,兰学文想了想,笑道:“还真的不算严重,我当官这些年大概只收了十几万块的贿赂,其它还没什么问题。”

    “十几万块?你那别克车应该不低于十几万吧?”洪土生随即问起。

    兰学文随即笑道:“我买的那是二手车,过户换牌也只花了五万块不到。

    还有我家就住在镇上,距离乡政府不远,修的是三层楼,有六个店面,后面还有一个大院子。

    我爸妈和我老婆这么多年,一直在经营饭店和茶庄生意,这几年每年也能挣个二十来万吧!”

    “你有钱还收贿赂干嘛?”洪土生笑问道。

    “其实是他们打牌输给我的。但我知道这个是故意行贿。

    洪少,如果我把钱退了,应该没问题吧?”

    洪土生随即道:“嗯,现在每个银行都有廉政账户,你现在就赶紧去把贿赂款存进去,多存几千上万也无所谓,就当是交了党费。

    以后谁也举报不了你,也搞不了你,那你做乡党委书记,就找不出毛病了!”

    兰学文赶忙站起,笑道:“多谢洪少。那你们在这坐一会儿,我去信用社转十几万到廉政账户!”

    “我们也要走了。不过,兰书记,你得尽快把老火村的老人和小孩送去治病,之后还得安排去养老院和学校读书。

    我认为老火村的水土肯定有很大问题,估计人在这里生活久了会变老,会早衰早死,而且智商不高。”

    听洪土生称呼他为“兰书记”,兰学文的上进心瞬间被激发出来,他随即道:“洪少,要是我能尽快成为乡党委书记,我一定安置好老火村的老人和小孩。”

    洪土生随即看着他冷笑道:“呵呵,兰主任,要是不能尽快当上书记,你就打算不管不问了?”

    “呃……我……”

    兰学文考虑了下,缓缓说道:“那我自费把老火村的老人和小孩,送去县人民医院检查治病……”

    “好!那就拜托兰书记了!

    你现在只是主任,要想当上书记,还隔了两级。

    要想有政绩,把老火村人的事情办好、安置好,这个就是很大的政绩!

    希望兰书记把握好这次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洪土生说完,跟还有些迷茫的兰学文握了手,随即拉上蒋小溪离开了。

    开上飞机之后,洪土生对古金贵六人说起,让兰学文照顾他们老火村人的事情,六人都非常开心。

    “小洪啊,你打听出我们的儿子、儿媳他们消息了吗?”古金贵又问道。

    洪土生回应道:“正在对兰二娃的行踪进行调查,只要找到兰二娃,自然就知道你们的儿子、儿媳了!”

    “谢谢啊!小洪,真的太感谢你了。”古金贵说完,其他五个老人也感谢起来。

    “嗯,古大爷,你们村的人平常在哪取水啊?吃的又是什么呢?”

    古金贵回应道:“我们村的人都是从山脚下的老火泉里挑水,吃的就是玉米面、小麦粉、土豆、红薯这些。”

    “嗯,到了村里之后,你们直接带我去老火泉。”

    几分钟后,飞机停在了老火泉边的荒原上,洪土生闻到了轻微的硫磺和硝石气味,随即取了个空矿泉水**子,装满了稍稍有些温热的老火泉水。

    “古大爷,你们给庄稼浇灌用的水,也是用这泉水下游溪流里的水吗?”

    洪土生将剩下的八包硬中华递给了古金贵后,他赶紧道谢,说道:“是啊!”

    “我可不可以带几斤你们吃的粮食,回去呢?”洪土生又问道。

    “当然可以啊!”古金贵笑着点头。

    不久之后,洪土生将十几斤老火村人吃的各种食物等,装在大背包,给林清歌打了个电话后,随即启动飞机,载着蒋小溪朝着井盐村村部飞去。

    不到九点半,直升飞机降落在了村部。

    今天是五月二号的假期,村干部们都不在,住在村部的五保户和重度残疾人们,也都被五一节前返村的亲人或侄儿侄女等在五一节村民大会后,接回家过节了,大院里显得空落落的。

    换乘另一架加满油的直升飞机,降落在林家大院的家里前院后,林清歌等众女很快围拥过来。

    看到除了贾芸五女之外,众女都在,洪土生很快就将蒋小溪跟众女做了相互介绍,并让众女直接称呼她为“小溪”,并拉她进群。

    众女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称呼小溪的同时,也让她直接称呼她们的姓名或名字。

    众女进了客厅后,洪土生也独自去了后院。

    看到后院上方的铁丝网上换上了新的树叶和树枝对后院进行覆盖,整个药园子内没有任何冒头的杂草和枯枝败叶,长势很好的各种药材上的老叶子都被采摘了,洪土生露出了微笑。

    女人们都太贤惠了,现在完全不需要他提说,就做得非常的完美。

    对每一行药材都察看了下,因为是有规律的混种,暂时没发现有病虫害。

    返回前院后,看到众女有的在厨房忙碌,有的已经从前院出去,去了自留地。

    从冰箱里取出新采摘的老叶子后,洪土生在饭厅里熬煮起了老叶子的水。

    之后又在卧室里配制出了一大盆镇痛液,将镇痛液用空矿泉水**装了二十多**后,一多半放进了蒋小溪的背包里。

    距离中午还有半个多小时,洪土生又认真的翻看起了三本圣母医书。

    只要将内容牢记在心,之后会把医书和手机里存储的图片毁掉。

    反正社里有保存,也不用担心遗失。

    手机铃声响起,看到是贾芸的来电后,他随即接通。

    “土生,你下午有空来县城吗?”贾芸问道。

    洪土生随即一笑:“你要是想我来,我就来啊。”

    贾芸随即道:“不是。土生,不是我想你来,而是在忆金兰总店接受培训的琳娜她们三个乌克兰美女,想要见你。”

    “见我有什么意思?”洪土生问道。

    贾芸回应道:“应该是感谢吧。

    另外,估计也是想求你帮忙,把她们在乌克兰老家的亲人,带到我们这个安全的国家来。”

    洪土生考虑了下,说道:“那行。午饭后要是没什么事,我就来总店。”

    贾芸随即道:“那就把姐妹们都叫来吧,尤其是新来的姐妹小溪。下午的时候,姐妹们都可以去好好逛逛街。”

    “这事你们自己商量就行了。”

    洪土生说完,又问道:“贾芸,你想不想现在就怀上我的孩子?”

    “现在?”

    贾芸一愣,再稍稍一想,说道:“土生,我现在不想。”

    “为什么?真的不想吗?”洪土生问道。

    “真的!”

    贾芸解释道:“土生,不是我不愿意为你生孩子,而是我觉得我才23岁,年纪不大,应该跟姐妹们好好努力,把金王集团搞好。

    看以后的家里和金王集团的情况,打算在在25岁到28岁之前,怀上你的孩子。”

    “好吧。既然真的不想。那就以后再说吧。好了,下午再见!”

    中午跟众女吃过丰盛的午餐,得知经过姐妹们商议,在下午两点后,由卿凤舞、魏圆圆、阳蜜蜜、纪嫣然、蒋小溪五女,陪着洪土生去忆金兰总店,之后跟贾芸五女去逛街购物。

    而其她姐妹,除了彭兰儿、赵冰霜、林清歌三女要留守家里之外,在做完家务之后,都将步行前往甘倩倩家游玩。

    趁着众女还在忙家务的时候,洪土生将甘倩倩叫进了卧室。

    “倩倩,你知道什么了吗?”洪土生小声问道。

    “嗯。清歌姐偷偷告诉我了。”

    甘倩倩瞬间有些伤感,接着道:“最开始的时候,我很伤心。

    但清歌姐说了,如果我都伤心了,妈妈看到我这个样子,肯定会更伤心,反而加重病情。

    这样的话就不能让妈妈,快快乐乐的、尽量多留在这个世界一段时间。”

    “嗯,既然你知道了,怎么还这么伤心?”

    洪土生说完,随即将甘倩倩搂抱着,亲吻在她的额头上,接着就吻在了她的粉唇上,双手也隔着布料,捏握起了柔软的饱满。

    爱情果然是最好的疗伤药,两人亲热缠绵一会儿之后,俏脸还带着红晕的甘倩倩,拎着十来**镇痛液出了卧室,很快就跟王巧巧等女离开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