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1章 人去哪了?-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491章 人去哪了?

    单增笑道:“哈哈哈,也不是就要你等两天两夜,估计明晚,你就能带走这次买的货了。”

    “呃……我在这里等两天,可是要耽误很多时间啊。

    要不这样,我明天晚上再来怎么样?”洪土生随即说起。

    单增马上摆手道:“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肖少,我们土司寨的规矩是,买家来了之后,先付款再取货离开,中途是不可以离开的。

    另外,你的手机得交给我保管。”

    洪土生也随即道:“我的手机里有很多达官显贵、社会名流的私人手机号,还有很多重要东西,不可能交给你们保管。”

    单增随即道:“肖少,为了避免泄露你的身份,我也无意了解你的真实身份,还可以这样。

    我给你一个小盒子,你把手机放进去,我把盒子锁了之后你随身携带,但盒子的钥匙在我这里。你看怎么样?”

    “行啊!”洪土生马上答应下来。

    单增很快就从柜子里取出了个亮银色的金属小盒子,洪土生接过后,将手机关机放了进去。

    锁了之后,将钥匙递给了单增,之后就将估计是钛合金的小盒子,放进了大背包里。

    单增见洪土生这么爽快,随即道:“好!肖少年纪轻轻,却有胆量有气魄,而且一表人才。

    快五点了,肖少要不要去睡一觉?

    吃早餐的时候,我的女儿会来叫醒你的。”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单增随即向身边的两个中年女人递了个颜色,两个女人随即领着洪土生进了一楼的一间客房。

    “贵客,我们这里的风俗,是要陪远方来的客人睡觉的,现在就让我们陪着你吧!”

    两个中年女人正要脱下真丝做的裙袍,洪土生赶忙道:“两位阿姨,不用了,我只是简单休息下。好意我心领了!”

    “呵呵,肖少,你是嫌弃我们太老吗?

    要不,我让我们的女儿下来陪你怎么样?”其中一个中年女人又道。

    “不是!是我想好好休息。还请两位阿姨赶紧出去,也去休息吧。”

    洪土生这样下了逐客令后,两个中年女人终于关门离开了。

    洪土生将大背包放在灯柜上后,很快就只保留了短裤,睡了过去。

    两个中年女人上到二楼单增的大卧室后,看到单增正在用卫星手机打电话。

    “土司,那个肖少不让我们陪睡。”一个女人说起。

    单增点头道:“嗯,我已经打听过了。

    这个肖少很有问题,但打进我银行账户的150万,却是真的。”

    “土司,我也感觉这个肖少有问题。要不我们去找阿旺问问?”另一个女人建议道。

    “你们再睡一会儿吧。我去问就行了。”

    单增很快出了主楼,去了寨墙边进了阿旺临时住的房间。

    阿旺此时已经睡着了,但很快就被单增两巴掌打醒。

    阿旺睁开眼后,发现单增正用短猎枪指着他的额头:“啊!土司大人,小的哪里得罪了你了?你别杀我啊!”

    单增重重的发出“哼!”的一声:“不杀你可以,但你为啥要跟一个外地人合伙骗我?

    竟然还把他带到我家来?你安的是什么心?

    赶紧说,否则的话,你马上就会死掉!”

    “我……我,我,土司大人,我也是没办法啊!”

    阿旺想到马上死比起过几天死更可怕,接着说起了实话:“这个肖少杀了强巴大哥,我们二十多个兄弟也都被他杀了。”

    “哦?!是怎么杀的?他就这么厉害?”

    单增皱起了眉头,有了闲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的感觉。

    “很厉害。但我真的没看清楚是怎么杀的。反正强巴大哥和兄弟们都死了。

    他留下我,就是为了让我带他来土司寨做调查的。”

    听了阿旺的话后,单增越发感到事态严重,又冷冷问道:“你来这里之后,怎么不对我偷偷汇报?还把我当成你们尊贵的土司大人吗?”

    “我是被他点了穴,虽然为我暂时解了穴,但如果不彻底疏通经脉的话,我活不过七天……

    所以,求土司大人原谅我!不要杀我啊!”

    阿旺继续求饶后,单增冷笑道:“好!我不杀你!”

    “谢……”

    阿旺的话还没说完,子弹已经从额头射入了脑袋内,红白之物瞬间涌出,但声音却不算大,似乎自带了消声功能。

    “哼!给我家招来了这么大的灾祸,我不杀你才怪!”

    单增离开后,很快将六个儿子召集起来,简单说了下情况,让他们讨论怎么办。

    六个儿子虽然都羡慕单增在年轻时候为了当上土司,从兵工厂返回后,就先后枪杀了爷爷和一群兄弟,独自住在主楼。

    之后一直保持着上百美女陪伴,过着皇帝般的生活,还处处防着他们这六个年纪大了的儿子夺位。

    但六个儿子自知能力不足,加上单增还没老,而且还有给为他生过孩子的女人们,对他忠心耿耿,六个儿子也没有谁真的想过或者敢取代他。

    经过商议之后,七人做出了一致决定,趁着洪土生现在还在睡觉,一起去房间干掉他,之后将他和阿旺扔进山沟喂野兽和猛禽。

    之后再尽快联系买家,把飞机卖了,确保不留下任何证据。

    父子同心,其利断金。

    七人很快就到了洪土生的门外,轻轻推开房门之后,很快来到了床边。

    在强光手电筒的照射下,没有看到洪土生的头。

    单增瞬间有些遗憾,他索性掀开了似乎藏着一个人的被子,发现被子里面放着长枕头,却不见洪土生。

    “糟糕!人去哪了?”单增话音落下,一大把弹珠突然从身后射来。

    单增和四个儿子很快被击中了后脑勺和后背,瞬间倒在了地上。

    另外两个儿子正要转身,又是几颗弹珠射进了他们的头部和体内,他们毫无抵抗的倒下了。

    洪土生察看了下,发现单增父子七人都已经死了,也是松了口气。

    幸好他的听力好,听到了单增杀害阿旺的枪声,之后就起来做了预防,否则七人一顿乱枪打来,他也没自信不会中弹。

    赶紧将门反锁上后,他从单增的身上搜出了开小盒子的钥匙、短猎枪、一大串钥匙和一部卫星手机。

    察看过卫星手机里保存的电话号码和通话记录后,洪土生感觉单增的亲家很多,而且最后一次通话的,也是他的亲家。

    单增的亲家很可能就是为单增牵线搭桥买家,还有帮单增采购制作枪弹等材料的这些人,估计都不是一般的人物……

    难怪单增会这么快就怀疑起了他,还带着儿子们来杀他。

    开了钛合金小盒子,取出手机后,洪土生赶紧给郭为民打去了电话。

    “郭哥,我现在在康塘大山深处的土司寨内,根据现在的卫星地图定位,这里应该是属于海青省塘县管辖……”

    洪土生简单,而又挑重点的说起之前发的事情,还有他的一些猜测。

    还在定康县县委的郭为民小声道:“土生,照这么说,海青省塘县、秦甘省西阳县和定康县的警方和不少官员都不可相信,只能请军方派警卫战士来扫平土司寨咯?”

    洪土生随即道:“暂时没这个必要。

    现在你得赶紧回康边市,否则一旦定康县方面那些跟土司寨关系好的人得知消息,要狗急跳墙,就会危及到你和嫂子的安全。

    等我回来之后,康边市再根据手机号码和通话记录,来对跟土司寨长期交往的官员进行调查。”

    “好!土生,你注意安全,我会尽快返回市里。

    要不要我找我爸,请求海青省军方派出警卫战士呢?”郭为民再次提了出来。

    洪土生又考虑了下,实在感觉没有这个必要,但也不能违背了郭为民的好意,随即道:“郭哥,不如你把郭伯伯的电话给我,如果有必要,我第一时间给他打电话。”

    “好啊!我爸的号码是……”

    郭为民说完,又给他父亲郭振威打去了电话。

    虽然现在腰间别着短猎枪,但洪土生还是从大背包内取出了几把弹珠,装进了衣裤口袋里,在一楼察看后,朝着二楼而去。

    横亘在二楼楼道口的,是一道安全门,洪土生用试了多把钥匙打开后,轻轻将门关上,之后又用钥匙将门反锁住。

    考虑到这样不一定能防止有钥匙的人从这里逃离,索性取了一粒治头痛的药丸,塞进了钥匙眼里。

    洪土生微微一笑,随即察看起了二楼。整个二楼就只有一道安全门,但窗户非常的多,而且发出的光线应该是电灯的光。

    洪土生刚将安全门打开,人刚进入大客厅,至少有二十多个穿戴整齐的中青年女人,都朝着他射出了子弹。

    洪土生反应足够快,他很快就趴在了地毯上,避开了子弹后,很快就匍匐前进,躲在了沙发后面。

    子弹还在射来,洪土生暂时还没对这些女人动杀机,但也感觉这样不是办法,随即大声道:“住手!不要再打枪了!

    你们这些女人以往应该都是被强巴他们那伙马匪,卖到这里来的吧?”

    “是又怎么样?我们现在都是土司的女人了!”

    一个女人说起后,又朝着沙发开了一枪,但大多数女人都暂时停了下来。

    洪土生大声道:“单增和他的六个儿子想要杀我,现在已经死了,而我毫发无损,希望你们不要再跟我对抗!

    看在你们是都是女人的份上,我无意杀你们,否则你们现在已经是一堆尸体了!

    你们这么年轻,只有三十多岁,不可能是那六个儿子的生母吧?”

    听了洪土生的话后,另一个女人大声说道:“自然不是,他们的生母早就死了。

    但我们的孩子,可是跟土司生的孩子。

    但没想到,你竟然杀了我们的土司,我们必须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