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 梦里-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505章 梦里

    家里就把还在读初中的我,送到了我们刘家老祖宗修建的这个道观来,由爷爷和妈妈照顾我。

    我生下你之后,爷爷每天都用他配制的药物给你泡澡,我以为他会一直帮我照顾着你,也就没防备他。

    但我还在坐月子的时候,他却抱着你走了。

    三天后他再回来时,却写字告诉我说孩子已经送人了。

    我当时很伤心,但毕竟还不到十五岁,自己也是小孩子,所以坐过月子之后,就又去上初中了,也没再牵挂你……”

    洪土生感觉刘桂枝说的这个情况,的确情有可原。

    估计祖爷刘半夏看到养母洪友香抱走孩子后,很可能还跟着去了井盐村,确定他不会再被遗弃,才会返回。

    “那你后来,怎么又到这里来当道姑了?”洪土生继续问道。

    “后来我又梦到了你的生父,他很生气的说,我们刘家不应该把已经生下来的你遗弃,要报复我们刘家。

    我本来是不相信的,但第二天凌晨,当时才五十多岁的妈妈就去世了,而且是无疾而终。

    之后没过两天,我的白发全部白了……”

    洪土生听到这,顿时有些不高兴:“我这个生父也实在太狠了吧!

    你的妈妈也算是她岳母,你也算是为他生了孩子的女人啊!”

    刘桂枝赶忙站起,捂住了洪土生的嘴:“别说了!土生,我担心!

    你爸爸不是一般人,要是被他知道你说他坏话,迁怒于你怎么办?”

    “呃,刘道长,你别担心。他那只是装神弄鬼,不可能在真正的梦里……”

    洪土生的话还没说完,刘桂枝突然板起了脸,扇了他一巴掌,严肃的说道:“土生,不许你这么说你的爸爸!

    即便他再不对,那也是你的爸爸。

    没有他跟我,怎么可能会有你!

    我都没资格说他,你更没有资格!”

    “呃……”

    洪土生顿时无话可说,刘桂枝的语气很快轻缓下来,接着道:“后来,我在梦里又遇到了你爸爸。

    他要我在初中毕业之后,就到紫岩道观出家当道姑,顺便钻研以毒攻毒的医术。

    不然的话,刘家人还会一个个出事。

    但如果我听话,刘家的发展会越来越好。

    经过跟家里人商议之后,我正式出家。

    我刘道韵这个道名,还是他给我起的。”

    “那他这些年来,还经常跟你在梦里相会吗?”洪土生又问道。

    “有时候每晚都能相会,有时候几个月都不见面。”刘桂枝说到这,竟然发出了幸福的微笑。

    “嗯……如果他又跟你梦里相会的话,你记得对他说,希望他也能跟我在梦里相见。”

    洪土生是不相信这些的,他估计生父一定用了不少的手段,让生母刘桂枝相信本来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却是在梦里一般。

    刘桂枝慈爱的点头道:“好的。

    土生,我对不起你,我们刘家也对不起你,所以这么多年一直不敢跟你相认。

    爷爷也很愧疚,所以摆起旧书摊,尽量的引导你学医。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事做对了,他也一直得以长寿,直到你离开井盐村后第二年他才去世,之后告诉了我和我爸,你现在名叫洪土生。

    我爸现在八十岁了,精神还很好,人也显年轻,估计是你爸对我们刘家的补偿。

    得知你回来后,能力越来越强、名气越来越大,我和我爸都很高兴,但想着以往对不起你,也没好意思来找你。

    但是现在,既然你自己找上门来了,希望你不要计较以往的事情,以后多跟我们刘家来往。

    我不希望你叫我妈妈,毕竟我没有尽到养育你的责任,何况我还是出家人。

    以后依旧叫我刘道长吧!”

    洪土生现在也没做好心理准备,既然刘桂枝没要求他叫妈妈,他索性恭恭敬敬的朝着刘桂枝鞠了一躬:“刘道长,感谢你生了我,给了我生命。

    放心吧,我以后会特别关照刘家的。”

    “嗯,土生,要是没事的话,请回吧,我想休息了。”刘桂枝语气平淡了下来。

    洪土生想了下:“呃,刘道长,我想问问……

    你用以毒攻毒方式做出的药,对骨癌晚期,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全身的病人有效吗?”

    刘桂枝摇头道:“我现在的药,其实只对小部分患了恶性病的病人有效。

    有效率还不到半成,而且并不是什么恶性病就能治的。

    骨癌晚期,应该是癌变区的骨头已经腐朽了吧?”

    洪土生点头道:“是啊。有个女病人是腰椎骨那里的一块骨头腐朽了。”

    “那怎么治?我实在想不出来有什么药,可以化腐朽为神奇的……西医方面有没有办法?”刘桂枝问道。

    洪土生瘪嘴回应道:“换上一截替代的金属骨头,但这样血管、神经、骨髓等都会受损严重,而且病人身体会产生很大的排斥性。

    只会增加病人以后的痛苦,也许还不如不换活得长。

    何况还有游离全身的癌细胞,这个只能采用化疗,会让病人遭更大的罪。”

    刘桂枝赞同的说道:“是啊!

    西医动不动就是做手术切除病原体,哪痛医哪,这样治标不治本,而且伤害性很大的方式,是不行的。”

    “其实中医也有做手术的例子,比如华佗当年为关羽刮骨疗伤,还准备为曹操做脑部手术。

    西医对于中医来说,也有很多值得借鉴的地方……”

    洪土生说到这,刘桂枝笑道:“嗯。土生,看来你比我懂得更多。

    我记录了这些年研制以毒攻毒药物的心得,你想不想拿去看看,然后加以改进?”

    “呃,这个当然好。

    但是,这可是你这么多年研究的成果啊!”洪土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起。

    刘桂枝摇头道:“我这个成果太差了,估计跟药材质量不稳定有很大关系。

    土生,希望你能在我研究的基础上,更进一步。

    另外,我更希望你搞的药材基地,能把药材质量提升到很高水平,让中药变得比起西药更有效果。”

    “嗯,好吧。谢谢刘道长!你的生恩我永远记得!”

    洪土生很快接过刘桂枝揣在道袍内夹层的一个笔记本,放在口袋里后,突然跪在了地上,朝着刘桂枝重重的磕了几个头,起身后突然转身离开。

    刚出里屋,洪土生已经流出了热泪,他也不知道刘桂枝现在心情怎么样,但他的心情很复杂的。

    抹去泪水之后,洪土生很快出现在了客厅里。

    “土生哥哥,你终于回来了。我还想跟你切磋下医术呢!”

    紫月很快就到了洪土生身边,笑说道。

    “我得走了。紫月,你好好的跟你师父学习医术吧。”洪土生笑道。

    “嗯。那你们走吧。”紫月稍稍有些不开心,但想到她是道童,很快就平静下来。

    “土生,没什么事情了吧?”刘五志此时也站起来问道。

    “没了。刘爷爷,我们走了。”

    洪土生说完,又扶着刘五志,在紫月的默默注视下,离开了。

    下山的途中,周围没有任何人,刘五志这才问道:“土生,关于你的身世,刘道长告诉你了吗?”

    “嗯。告诉了,谢谢刘爷爷的安排。以后我会格外关照你们家的。”洪土生又做出了表态。

    刘五志并没有喜形于色,他缓缓道:“关于你的身世,现在只有我、刘道长,还有你那个只在梦里出现的生父知道。

    我的三个儿子,儿媳和孙子孙女们都是不知道的。

    我和刘道长不会告诉他们,更不可能告诉任何人,希望你也不要对任何人说起这事。”

    “明白!”洪土生点头道。

    “不过,现在有个苗头很不好。就是关于刘凤的……”刘五志说到这,又是欲言又止。

    “凤姐怎么了?”洪土生问道。

    刘五志小声道:“她喜欢你。而且他爸刘茯苓,现在竟然还被她说服了,还支持她追求你。

    不过我和她大伯、二伯都是反对的,提出你身边女人太多,桃花泛滥,用情不专。

    还故意谈到你算是我爸的关门弟子,算是我的师弟,比起我的三个儿子辈分还高,想要用这样的辈分只差来压制她。

    但她毕竟是年轻人,也许会很冲动。

    你得想个办法,让她彻底断了这个念想。否则的话,你们表姐弟要是混在一起,那就是乱了伦常了!”

    “呃……”

    洪土生没想到竟然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又问道:“中午她应该不会回来吧?”

    “说不清楚。毕竟有刘茯苓给她通风报信,很可能就从中医院那边赶回来了。”

    刘五志说起后,洪土生随即道:“如果她单独找我说话,我会很直接的告诉她,她长得不符合我的审美,我不喜欢她。

    可以做姐弟,但绝对不接受她做我的女人。

    刘爷爷,你看这样行不行?”

    刘五志笑着点头道:“嗯,虽然对她有些伤害,但总比让她对你抱着幻想好。

    土生,你人脉很广,要是遇到好的年轻才俊,还望多加留意,为刘凤物色一个适合她,也爱她的。”

    洪土生想了下,感觉现在还没有合适的,随即道:“我尽量争取吧。”

    “那行。以后你的身世我们永远不谈了。”

    刘五志在洪土生的搀扶下,返回紫岩山庄主楼大客厅后,已经从中医院赶回来的大哥刘龙和他的妻子赵雪,还有二哥刘虎,三人都围了过来。

    刘五志做了介绍,洪土生跟刘龙、赵雪很快认识后,刘虎拉着洪土生出了客厅。

    “土生,黄仙依昨天下午就离开我们中医院,又去市中医院实习了。”

    看刘虎很不开心的说起之后,洪土生瞬间明白了他的想法,笑问道:“虎哥,你喜欢仙依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