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初恋-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486章 初恋

    但在五月到九月,却是草长莺飞,花花草草覆盖在高原之上一望无边。

    牦牛、高原绵羊、高原山羊等牲畜,在山间盆地和湖泊边悠闲得吃草,放牧的姑娘、小伙们唱着山歌,尽情的享受着这几个月的最美时光。

    飞机在经过大雪山区域到达九顶村后,洪土生就感觉这里的风景,比起上次来要美很多。

    飞机又朝着东边飞过两座不算高的山之后,就看到了只有几条街道的茂武县城。

    在周边盘旋一圈之后,飞机顺着通往东南方康边市的三车道柏油马路,一路飞行,经过稀稀落落的村庄和小集镇,最终降落在了距离市委大院不远的正安电梯公寓内小广场上。

    虽然此时已经快到晚上八点,但因为有一小时的时差,这里的天色还比较明亮。

    螺旋桨完全停止转动后,郭为民随即迎了上来,很快将他带到了栋501号的两室两厅,他和韦惜君的新家。

    换上拖鞋来到客厅后,郭为民让洪土生坐在了沙发上,此时电视里依旧在播放着新闻,洪土生也随即看了起来。

    郭为民给洪土生泡上一杯绿茶后,坐在了他的身边:“土生,你开了将近三个小时的飞机,连夜赶来看我,对我这份情谊之深,让我实在太感动了!”

    “嘿嘿,郭哥,我们是兄弟!”洪土生咧嘴一笑。

    “嗯!土生,你对郭哥的好,郭哥铭记在心。

    现在要向你透露一个秘密,是跟你有关的,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郭为民特意卖起了关子,洪土生被他的神态吸引住了,此时产生了很大的联想,赶忙道:“郭哥,我们是兄弟。

    你赶紧说吧,就别吊兄弟胃口了!”

    “哈哈哈哈!土生,其实你刚回剑南县不久,我就知道你了,但没想到那么快就跟你情同兄弟!”

    郭为民拍了拍洪土生肩膀,笑问道:“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吗?”

    “呃……郭哥,莫非你有熟人,直到我以往的所有经历?”

    洪土生之前,本以为是关于他身世的,但现在看来肯定不是。

    郭为民看向了厨房,估计韦惜君她们还在忙碌,感觉没必要再隐瞒,小声笑道:“呵呵,我的叔叔是你的师父,现在明白了吗?”

    “我的师父?”

    洪土生瞬间一愣,马上想起了对他一直很严厉的五位社长之一,教他武功的师父郭成。

    “郭成是你的叔叔?”洪土生问道。

    “呵呵,这是他执行公务时的名字,他本名叫郭振东,是我的小叔!

    不过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小叔现在是做什么公务的。

    但估计很秘密,他也从来没对我们这些家里人说过。”

    “噢!”

    洪土生震惊了,难怪郭为民得知他的情况后,就对他特别好,原来主要还是因为他的师父是郭为民的小叔,难怪要他叫“郭哥”!

    “土生,知道我去年,为什么会被调到剑南县当县委书记吗?”郭为民又卖起了关子。

    洪土生想了下,感觉郭家和郭为民不可能未卜先知,料到他今年要回老家,还会帮郭为民大忙,那就肯定是别的原因。

    但他也不想胡乱猜测,随即摇着头。

    “好吧!”

    郭为民随即道:“其实我三姑郭振芳的前夫,现在凌云集团的凌云董事长,以往在汉东集团工作过一段时间。

    我三姑当时虽然是国内知名演员,在假期也会偶尔到剑南县去跟凌云团聚。

    我的小叔是武学天才,那时候只有十几岁,还没有特招入伍,每次都会保护三姑,跟着一起来。

    他们对剑南县都比较熟悉,认为到剑南县任职比较有发展潜力,加上小叔还托我在剑南县找他的初恋情人。

    经过他的一番运作,我才会从团中央的工作岗位,平调到这剑南县来。”

    “哦!原来是这样啊!”

    洪土生接着又问道:“郭哥,我师父的初恋情人是什么样子的?我可以让卿叔叔他们帮忙找啊!”

    郭为民笑道:“小叔说,他是在玉泉镇的圣母会上,认识的那个小姑娘,估计当时只有十五六岁。

    当然了,小叔那时候也年轻。他当时还不到十五岁,但长得却像是十七八岁的小伙子。

    至于那位小姑娘长得自然是很漂亮很水灵的,而且最明显的标志,就是在左乳下方的肋骨上有一颗大黑肉痣……”

    洪土生瞬间皱起了眉头:“呃,那么隐秘的地方,谁会露出来啊?

    估计除了师父之外,即便是那个小姑娘的父母也不一定知道吧?”

    “是啊!”

    郭为民点了点头,接着又道:“我小叔说,小姑娘跟他一见钟情。

    后来两人在离开圣母泉的途中,就在玉泉镇和金安镇交界地带的竹海,也就是现在规划建设竹海清泉风景区内,先在清泉里洗了个澡,之后就在附近的竹林深处做了男女之事。

    那个小姑娘还把最宝贵的第一次献给了小叔,但是很可惜,小叔当时只知道她叫小妹。

    他们做了男女之事后,小叔就被在竹海游览后的三姑叫走了,小姑娘也没有挽留他。

    之后他回到家不久,就被特招入伍,再也没有见到过小姑娘。”

    洪土生想了下,说道:“这不过是一次露水情缘,估计小姑娘早就嫁人了,现在也都老了。

    师父怎么还想着她啊?”

    郭为民回应道:“毕竟初恋嘛!加上小叔的妻子在八年前因白血病去世了,师父也想找到初恋,看看能不能续上缘分。”

    洪土生有些恍然大悟的说道:“难怪啊!师父对我那么严厉,看来是少了女人的关爱,所以一直都是冷冰冰的。”

    郭为民点头道:“嗯……

    可惜啊,我就凭着这点线索,让玉泉镇和金安镇的官员帮忙调查,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线索。”

    “万一那个小姑娘不是这两个镇的人呢?”洪土生随即道。

    郭为民叹息道:“我也考虑过啊。所以之后还让卿常贵让他那些兄弟,帮忙在全县范围内调查过,依旧没有什么线索。”

    “肯定没线索啊!师父跟那个小姑娘,见面发生关系的时候,应该过去了二十多年吧?”洪土生问道。

    “快二十一年了!”郭为民说道。

    “二十一年?”

    洪土生瞬间有些惊讶,很快生出了一连串想法,但是感觉不可能这么凑巧。

    现在科学技术那么发达,只要拿他入社时抽取的血液等进行基因对比检测,很容易看出特和师父之间有没有血缘关系。

    如果他跟师父有血缘关系,师父自然就是他的生父,自称小妹的小姑娘就是他的生母。

    师父的妻子早就死了,现在孤身一人,作为五名社长之一的师父,也不可能受到郭家或别的什么限制,也不可能不敢,或不认他这个私生子。

    按照这个简单逻辑推理的话,师父就不是他的生父,那个小姑娘自然就不是他的生母。

    “土生,你在想什么呢?”郭为民笑问道。

    “呃,郭哥,没什么的。”洪土生咧嘴一笑。

    “土生,你有空的话,再帮我小叔查查。”

    郭为民又跟洪土生聊起了康边市的基本情况,此时一声清亮而又带着几分温婉的女声从饭厅传来:“大姐夫,土生,吃夜宵了!”

    “咦!”

    洪土生听着感觉有些耳熟,很快扭过头,朝着饭厅望去,但此时女孩又进入了厨房端菜,只给洪土生留下一道身穿天蓝色绣花真丝旗袍,显露出曲线动人的靓丽背影。

    “莫非是她?”

    洪土生心里还在疑惑,郭为民笑道:“土生,今天跟着我们两口子来的,还有你嫂子的表妹。

    她从小就是童星,现在还是我三姑的得意弟子,在江海戏剧学院读大三的同时,每年还要接拍几部电影和电视剧,参加多家卫视的大型综艺节目。

    在我三姑的精心教导和培养下,她已经从著名童星,成功转型成了国内一线女星……”

    郭为民还要继续说下去,洪土生忍不住问道:“她家是不是搞餐饮的?”

    “呃!土生,你怎么知道?”

    郭为民接着道:“在华东、华北、华南各大一二线城市,都开设有连锁美食城,总部设在江海直辖市的味天餐饮集团,就是她家的!

    她父亲叫艾高兴,是集团总裁,母亲韦香是集团董事长,也是你嫂子的小姑。

    不过这个小姑跟我岳父韦建国是同父异母,是岳祖父韦汉升在原配妻子去世后,重新娶妻生下的。”

    “噢!那你岳父他们跟这个韦香关系怎么样?”洪土生又问道。

    “哈哈哈,我岳父韦建国、二叔韦建军跟小姑韦香,怎么说也是同一个父亲,都是看着韦香长大的,自然是无比的疼爱。

    小姑对这两个大她十几岁的哥哥,也是无比的尊重和爱戴。

    整个韦家四代人,相处都非常的和谐,甚至超过了某些同父母的大家族子弟……”

    郭为民笑着说到这,洪土生又听到了熟悉的女声:“土生、姐夫,怎么还不来啊?

    我已经为你们倒上三十几年的女儿红老酒了!”

    “呃……”

    洪土生已经确定了嫂子韦惜君的表妹,就是如今越来越火的一线女星艾妙琳,想到以往跟她的亲热,瞬间心痒难耐,明白艾妙琳应该是特意来找他的。

    幸好今晚他来了,如果明天他再来,恐怕就见不到整天各种忙碌的艾妙琳了!

    “妙琳!我们来了!”

    洪土生笑着说完,拉起郭为民,就朝着饭厅走去。

    隔了一年多,终于又见到了洪土生。

    比洪土生大一个多月的艾妙琳,现在的心情非常激动。

    洪土生此时也在专注的看着艾妙琳,那可爱的丸子头,标准鹅蛋脸上那精致秀美的五官,尤其是极有神采富有灵性,仿佛会说话的双眼。

    兄弟姐妹们,今天是五月最后一天了,鲜花再不投就作废了,希望大家好好察看下,还有没有鲜花,都投给本书吧!老洪跪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