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 谁也别想指挥我!-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492章 谁也别想指挥我!

    “对!报仇!必须报仇!

    他害得我们的孩子没了父亲,这个仇不共戴天!”

    另一个女人说起之后,众女人都激动的喊起了报仇,又朝着洪土生躲避的沙发猛烈的射击起来。

    发现沙发太厚,子弹根本无法穿过,众女很快停下,又装填起了子弹。

    领头的一个女人说道:“姐妹们,我们分头包抄吧。一定要把这个男人杀了!”

    “对!我们分为两路,一定可以杀了这个男人!”另一个领头女人说起。

    “大姐、二姐,我不同意!”

    突然有按照年龄排在第三的女人提出反对,大姐二姐都怒视起了她,大姐问道:“三妹,你也生有土司的孩子,为啥不同意?”

    三姐随即道:“大姐,这个男人可是开着飞机来的,说明他有钱有势。

    要是杀了他,肯定会惹来更多的灾祸。

    而且他说已经杀了土司和他的六个儿子,估计也是真的,不然他拿不到土司身上的钥匙,也上不来二楼。

    这说明他的确很会杀人,只是暂时不愿意杀我们。

    既然土司已经死了,他的六个儿子也死了,对我们有威胁的就只有这个男人了。

    如果我们跟他和好,那么他就不会威胁到我们和孩子们的安全了。

    我们以往的男人都死了,我们也不可能再回头过以往的生活了。

    但我们和孩子还得继续活下去,我们可不能为了已经死了的土司这个老混蛋,害了我们自己和孩子的性命啊!”

    洪土生听到这些女人中也有比较理智的,随即从沙发旁探出头来,大声道:“各位阿姨,请你们不要继续开枪,请看我的表演!

    表演过后,如果你们认为我杀不了你们,或者你们能杀得了我,我们可以不用谈。

    不然的话,还请看你们身边那座小金佛!我要打它的额头!”

    洪土生话音落下,三姐随即道:“贵客,那你先表演吧。大家、二姐、姐妹们,还请不要开枪。”

    “好吧。你表演吧,我们保证不开枪。”大姐也表起了态度。

    “我也保证。”

    原本对单增最忠诚的二姐,也无奈的做出了保证。

    “好!”

    洪土生随即站起,看似随手的朝着众女附近靠墙的金佛扔出了一颗弹珠。

    “铛……”的一声过后,众女也不知道洪土生朝着金佛扔出了什么。

    还是三姐首先到了金佛下,看到了让她震惊的一幕。

    只见金佛的额头,确切的说是眉心处,潜入了一颗玻璃弹珠,已经深入到了金佛内部,只露出了一部分。

    现在的金佛就仿佛被点了一颗大痣,看起来更加的庄严神圣了!

    “阿弥陀佛!佛祖保佑!姐妹们终于能得到彻底的自由了!”

    三姐赶紧跪下,朝着金佛五体投地的磕了几个响头。

    站起来时,发现包括大姐二姐在内的众女都已经在她身边和身后,朝着金佛磕头了。

    洪土生见到这一幕,想到客厅内可以作掩护的家具很多,凭着他的反应速度,也不是太担心众女再对他射击,很快到了众女附近。

    “各位阿姨,你们觉得我刚才表演的这一手,怎么样?”洪土生笑问道。

    “请问贵客真实姓名?莫非你是佛祖派来搭救姐妹们的?”

    三姐将短猎枪别进了腰间,转过身看着洪土生,弯着腰,显得很是尊敬。

    “我是国家派来救你们的!

    但光靠我救是不够的,你们还得自救!”

    洪土生看着都转过身的众女,发现大姐、二姐等十来个女人手上还拿着枪,只是没对准他而已。

    “怎么自救呀?”二姐问道。

    洪土生马上问道:“土司寨除了单增和他的六个儿子之外,还有别的男人吗?”

    大姐随即回应道:“没有了!

    单增的父亲、那些叔叔伯伯,还有兄弟们,在三十多年前的一个夜晚,都被从兵工厂学艺归来,带着枪的他杀光了!

    他的那些姐妹,都被他送去了四周的村寨里,嫁给了那些以往是土司下辖头人后代的男人。

    在这些年,他陆续杀了十几个想要夺他土司位子,还有跟他的女人们私通的那些儿子。”

    “够狠啊!那照这么说,你们现在不用再听从任何人的安排咯?”洪土生笑问道。

    “是的。现在的我们是真的自由了!”三姐轻松的笑道。

    洪土生点了下头,又问道:“嗯,除了你们这二十多人会用枪之外,还有谁会用枪?

    他的那些女儿,还有小儿子们呢?”

    三姐又回应道:“女儿们都在三楼睡觉,没有小儿子。

    单增想着他还有六个顺从他的儿子继承土司位子就行了,也担心小儿子们长大了,像之前的那些儿子一样跟他的女人们私通。

    所以这十几年来,凡是生下的小儿子,都被他的六个儿子送去了大山外的那些没有儿子的牧民家里。

    但这只是单增他自己说的,到底是不是这样,没有人知道。”

    “嗯……除了你们这些女人,还有女儿们,还有其她女人吗?”洪土生又问道。

    大姐现在已经彻底想通了,感觉单增和他的六个儿子死了,她在土司寨的地位,现在看来算是最高的了。

    但还得有洪土生这个代表国家来救她们的男人认可,否则肯定会有别的女人不服气,随即将短猎枪收回,笑道:“有啊!

    凡是不服从他的,以往跟他的儿子私通过的,刚买回来不久的,现在都被关在山洞里面,帮着做枪弹。

    那些上了四十岁,没了姿色的,他不喜欢的,但又不愿意离开土司寨的,被安排住在了后院,负责整个土司寨里里外外的家务和农活。”

    “嗯!也就是说,他现在的女人就是你们了?”洪土生问道。

    二姐见大姐的态度已经起了很大转变,她的心思也有了很大变化,她也将短猎枪别在腰间,积极的回应道:

    “其实,除了他的女儿之外,整个土司寨的女人都算是他的女人。

    只是我们这二十多个姐妹,都是为他生下了女儿,年纪不到四十岁,有些姿色,也愿意听他话的。

    但如果我们过了四十岁,或者没姿色,不讨他喜欢了,也会被他嫌弃,送去后院住,做各种杂务的。”

    “那你们现在有什么打算?”

    洪土生这话刚问完,只见大客厅门口,又涌进来了三十几名少女,每一个少女手上都拿着一把短猎枪,很快就到了洪土生不远处。

    洪土生赶忙回头,看到了看起来从七八岁到十五六岁的少女们。

    每一个少女长得都还算可以,尤其是在最前排领头的,有一米六八左右,看着像十六岁的少女,可说是少女中五官最精致大气,肤色最白净,身材最高挑,曲线最优美的。

    即便是跟洪土生的女人们相比,也能排进前十!

    这个领头少女名叫玉珍,她将短猎枪对准洪土生瞄准后,冷若冰霜的问道:“你这个男人是谁?是怎么上来的?”

    “玉珍、女儿们,不要无礼,赶紧把枪收起来!”

    大姐看着众女儿发话之后,除了玉珍之外,别的少女都顺从将短猎枪别在了腰间。

    “央金、卓玛、白央,你们这些女人,谁也别想指挥我!

    都别忘了,我妈是土司父亲最宠爱的女人,要是几年前没难产死掉,你们都她得听她的!

    而我则是土司父亲的最宠爱的掌上明珠,你们没资格……”

    玉珍的话还没说完,身后突然被几只短猎枪抵着,让她瞬间吃了一惊。

    “玉珍,你凭什么这么看不起我们的妈妈?

    我们的妈妈还是少女的时候,就成了土司父亲的女人,不比你死去的妈妈低贱!”

    姿色比起玉珍低了至少十几分,十六岁的拉珍说完之后,十五岁的央珍又随即说道:“还有。

    当年土司父亲安排你妈妈给外地来的贵客陪睡,而且连续陪睡了两晚。

    你长得这么白,跟我们都不一样,还不知道你到底是不是土司爸爸的种呢!

    只是因为你比我们都白,所以你最得土司爸爸的宠爱。

    但是,你都18岁了,土司父亲也没想着把你嫁到山外去,很可能是想把你当做他的女人来养!”

    “胡说!我是土司父亲亲生的!我要告诉父亲,说你们诋毁我和我妈妈的名誉!”

    玉珍出离的愤怒了,她的身世其实母亲在生前已经对她说了,她很有可能是陪睡的外来客人留下的种!

    大姐感觉是时候树立她权威的时候了,她冷冷的看着玉珍说道:“土司和他的六个儿子,已经死了!

    现在的土司寨,是我们这二十多个姐妹做主!

    拉珍、央珍、普珍、达珍四个乖女儿,把这个不服从我们的玉珍不孝女,送去山洞关……”

    “砰砰砰……”

    得知土司父亲死了,玉珍竟然不顾身后四把枪抵着,朝着大姐央金、二姐卓玛、三姐白央,连续开了三枪。

    洪土生就在三女身边,赶紧举起了一个躺椅,轻松的挥舞起来,将三颗子弹都拦了下来。

    而此时的玉珍,则被拉珍四女夺了短猎枪,之后在十几个少女的围困下,被绑上了双手。

    “放开我!是谁杀了我的土司父亲?我要报仇!”

    玉珍此时的脾气依旧很大,毕竟在以往,除了土司父亲之外,她在土司寨可说是排名第二的权威。

    “是我!”

    洪土生很快走到了玉珍跟前,笑说道:“玉珍,我叫洪土生。记住了,是我杀了土司。

    但据我看来,你肯定不是土司的女儿!”

    “不可能!我肯定是!不然父亲不可能这么宠爱我!”

    玉珍依旧顽固的坚持,也是为了维护她的尊严,避免被说成是野种,那样的话她在土司寨的地位就会一落千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