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3章 我不会跑的!-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493章 我不会跑的!

    “呵呵,他是怎么宠爱你的呢?”洪土生笑问道。

    “他经常来我的闺房睡觉!难道还算不宠爱我吗?”

    玉珍说起之后,洪土生继续大笑道:“这就是宠爱吗?这是想要占有你吧?”

    “不可能!我的父亲只是挨着我睡,担心我睡觉受凉。”

    玉珍说起之后,三姐白央笑道:“玉珍,你妈死之前,也对我们说过,你不是土司的亲生女儿。

    土司宠爱你,只是因为你很漂亮,所以舍不得把你嫁出去,想要把你留下来,最终把你这个名义上的女儿,变成他实际上的女人。

    但是可惜,他的命根子在几年前就出了问题,无论吃什么药都无法挺起来,所以迟迟没有对你下手。

    姐妹们,你们说,是不是这样啊?”

    二姐卓玛笑道:“是啊!他老了、有病了,已经快六年都不跟姐妹们睡一起了。

    跟你睡一起,肯定是趁你睡着了,只能对你又亲又摸的,过过干瘾……

    玉珍,你敢不敢承认,是不是这么回事?”

    “额……你们!没有的事情!不许你们说我的父亲!”

    玉珍依旧坚持着,但俏脸已经羞红。

    洪土生打起了圆场,摆手道:“好了!各位阿姨,这事就不要再说了。

    玉珍,土司对你怎么样,把你当什么,你现在应该比较清楚了。现在还认为他是你的父亲吗?”

    玉珍振振有词的说道:“怎么说父亲也是养了我这么大,也是对我有恩的。

    不像你们这些女人和女儿,吃父亲的、住父亲的、用父亲的,竟然不为父亲报仇!”

    “他不配做我的父亲,我的母亲就是被他杀的!”

    一个少女说完,瞬间哭了起来,之后又有几个少女也跟着哭了起来。

    “我们也不喜欢这样的父亲,从小到大不送我们去读书,不许出土司寨,还经常打骂我们和我们的妈妈,还有各位阿姨!”十四岁的达珍最是心直口快的说起。

    “对!我要感谢洪土生哥哥,不然再过一两年,我们也会跟之前的姐姐们一样,被他当作货物一样,送去山外那些有钱有势的人家里。

    任男人们玩弄,没有任何的尊严,也没有自由。”15岁的普珍也随即说起。

    “还有谁认为土司好的吗?”大姐央金首先看起了众姐妹。

    “不好!姐妹们都是被他从强巴手里买来甚至从外面抢来的,都不是自愿跟着他的。

    从心里讲,我们都很恨他!姐妹们,我说得对不对啊?”

    三姐白央说起后,众女人都很快表达起了同样的态度。

    “好!我也恨他!他当年抢了我,还杀了我最爱的男人!还指使强巴还杀了我的父母兄弟!”

    大姐央金又看向众少女,随即问道:“女儿们,你们呢?是不是要给土司报仇啊?”

    少女们都摇着头,表示不会报仇,大部分还说起恨土司,央金也放下了心。

    “把玉珍送去山洞,反省几天!”

    央金发话之后,拉珍等少女就准备送开始挣扎反抗的玉珍去山洞,洪土生赶忙道:慢着!

    玉珍,我想带你离开这里,你看怎么样?”

    “你要带我走?你为什么要带我走呀?”玉珍有些惊讶,更有些害怕的问起。

    “你在这里不受欢迎,知道吗?

    我想带你去一个新环境,从此不再回来。怎么样?”洪土生笑问道。

    “我……”

    玉珍看着众少女对她都是不满意的表情,又看到众女人对她也没什么好脸色,她逐渐冷静下来。

    想到土司已经死了,也没人再维护她了,留在这里只能受气。

    眼前年轻帅气的洪土生虽然杀了土司,但土司并不是她的亲生父亲,而且这几年还经常对她动手动脚的,亲嘴摸臀的,并不是她嘴里说的那父亲对女儿的宠爱……

    眼前的洪土生说起来,还算是搭救她的恩人。

    “好吧,我跟你走。但是如果你对我不好,或者我适应你住的环境,我还是会离开的。”

    洪土生笑道:“呵呵,这个随便你!去了我家之后,还会有一个高原姐妹在那里,你跟她肯定合得来。”

    “那你帮我解了绳子吧,放心,我不会跑的!”玉珍很是温柔的说起。

    “好啊。”

    洪土生很快为玉珍松绑后,看着央金众女人问道:“阿姨们,现在土司寨都是女人了,你们都获得自由了,以后打算怎么办?

    天亮之后,我可就要走了!”

    “洪土生,等我们商量下再说吧。玉珍,你带洪土生去你的闺房。”

    三姐白央说起后,玉珍顺从的点了下头,随即拉着洪土生朝着三楼而去。

    玉珍的闺房是众少女闺房中最大的,而且只有她一个人住。

    当她拉着洪土生进了闺房后,就将门关上,又拉着洪土生坐在了被单上。

    “洪土生,你是哪里人呀?你今年多大了?”

    既然要跟着洪土生走,玉珍现在已经把他当作了男人看待,也没那么保守,就紧挨着他,轻声问起。

    “天府省剑南县人,二十岁。”

    洪土生说完后,接着道:“玉珍,我刚才说要带你走,其实是为了救你。避免你被你的阿姨和姐妹虐待。”

    玉珍赶忙点头:“我知道。被关进山洞的滋味很不好受,会被饿上几天。我很感谢你救了我。”

    洪土生随即道:“不用谢,这个只是举手之劳。

    等到了康边市之后,如果你想自己过,我不会强求,到时候会帮你安排好工作和生活的。”

    “不要!我已经打定主意跟你走了。根据我们土司寨的规矩,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女人了!”

    听玉珍这么说起后,洪土生有些惊讶:“不会这么随便吧?

    另外,我有不少的女人,事情也很多,不可能经常照顾你。”

    “没事,我会照顾我自己的。你不是说了,你家还有个高原的姐妹吗?我去了正好跟她作伴。”

    玉珍说完,又道:“洪土生,你能不能帮我要两把短猎枪,还有一千发子弹,我可以帮你看家护院,保护好你的女人的!”

    洪土生赶忙道:“不行!我们那里是完全禁止枪械存在的,而且治安非常好,不可能有任何的危险!”

    “额,好吧。洪土生,我们要不要先睡一会儿,我可以让你随便的亲亲摸摸,都可以的。”玉珍说完,就脱起了金色的真丝裙袍。

    “别这样,我们很快就要走了,以后……”

    话说到这,洪土生隐隐听到了多架直升飞机从北面飞来的声音,他估计是军用直升机,而且不低于二十架。

    “什么声音?好像打雷啊!”玉珍赶紧捂上了耳朵,依偎在了洪土生身上。

    “玉珍别怕,是很多军用直升机来了。”

    洪土生细嗅着玉珍身上散发出的少女幽香,轻拍了她的两下玉背,随即取出手机,很快拨通了郭为民父亲郭振威的手机。

    “土生,你现在处境怎么样?

    省军区某警卫部队的应急中队来了,亲自带队的中队长名叫丁大海,他还带来了两百名警卫战士!”郭振威很是关心的问起。

    洪土生笑道:“谢谢大伯,土司寨的土司和他的六个儿子已经被我杀了。

    土司寨的女人们和女孩子们,现在都在商量以后的生活。

    其实,警卫部队不用来的。”

    郭振威中气十足的说道:“土生,其实我和你郭哥都很相信你的能力。但不是听说土司寨有个地下兵工厂吗?

    丁大海这次前来,主要就是为了把兵工厂的所有设备带走,另外搭救那些被卖到土司寨的女人和女孩子们!”

    “好吧。既然来了,我先去稳定土司寨女人们的情绪,然后跟丁中队长联系。”

    洪土生说完,郭振威随即将丁大海的手机号给了洪土生,让他先跟丁大海联系,避免造成误会。

    洪土生赶紧跟丁大海通了话,将现在的基本情况对他做了说明。

    “好吧,土生,那我们的飞机先不下来,就在土司寨四周盘旋。

    十分钟内,你要稳定好好那些女人和女孩子的情绪,不要让她们跟我们对抗。之后我们就要进来了!”

    丁大海挂了电话后,随即用起对讲机发布了最新命令。

    洪土生此时也和玉珍回到了二楼大客厅,将现在外面的形势对众女简单说了下。

    众女人们也听到外面传来的直升飞机声响,还从窗口看到了很多的直升飞机。

    想到这些年协助单增关押、虐待不听话的女人和少女,制作枪弹等武器,心里也是害怕了,都脸色大惊,议论纷纷起来。

    “洪土生,姐妹们这些年也在土司的胁迫下,做了不少的错事,不知道会不会被抓走啊?”三姐白央问道。

    洪土生笑道:“放心吧,有我在呢。你们以往被胁迫做的所有措施,都可以既往不咎。

    还是赶紧说说怎么安排以后的生活吧。只有几分钟时间了!”

    洪土生催促后,大姐央金说道:“土司的银行卡里好像有两三千万的存款,土司寨里还有不少的贵重物品。

    凡是想离开土司寨的,无论是在场的姐妹们和女儿们,还是在后院住和被关押在山洞的女人,都可以分一些钱和贵重物品带走。

    但是,钱还在土司的银行卡里,密码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可惜他已经死了。

    加上大家都没有银行卡,也没有户籍本,甚至**都没有。

    要想拿到土司的钱,还得去办证明,证明我们是他的女人,女儿们是他的女儿。”

    洪土生笑道:“这事简单,单增银行卡里的钱,我帮忙为你们提出来,**、户籍本什么的也可以帮你们重新办理。

    我转给单增银行卡里的150万,就算是我送给阿姨们的见面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