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赶紧放开!-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510章 赶紧放开!

    董大志也没再打扰他,更加认真的开起了车……

    晚七点刚过,楚天娇下了机场客车,正朝着航站楼出口走的时候,一米八左右、一头金棕色头发,看着帅气的亚欧混血男青年冯约翰,很快赶到了她身边。

    “天娇,别急着走嘛!

    从你18岁上齐鲁工大,我遇到你之后,就一直追你。

    已经六年了,眼看你都答应做我女朋友了,怎么突然就到这个经济欠发达的天府省来了?

    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事情,你不满意啊?”

    二十五岁的冯约翰爷爷冯天龙是美籍华人,娶的是白人美女为妻,而他的父亲冯彼得依旧娶的是白人美女。

    所以到了冯约翰这一代就只拥有四分之一的华人血统了,但冯约翰的华语却说的非常的流利,现在还带着一口齐鲁腔。

    只因为他在齐鲁工大留学多年,学习酿酒技术,跟楚天娇是同班同学。

    “冯约翰,你没做错什么事。只是我不喜欢你,请你不要继续缠着我,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楚天娇现在最担心的是,要是被洪土生看到冯约翰跟她拉拉扯扯的在一起,会不会生气,甚至动怒。

    但现在没有别的路,只能朝着出口走。

    “你说不喜欢我,那春节的时候,怎么带我到你老家和爸妈家里了?

    那时候你的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对我都是很满意的。

    你妈妈还说,希望我们在明年春节时结婚呢!那时候的你也没反对啊!

    按照你们华夏人的风俗,我应该算是你的未婚夫吧?”

    冯约翰说起这话时,准备伸手去楼楚天娇的细腰,楚天娇敏锐的避开了。

    她板着脸说道:“冯约翰,你要是再这样,我只能报警了!”

    “你是我未婚妻,我们搂搂抱抱是很正常的!”

    冯约翰再次朝着楚天娇靠近之时,楚天娇再次闪避开。

    注意到洪土生就在出口栅栏后最明显的地方站着,似乎已经看到了她,赶紧朝着出口小跑起来。

    “天娇,等等我!”

    看到楚天娇跑了,冯约翰也赶紧跟在了身后。

    楚天娇不愧是黑带七段,穿着水晶高跟凉鞋,跑得也很快。

    刚到出口,洪土生就迎了上来:“天娇,那个追你的外国人是谁啊?”

    楚天娇马上依偎在了洪土生怀中,稍稍一顿,就叹息一声道:“从大学起,就一直追我的冯约翰,他是我同班同学,有四分之一的华夏血统,是个美籍华人。

    这个人真的好讨厌,以往去过我老家和爸爸妈妈家,就说……”

    楚天娇的话还没说完,冯约翰已经到了两人身边,看到楚天娇依偎在洪土生怀中,洪土生还搂着她的细腰,顿时怒火中烧。

    “你是谁?搂着我的未婚妻干什么?赶紧把天娇放开!”

    冯约翰说完,就准备来拉扯楚天娇,洪土生只是搂着楚天娇一转身,就让冯约翰扑了个空。

    “我是天娇姐的表弟,还是天娇集团的副董,怎么了?”

    其实在之前,洪土生已经敏锐的听到了楚天娇和冯约翰的对话,明白如果没有他的出现,楚天娇很可能明年就会嫁给冯约翰。

    不过既然他跟楚天娇有缘,而且早就将楚天娇视为他的女人,又怎么可能再拱手让人?

    “表弟?什么表弟?我从没见过表弟跟表姐之间可以这样!赶紧放开天娇!”

    冯约翰再次发火,瞪着洪土生,握紧拳头之时,楚天娇也板着脸发火了:“冯约翰,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你要是再说我是你未婚妻,我肯定报警抓你!”

    “天娇,你就这么喜欢这个小鲜肉?竟然为了他,要找警察抓我?

    好吧,你马上叫警察来,看看他们敢不敢抓我?”

    冯约翰说出这话后,楚天娇瞬间无语,她明白冯约翰没有任何违法的事情,警察是不可能管的。

    “呵呵,没话可说了吧!”

    冯约翰到了洪土生身边后,问道:“小鲜肉,你叫什么名字?多大年纪了?”

    “你管不着!天娇姐,我们走!”

    洪土生拉着楚天娇就朝着停车场走,冯约翰按捺住想要打人的冲动,很快追到了身边,看着洪土生说道:“我给你一千万,离开我的未婚妻楚天娇,行不行?”

    “呵呵!天娇姐可不是你的未婚妻,希望你注意下称呼!”洪土生冷笑道。

    冯约翰愣了下,可惜当时没有录下楚天娇妈妈希望他和楚天娇明年春节结婚,而楚天娇和她爸爸都没反对的视频,现在的确是口说无凭。

    “好吧,我给你一千万,离开我女朋友楚天娇行不行?”

    冯约翰这边说,洪土生继续拉着楚天娇往前走,同时冷哼几声:“天娇姐冰清玉洁,怎么可能是你的女朋友?

    你们不过是同班同学,别把关系说深远了!”

    冯约翰又愣了下,稍稍一想,感觉也对。毕竟他跟楚天娇连手都没拉过,也很少近距离接触。

    虽然他爱得疯狂,也非常痴迷,但楚天娇并没有让他占过便宜。

    “好吧,给你一千万,离开楚天娇!

    我可以马上给你银行卡里转账!”冯约翰爽快的说起。

    洪土生听到冯约翰没有坚持,认为他跟楚天娇之间,以往的确没有发生过什么。

    心里舒畅的同时,又大笑两声:“你跟天娇姐什么关系都没有,凭什么要我离开天娇姐?

    何况,我跟天娇姐还是同事关系,要经常在一起,也不可能离开!”

    “两千万!”

    冯约翰家拥有美国最大的酒类企业,还掌控着大量的上市公司,拥有上千亿美元的资产,他也财大气粗,准备用钱砸走洪土生。

    “呵呵!在我心里,天娇姐是无价的!”

    洪土生的话刚说完,冯约翰又提价了:“五千万!”

    “呵呵,五千万很多吗?天娇姐才值五千万?”洪土生问道。

    “美金!”冯约翰瞬间将价值提升了六倍多。

    洪土生听了后,再次大笑:“哈哈哈哈!知道什么是无价吗?无价就是你无论花多少钱,都买不来的!”

    “你!你竟敢戏耍我!”冯约翰越发的愤怒了。

    如果是在美国的话,他恨不得一枪干掉这个洪土生。但这里是华夏,他没有特权,也没枪。

    “不是什么戏耍,不戏耍的!我和天娇姐根本就不想理你这样胡搅蛮缠的人!”

    洪土生说完,拉着楚天娇快步走了。

    冯约翰看着两人上了一辆宝马车离开后,眼神越发的凶狠,他立下毒誓一定要夺回本该属于他的楚天娇!

    洪土生和楚天娇上车坐在中排后,楚天娇随即扑进了洪土生怀中,将头埋在了他的肩头,小声道:“土生,对不起。”

    “天娇,什么对不起啊?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呀?”

    洪土生轻抚着楚天娇平滑的美背,笑说道。

    “不!我对不起你。”

    楚天娇明白冯约翰的性格,也知道冯家在美国势力很大,感觉还是不隐瞒洪土生的好。

    “土生,冯约翰从在大学见到我之后,就追了我六年。

    这六年里,他没占我任何便宜,对我一直非常的好,非常的深爱。

    我也的确被他感动过,今年春节的时候,还带他去了钱塘市老家和爸爸工作的齐鲁省省会的家。

    我们一家都感觉冯约翰对我挺好的,尤其是我妈妈得知冯约翰是冯家年轻一代的唯一的男丁,而冯家在美国非常的有钱有势,就当着冯约翰的面,催促我跟冯约翰明年春节结婚。

    所以冯约翰才会认为我是他的未婚妻,但其实我的手都没让他碰过。”

    楚天娇的话,洪土生是相信的,但他也感觉冯约翰对楚天娇的确是一往情深,但现在突然就得不到楚天娇了,很可能会报复他和楚天娇,毕竟冯约翰有这个资本。

    不过,洪土生不会说出这话让楚天娇担心,随即笑着点头道:“我能看得出来,冯约翰根本就没占过你的便宜。

    不过,既然你被他感动了,怎么还是不愿意被他占点小便宜呢?”

    “我的家教很严,也很听父亲的教导,从来就不是一个随便的女孩子。

    我知道名节对于女孩子来说,尤其是我们楚家的女孩子来说,代表着什么。

    如果我的名声不好,很可能还会影响到我爸爸的仕途和在官场上的形象。”

    楚天娇话说完,洪土生问道:“天娇,能告诉我你爸是谁吗?”

    “我爸是楚风云,齐鲁省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楚天娇小声道。

    “哦!难怪啊!你洁身自好,说明楚家的家风好,也间接的证明了你爸的人品和官品,是适合做这个纪委书记的!”

    洪土生总结得很好,楚天娇也微笑着点头赞同。

    “嗯,天娇,你坐飞机挺累的,我帮你推拿一会儿,你闭上眼好好休息。”洪土生温柔的说起。

    “土生,我爱你!”

    乖顺闭上眼的楚天娇,感觉现在已经对洪土生完全交底,也是时候对他做最后的表白,现在说这话是最合适的。

    洪土生听了微微一笑,为楚天娇头部按揉的时候,小声道:“天娇,其实从我看到你第一眼开始,我就在想,不管你是不是楚天娇,我都会追你,一定要把你追到。

    你是我见过的,最让我心动,最符合我审美的,我认为最美的,我心里最想爱的女孩子。”

    楚天娇听得心花怒放,没想到她在洪土生心里的地位这么高,她忍不住笑问道:“那你为什么没过两天就不理我了?

    我想坐你的飞机,你都不肯来接送我了?”

    洪土生稍稍一愣,可不能说是故意欲擒故纵,瘪嘴说道:

    “我感觉你太难追了,加上估计你反感我家里的姐妹们多,不喜欢我,所以我就失去了信心,只能放弃了。”