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霸道-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5章 霸道

    “当然是真的!一捆十万!”

    洪土生说完,彭福海笑着说了声“好啊”,马上坐下查看,确定是真钱后,兴致勃勃的数了起来。

    眼看快要煮熟的鸭子就要飞了,两千块的辛苦介绍费也要泡汤,朱葵花很生气的指着洪土生冷笑道:“你这个野种哪来的钱?该不是从哪抢来的吧?”

    “你是谁?你有啥资格骂我?”

    洪土生马上冷起脸,朝着朱葵花走来。

    还没到朱葵花身边,护送她来的两个保镖,已经将洪土生拦住。

    光头保镖冷冷说道:“洪土生,朱葵花正在给我们钱总说媒,你不要搞破坏。

    识相的话,赶紧给我滚,否则我一定把你打成废人!”

    光头保镖随即挥舞起了大拳头,恐吓起了洪土生。

    “哈哈,好笑!

    这里是我未婚妻的家,你们三个赶紧给我滚蛋!否则我要把你们扔到山沟里喂狼!”

    洪土生话刚说出,平头保镖突然一拳打来。

    洪土生一闪身,随即一个飞踢踢在平头保镖头上,平头保镖承受不起,很快倒地晕了过去。

    洪土生飞踢的威力很大,但他很有分寸,只是对准了头部穴位来踢,并没有用太大的力气。

    “他玛的!竟然打我兄弟!敬酒不吃吃罚酒!”

    光头保镖踢来一脚的同时,双拳同时打向洪土生。

    洪土生纵身跃起后,随即一脚踢在了光头壮汉的脑门上,光头壮汉哪里受得住他的力气,又晕倒在地。

    “啊!!!”

    朱葵花震惊了,这才不到一分钟,洪土生就收拾了钱理发的两个得力保镖,她顿时双腿发软,战战兢兢的说道:

    “不关我事!不关我事!我只是来说媒的!”

    “你骂我了!你的嘴很臭,真该死!”

    洪土生此时双眼全是杀机,恶狠狠的看着朱葵花。

    “啊!大兄弟,我不想死,求你放过我吧!”朱葵花赶忙哭了起来。

    “自己扇自己五十个耳光,就当这事没发生!记住了,我要听得见响声!”

    看到朱葵花已经在自扇耳光了,洪土生又看向了彭福海。

    彭福海顿时黑起了脸,不满的问道:“洪土生,你是要我也扇自己耳光嗦?”

    洪土生突然咧嘴一笑:“嘿嘿,彭叔,你是我老丈人,我哪敢啊?

    彭叔,这一百万你收好,我要给兰儿治病了!”

    彭福海想了下,突然皱眉道:“土生,这钱我不能要。我已经答应把兰儿嫁给钱理发了,不能反悔!”

    洪土生感觉很蹊跷,马上问道:“彭叔,你啥意思?

    我会很快治好兰儿的腿,你用这一百万去县城里买房、买商铺,重新娶个老婆,缺钱的话我还可以给你。你这脑子咋不开窍呢?”

    “土生哥,你咋这么说我爸爸呢?”

    彭兰儿瞪了洪土生一眼,到了两人旁边,问道:“爸爸,钱理发不是啥好人。你是不是有啥把柄落到钱理发手里了?”

    “我……”

    彭福海犹豫了下,苦着脸说道:“唉!都怪我!

    过年之前,我去钱理发的矿产公司,给他装修办公室和休息室。

    晚上他请我吃饭喝酒,很快就喝醉了。

    哪知道醒来之后,却发现跟他的一个女人睡在了休息室里,而且我还被他拍了光着身子的视频和照片。

    这些东西要是流传出来的话,我哪还有什么脸面见人,只能去死了!唉!”

    “所以,你就要把兰儿嫁给他,赎回视频和照片?”洪土生问道。

    “还不止这么简单。他当时就逼着我写了张我借了他五十万给兰儿治病的借条,我没办法就签了字,还按了手印……”

    事情现在已经很清楚了,洪土生随即道:“就因为这个,你就要把兰儿往火坑里推?”

    彭福海赶忙道:“我是想着钱理发看上了兰儿,他有钱有势,你几年不在,我也斗不过他。

    但兰儿嫁给了他,欠条、视频、照片肯定都会还给我,兰儿和我也能过得风风光光的。”

    洪土生听了连连摇头:“彭叔,你糊涂啊!他用卑鄙下流的手段得到了兰儿,会好好对待她吗?

    要是他把兰儿玩腻了,把她卖去南方的东管市做小姐咋办?你不是害死她了啊!”

    彭福海顿时愣住了,想到钱理发的为人,还真有这个可能,扇了自己两个耳光。

    “我……我错了!我不该喝醉酒,差点害了兰儿。”

    “爸爸,我原谅你了。土生哥,现在咋办呢?”

    现在洪土生回来了,彭兰儿有了强大的依靠,马上看向了他。

    洪土生随即笑道:“彭叔,别怪自己了。

    你喝醉酒被扒光衣服这事,本就是被钱理发设计的仙人跳!

    你也不用担心,我去找钱理发处理好这事,让他知道我的厉害,从此不敢再招惹我们!”

    “土生哥,快四点了,要是现在去钱沟村,还在青坪山里就天黑了。还是明天一早再去吧。”

    洪土生想了下,随即点头:“可以!我得把这三个人绑了,明天让他们领着我去找钱理发!”

    “别,别绑我。”朱葵花五十个巴掌刚扇完,脸完全肿了,她赶忙求饶道。

    “你先睡一觉。”洪土生一掌砍在朱葵花的后颈上,朱葵花瞬间晕了过去。

    “土生,把他们绑在哪儿?”彭福海问道。

    洪土生马上做出了安排:“就绑在这椅子上,嘴里塞上布条,再把堂屋门锁上。

    三匹马拉进院里拴好,喂饱草料,明天好用。”

    事情忙完,彭福海把一百万藏在卧室后,就去厨房做起了晚饭。

    洪土生将大背包放在闺房后,打算回家去看看,刚背起彭兰儿走出彭家大院,双手就抓握住了她那葫芦底般的美臀。

    “兰儿,四年多不见,你现在简直是国色天香的大美女,完全熟透了。”

    洪土生揉捏着美臀,感受着十足的弹性,情不自禁的赞叹道。

    “哼!土生哥,你好霸道哦!摸我都不征求我的同意了!”

    彭兰儿享受着洪土生的爱抚,嘟着小嘴,俏皮的说道。

    洪土生随即笑道:“我们从小摸到大,我还抱着你撒尿,你也没反对啊!”

    “那时候我们都小不懂事,但现在我们都长大了呀。”

    彭兰儿话音落下,洪土生笑问道:“多大了?回了家,能不能让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