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 洛娃-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488章 洛娃

    牧民们都比较有钱,而且住的基本上都是帐篷。

    但就在刚才不久,很多牧民家被一群骑马持枪的惯匪洗劫,除了年轻漂亮的女人和少女,被马匪强行带走之外,其他人基本上都被杀了……”

    “那是谁报的警呢?”洪土生问道。

    “一个躲在炕下的女孩子,名叫洛娃。

    土生,本来这事我不想惊动你,但整个康边市没有一架直升飞机,没办法在空中查找到马匪的下落。

    希望你能帮忙,找到那群灭绝人性的马匪,最好把他们全部除掉,免得以后再祸害百姓!”

    郭为民说完,洪土生又询问了洛娃所在的具体方位,很快就背上大背包,来到了小广场上。

    看到郭为民和五名中年警官已经在等待,他赶紧开了机舱门让他们进了飞机,之后载着六人朝着定康湖区飞去。

    美丽宽广的定康湖东北面,属于湖东乡地界的一大片牧场区,定康县的多辆警车早已经到了。

    郭为民六人从飞机上下来之后,悲痛欲绝的14岁少女洛娃,就被警官带上飞机坐在了副驾座上,而在机舱内,则坐上了由队长洛桑带队的六名特警。

    “洛娃,你好!我叫洪土生,你叫我土生哥就行了。

    虽然你失去了爷爷奶奶和爸爸,但还请不要再悲伤,一定要振作!

    现在最重要的是,从马匪那里救出你的妈妈。

    你确定马匪们是朝着北面离开的吗?”洪土生一边为洛娃系上安全带,一边问道。

    身高达到一米六,容貌还算精致,只是有着典型高原红肤色的洛娃,马上点头,用起沙哑的声音说道:“嗯!

    土生哥,我是听到没什么动静了,才从炕地下钻出来,之后悄悄的出了帐篷,看着二十几个骑马还拿着枪的坏人,带着我的妈妈和一些阿姨和姐妹们,朝着北面走了。”

    洛娃说完后,洪土生马上启动,朝着北面飞去,同时察看起了卫星地图。

    “洛娃,再往北走,好像就进入康塘大山了!这个山应该是定康县和海青省塘县的界山吧?”洪土生又问道。

    “是的。以往我爸爸经常带我进山打猎呢。”

    洛娃说起后,洪土生马上问道:“当时遇到过骑马的那些坏人吗?”

    “没有。”洛娃摇头道。

    洪土生想了下:“嗯,那么多马匪,还带着女人们,肯定是进山了。

    山里应该有他们的老窝,只要找到他们的老窝,就能救出你的母亲她们……

    洛娃,你爸带你进山,是同骑一匹马吗?”

    “是啊。”洛娃马上点头。

    “从你家到进山,大概需要多长时间呢?”洪土生又问道。

    “四十多分钟。”洛娃又回应道。

    洪土生继续问道:“你看着马匪离开,报警是什么时候?”

    “嗯,那时候是一点四十八分,我记得很清楚。”洛娃很是认真的回应着。

    “现在是两点二十五分,也就是说,现在才过去了三十七分钟。

    二十多人夜里骑马来杀人抢劫,之后带着女人们走,也不敢走大路,只敢从草原走,加上还有女人们的哭闹,还得拖着那么多的贵重物品,肯定没有白天跑得快。

    要是这么说的话,他们现在应该还没进山,很可能就在半路上!”

    听到洪土生这么一分析,洛娃又生出了些希望:“那我妈妈应该还有救啊!”

    “对!应该有救!”

    洪土生说完,随即加快了飞行速度,虽然一路上没有发现马匪,但却很快到了距离康塘大山不远的地方。

    紧接着,洪土生就顺着大山搜索起来,很快就在一处小山丘附近,发现了那群二十多人的马匪,还有被绑在马上的二十几名女人和少女们。

    “洪少,我们现在怎么办?”特警队长洛桑在后面问道。

    “马匪每个人身边都有个女人,随时可能把女人们当作人质。

    如果看着人质死在我们面前,估计没人能受得了。暂时按兵不动吧。”

    洪土生说完,马匪们竟然在马上就取出了猎枪,朝着飞机瞄准后,就射击了起来。

    “呵呵,就凭着这样的枪,也想射穿我的飞机?”

    洪土生笑着说起后,还是拉高了高度,更是让马匪们浪费了不少的子弹,却没有对飞机造成任何的影响。

    “大哥,我们的子弹不多了!”一个马匪说道。

    “妈了个巴子!整个康边市都没有直升飞机,这个直升飞机是从哪冒出来的?”

    四十多岁的彪悍大哥强巴,望着依旧在高空上的直升飞机很是郁闷,现在距离康塘大山还有二十几里地,但马已经累了,必须在这里休息一阵。

    另一个马匪说道:“大哥,这个直升飞机估计不是警察的吧?什么也没标志!”

    “应该不是。但为啥刚才要用灯照着我们,还盘旋了一圈呢?莫非是军方的飞机?”强巴又分析起来。

    又一个马匪说起:“大哥,我见过军方的直升飞机,颜色是黄绿色的,不是那个颜色。

    大哥,马儿需要休息,婆娘和姑娘们也要吵着要撒尿,你看咋办啊?”

    “不管了!我们先下马,把婆娘和姑娘们也带下来方便,让马儿休息下,喂点干粮!

    也要注意警戒,要是有任何人突然靠近,一律杀了!要是逼不得已,抢来的婆娘和姑娘也可以杀了!”

    强巴注意到飞机已经远离,很快做出了决定。

    马儿被被放在了附近的山泉边,喝着水吃着干粮,马匪们将女人们围在一圈,让她们就在里面撒尿。

    虽然女人们想逃,但被这样围困着根本逃不掉,只得当着马匪们“嘘嘘”起来。

    今晚夜色朦胧,马匪们听着女人们的嘘嘘声,不少人都生出了想要趁机占女人便宜的想法。

    但大哥强巴要求进山回了他们的住处后,再玩这些女人,马匪们也不敢不听。

    而就在马匪们休息之时,直升飞机也停在了一里多外。

    洪土生让洛桑等特警保护好洛娃和飞机安全之后,背上大背包,朝着小山丘而来。

    衣服口袋和裤包里,现在装满了玻璃弹珠。

    但即便如此,洪土生也不可能一口气杀掉这些马匪。

    而一旦不能一次性解决掉这些马匪,女人和少女们的安全,就得不到保证。

    注意到马儿们正在喝水吃干粮,躲在山丘后的洪土生很快就有了主意。

    他照着马儿们的屁股投掷去了弹珠,突然受到惊吓,加上受到了疼痛的刺激,马儿们很快就四散奔跑起来。

    马儿是代步工具,身上还驮着抢来的贵重物品,它们四散逃离之后,马匪们赶忙脱离开女人和女孩,都开始吹起了口哨。

    要是在平常,只要他们吹起口哨,马儿们就会自动跑回来。

    但这次,却只是停在了远处,就是不肯回来。

    “兄弟们,各人把个人的马儿拉回来,一会儿还得尽快回山洞呢!”

    想到女人们都被绳子绑住了手脚也不可能逃走,加上马儿跑得也不是很远,强巴在说起之后也起了身,打开了强光手电,朝着他的马儿跑去。

    很快,这里就只剩下了女人们,洪土生凭借着敏锐的视力,避开了马匪们,很快到了女人们身边。

    “不要说话,我是来救你们的!”

    洪土生用一把多功能军用刀,很快就割断了几个女人的绳子。

    但此时已经有一个马匪牵着马,朝着这里走来了。

    洪土生随即双手同时激射而出两颗玻璃弹珠,精准的射中了马匪的头部和身上。

    马匪应声倒下,马儿注意到主人死了,再次受惊,又吓得跑出了几百米外。

    “咋回事?”强巴朝着马匪倒下的地方射去,也不知道是是什么情况,赶紧牵着马走来。

    又是几颗玻璃珠射来,彪悍的强巴也倒下了。

    趁着马匪们还没反应过来,洪土生又割断了几个女人的绳索,之后让她们都趴在地上不要乱动,而他则继续在女人们的身割着绳索。

    又有个马匪牵着马,朝着女人群走来了,但迎接他的依旧是死亡。

    再又干掉了一个马匪之后,洪天终于将女人们身上的绳索都割断了。

    “大家跟着我来!”

    洪土生小声说起后,引领着女人们朝着山丘背后走,在途中又干掉几个马匪之后,终于将女人们带到了安全区。

    “你们先在这里等着,我把马匪们都收拾了,为你们的亲人报仇,之后会带你们回家的!”

    没有了女人们的拖累,洪土生很快就对在夜里视线不好、反应也慢的马匪们,展开起了疯狂的报复。

    但为了获得马匪老巢的信息,他最终留下了一个不太强壮的马匪,只是将他的双手和双脚都点了穴,让他开始体会着成为废人的感觉。

    “对我说实话,我保证不杀你!还会放了你!”

    洪土生给郭为民和洛桑都打过电话之后,就下蹲看起了马匪。

    “谢谢兄弟不杀我,我一定实话实说。”

    马匪阿旺已经被吓坏了,他实在搞不清楚强巴等二十多个兄弟是怎么死的。

    但既然洪土生要留着他,为了能继续活下去,他决定把知道的都说出来。

    “你是谁?你们这群人住在哪儿?”洪土生轻松的笑问道。

    “我叫阿旺,我们都住在康塘大山的山洞里。”阿旺赶忙道。

    “嗯,山洞里还有谁?”洪土生又问道。

    “没有了。”阿旺赶忙摇头。

    “那之前有过别的人吗?”洪土生继续问道。

    阿旺赶忙点头:“有!

    以往我们在海青省那边抢劫杀人,还带女人到山洞玩乐,玩腻了就卖给了土司寨的第28代土司单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